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服务

发行服务

第 171-174 条, 共 174 条.
年轻一代不要太精明—岑超南先生访谈蔡玄晖 香港中文大学

编者按:内地动荡期间,有很多大陆知识分子离乡别井,来到香港从头打拼,这些奋斗史虽貌似波澜不惊,却隐含跌宕,从侧面勾画了一幅中国现代史。从这期起,我们陆续刊发蔡玄晖博士的一系列访谈文章,通过这些来自北大、清华、复旦等著名学府的老“港漂”口述历史,感受一段难忘的岁月。

2016-01-21 收藏本文
我们该如何来破译“命运”本刊记者 石勇

算命先生可以解释命运,并且在较低的层次上为人们提供一些规避风险的手段来化解命运的某些磨难,其存在的合理性无须置疑,而且“应当”。 但其实命运的轨迹,是在社会变化中,一个人的自我和存在的轨迹。在这个意义上,把握好自我和社会,即是把握自己的命运。

2016-01-20 收藏本文
张献:人的共同性来自共同情感特约记者 陈琳 柏林自由大学

独立戏剧人张献说,艺术家并不能改变什么。剧场里面的人不是改变某个时空,某个现实,实际上是提供另一个现实,一个可以享受的其他的时空,让人可以和其他人发生其他的人间关系。所以要强调共同体的重要,强调节日的重要,情感的重要,强调艺术的重要。

2016-01-07 收藏本文
《先人祭》中的波兰反抗精神金安平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

古代波兰-立陶宛流行着一种叫作“先人祭”的民间祭祀形式,19九世纪波兰的伟大诗人、剧作家密茨凯维支直接以《先人祭》为名创作了长篇史诗,把一个古老的民间祭祀形式搬上了舞台,成为了经久不衰的剧目,创造了诗歌和剧作的双重奇迹。

2016-01-05 收藏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