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服务

发行服务

第 1-10 条, 共 311 条.
让人“回到自我”的广州—从未遇见的广州之二本刊记者 何蕴琪

广州也有这样一个氛围,它可以将人打回原形,将最本质的一些东西留下,因为它有一种务实的风格。

2015-09-01 收藏本文
“无妈乡”的女人们为什么逃离本刊记者 韦星 发自湖南邵阳

厌恶、逃离贫穷偏远,似乎被工业化、城市化所遗忘的农村,正是进入那些抛夫弃子的女人们人心的一个入口。在道德上,她们并不光彩,但在个体的社会命运上,也处在一种巨大的挣扎之中。

2015-08-30 收藏本文
被高铁转轨的人生本刊记者 韦星 发自广西平果县

“如果我主动卖给你的,折旧是合理的。但明明是你拆我的房子,给一个很低的价格不说,最后还给我打个八折、九折,这是哪门子的道理呀?”岑慧娇的老公杨秀统说,他至今想不通。

2015-08-16 收藏本文
从未遇见的广州本刊记者 何蕴琪 图∣钟智

他们失去的,他们得到的,都很多,而这些,都不是我们可以计量的,或许只有在仪式里,人才会最终找到他在这个变幻莫测的世界里的意义和价值。

2015-08-04 收藏本文
王林“大师”和“他的国”特约记者张诚

“大师”的光环笼罩在了王林的头上,一大批政界、商界、演艺界名流,纷至沓来,王林也十分笑纳“大师”的名号,出口便是“我王林大师”,比如他的名句:“我王林大师走遍了全世界所有国家,有无数朋友,没什么可担心的。”

2015-08-02 收藏本文
一位工业机器人研究者的困惑:年轻人创新的平台在哪里?李昊

我相信未来其他行业的创新,也像现代战争一样,是集团式的、立体化的创新。不管怎样,我想只有互联网能将这么多的人才、“知本”、资源聚拢在一起。但我们的平台能胜任么?

2015-07-21 收藏本文
海的“囚徒”——从菲律宾监狱归来的“琼09063”船员本刊记者 李少威 发自海南琼海 图∣石头

因为生活无从选择,从根本上说,他们其实是海的囚徒。被抓扣,被判刑,被抢劫,被枪击,一旦缓过劲来,他们还是会继续出海,重新迎接未卜的命途。

2015-07-19 收藏本文
业主:我们和开发商的“斗争”记录应剑群

牛团长说,为了业委会成立,了解了很多相关知识,都已经成为建筑、基建方面的专家了,跑了很多政府部门,才发现治“慵懒散”只是停留在表面,很多为民办事的窗口还只是形象展示,底层缺乏改革的动力,不管多少人推着他们走,他们都无动于衷,怕承担责任,怕失去饭碗,怕遭遇打击报复。

2015-07-07 收藏本文
抚仙湖:退房还湖保护了什么“生态”?本刊记者 韦星 发自云南玉溪

在抚仙湖北岸采访时,许家村的两位村民告诉记者:“别采访了,没用的,之前央视等不也报道了吗?结果是地产商生病,老百姓吃药。”

2015-06-21 收藏本文
我在天涯的那些日子夏语

游戏规则变了。天涯的价值在哪里?天涯还有机会吗?

2015-06-09 收藏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