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30 条, 共 94 条.
日本经济的启示 ——对话日本著名经济学家橘川武郞本刊记者 杨军 翻译|米多

我认中国和韩国,甚至整个亚洲地区在文化方面都有类似的渊源,所以不同于欧美各国,以人为主的经济模式都有其实行的空间及可能性。  

2016-07-08 收藏本文
中国经济会好吗? —专访东京大学经济学教授丸川知雄本刊记者 杨军

中国的制造业升级情况很复杂,这对政府干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2016-06-27 收藏本文
全球化时代,最关键是理解“他者” —专访德国柏林自由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克劳斯·泽格伯斯(Klaus Segbers)本刊特约记者 岳春颖 王大鹏

中国崛起是在全球秩序下进行的。这对于其他国家和人们都是非常重要的。

2016-05-24 收藏本文
全球化并未发生逆转 —专访中央编译局研究员杨雪冬本刊记者 张墨宁 发自北京

动荡、变革、偶尔的矛盾冲突成为当前世界经济秩序的阶段性特征

2016-04-29 收藏本文
中国的工业化远未完成——专访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江涌本刊记者 李北方

中国的工业化道路还没有完成,甚至有被中断的危险。

2016-03-02 收藏本文
中国社会及其未来—萨米尔·阿明、汪晖、温铁军、亚历山大·布格林之间的一场对话

编者按: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和西方金融危机引发种种问题,中国和世界的精英都在思考,到底什么样的发展模式才是好的,中国应该寻找什么样的道路。   近二十年来,关于如何认识中国当前社会状况,如何分析现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内在特点及其面临的挑战,国际和国内学术思想界有持续的研讨和辩论。随着世界格局的变化和中国改革的持续推进,这些讨论也在发生变化和拓展。   此前,萨米尔·阿明、汪晖、温铁军、刘健芝、戴锦华等学者的论述、合作与对话,构成了相关讨论的重要部分。今年10月中旬,由刘健芝、戴锦华组织和主持,阿明、汪晖、温铁军与莫斯科国立大学的亚历山大·布格林教授,就这些问题进行了新的讨论。我们特意把讨论内容编发出来,以飨读者。在讨论中,四位学者先分别阐述了自己的观点,然后进行了一些更深入地探讨。   当然,这一场讨论并不代表本刊立场,我们只希望能把尽可能多的严肃讨论呈现给读者。我们也欢迎持不同观点者联系我们,为读者提供更多的视角和更广阔的视野。本期刊发的是下篇。

2016-01-06 收藏本文
中国社会及其未来—萨米尔·阿明、汪晖、温铁军、亚历山大·布格林之间的一场对话

编者按: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和西方金融危机引发种种问题,中国和世界的精英都在思考,到底什么样的发展模式才是好的,中国应该寻找什么样的道路。         此前,萨米尔·阿明、汪晖、温铁军、刘健芝、戴锦华等学者的论述、合作与对话,构成了相关讨论的重要部分。今年10月中旬,由刘健芝、戴锦华组织和主持,阿明、汪晖、温铁军与莫斯科国立大学的亚历山大·布格林教授,就这些问题进行了新的讨论。我们特意把讨论内容编发出来,以飨读者。在讨论中,四位学者先分别阐述了自己的观点,然后进行了一些更深入地探讨。本期刊发的是中篇。

2015-12-24 收藏本文
“中国”就是中国人的信仰—对话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赵汀阳本刊记者 石勇 发自北京

随着中国在国际事务上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对自身,对世界的认知模式、关系模式也随之变化,我们正在返回古代的“中国”去寻找文化、精神的资源,甚至政治资源,并带到现在,参与构造我们和世界的未来。

2015-12-10 收藏本文
中国社会及其未来—萨米尔·阿明、汪晖、温铁军、亚历山大·布格林之间的一场对话

编者按: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和西方金融危机引发种种问题,中国和世界的精英都在思考,到底什么样的发展模式才是好的,中国应该寻找什么样的道路。   近二十年来,关于如何认识中国当前社会状况,如何分析现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内在特点及其面临的挑战,国际和国内学术思想界有持续的研讨和辩论。随着世界格局的变化和中国改革的持续推进,这些讨论也在发生变化和拓展。   此前,萨米尔·阿明、汪晖、温铁军、刘健芝、戴锦华等学者的论述、合作与对话,构成了相关讨论的重要部分。今年10月中旬,由刘健芝、戴锦华组织和主持,阿明、汪晖、温铁军与莫斯科国立大学的亚历山大·布格林教授,就这些问题进行了新的讨论。这里,我们把讨论内容编发出来,以飨读者。在讨论中,四位学者先分别阐述了自己的观点,然后进行了一些更深入的探讨。本期刊发的是上篇。   当然,这一场讨论并不代表本刊立场,我们只希望能把尽可能多的严肃讨论呈现给读者。我们也欢迎持不同观点者联系我们,为读者提供更多的视角和更广阔的视野。

2015-12-09 收藏本文
朱云汉:研究中国不要急于下价值判断本刊记者 李北方

中国跟印度大概是极少数有可能去做某种程度的改变,甚至有可能带领其他非西方国家另辟蹊径的国家。如果社会精英变成美国秩序下的既得利益阶层的话,他就不会去思考这个问题。

2015-11-11 收藏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