调查与记录

第 1-10 条, 共 288 条.
回家,摩托车上的春运本刊记者 韦星 图∣特约记者 石头 发自广东肇庆、广西梧州

20年的骑行生涯,让许明巧对摩托车大军的变迁,了如指掌。“最大变化是,摩托车后座上的行李,越来越少了。”

2015-03-03 收藏本文
余秀华,和她家院子里的中国本刊记者 李少威 图∣贾代腾飞 发自湖北钟祥

余秀华的走红,其实是对“诗坛”的讽刺,同时也是对社会的讽刺,而讽刺对象浑然不觉,对什么都煞有介事。“真他妈无聊啊。”面对各种争论,这就是余秀华的态度。

2015-03-01 收藏本文
让公安局头疼的那些“剩余事务”吕德文 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副教授

医疗纠纷、交通事故、征地拆迁等引发的群体性事件,虽然是实实在在的治安管理事项,公安局理所当然得依法处置,可这些事件却又涉及维稳等问题,只能由地方党委政府作统筹决定,公安局在事故处置过程中非常尴尬。

2015-02-19 收藏本文
十几年,一所小学的漫漫重建路本刊记者 韦星 发自湖南长沙

一所小学的漫漫重建路,映射出了这个时代的通病:和强大的资本、权力博弈时,听起来很重要的教育,常处于尴尬位置。

2015-02-17 收藏本文
镇政府和被“吃垮”的餐馆本刊记者 李少威 发自广东雷州

“年关”,对于雷州一些镇政府的领导而言切切实实存在,年底一来,镇长们甚至要出门躲债。基层政府成了“杨白劳”,而那些一样苦不堪言的债主们则莫名其妙成了“黄世仁”。

2015-02-15 收藏本文
“航姐”们的世界本刊记者韦星发自广西宾阳县

随着“00后”的登台,“航姐”们的现象,令人错愕不已。

2015-02-03 收藏本文
打工妹丁双琴的短暂人生本刊记者 韦星 发自广东中山

这一天,随同丁双琴被埋葬的,还有她苦难而短暂的一生。但她身后这个“穷人欺凌穷人,弱者戕害弱者”的世界,不会因此被连同埋葬。一切,恐仍终将一如往昔。

2015-01-20 收藏本文
外滩之殇本刊记者李少威发自上海

在现场,悲剧在几十米外便无人知晓,随着新年到来,“5、4、3、2、1……yeah”的喊声,依旧响彻外滩上空。

2015-01-18 收藏本文
“驱离艾滋男童”风波调查本刊记者韦星发自四川西充

喧嚣过后,坤坤依旧无法融入村民的生活,他又回到了原本的状态。或许,孤独才是坤坤在这个村庄、在这个社会的本真。

2015-01-04 收藏本文
认命,还是争取—2014年的社会氛围本刊记者李少威

权力的层级越高,就越受普通人的信任。这种“隔代信任”的逐级递增,其实无形中成为一根十分必要的纽带,它维系着人们对社会乐观与积极的一面,它让人们对未来充满憧憬。

2014-12-24 收藏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