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1-559 条, 共 559 条.
政府的职能在于守义吴洪森

从1978年开始启动的经济体制改革到今年整整30年了。30年来的经济改革,可以用一个字来概括,就是“利”。利字当头的改革,最初在农村推行分田到户、包产到户,使农民、国家和城市居民三方得利,可谓皆大欢喜。  

2008-01-28 收藏本文
抱条粗腿,过个周期讴 歌

又有小半年没见,我和键鼠。岁末,她约我吃迎新年饭,顺便贺我的新书《协和医事》躺在书店货架上了。我本以为是赴一文人雅事,但吃饭时的话题,还是兜转回来,与她傍晚狂冲出来的办公大楼有关,带着一股DELL笔记本的味儿。

2008-01-28 收藏本文
宗派、信仰与利益集团高超群

或许我们不得不承认,民间知识界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成熟的小圈子时代。我们常常在小圈子的聚会中听到有人得意地宣扬:又在那个会上将某某派、某某主义的人痛斥了,驳倒了,让他们哑口无言了。那种得意之情像极了偏执的教士,尽管谁都知道这种自称的胜利大多是虚妄的。这倒也无伤大雅,但重要的是这种小圈子的心态暴露了一种危险的倾向。 30年前,民间之学的蓬勃涌起粉碎了教条官学的垄断,20世纪90年代民间之学的分化又再一次冲击了官学的僵硬和麻木。

2007-01-09 收藏本文
“种族灭绝”的国际政治于时语

      “种族灭绝(genocide)”是二次大战后出现的新名词,用来形容德国纳粹政权对欧洲犹太人的血腥大屠杀。经过战后60余年的演变,与此相关的国际政治仍炙手可热。譬如近日分别在德黑兰和柏林举行的两场犹太人大屠杀国际研讨会,显示了伊朗拿大屠杀真相来说事,以达到否定以色列建国法理基础的政治目的,以及西方世界针锋相对地抹黑伊朗政权,甚至要把内贾德送上海牙国际法院的图谋。

2007-01-09 收藏本文
无知的增长张军

这些年来我们的这个社会变化了很多。最有意思的就是,危言耸听的话越来越有市场。 别的领域我不谈,就经济和经济政策领域而言,这些年来发生的这样的事情可能不计其数,每天报纸上出现的危言耸听的言论已经窒息了我们的独立思考的空间。更为严重的是,在我们的大学校园里,学生们已经没有了自己的问题和独立思考中国问题的能力,完全成了媒体和学者言论的“俘虏”。这是更可怕的事情。 举一例。年前我应邀在上海对外贸易学院演讲时,下面的学生提问非常踊跃,可是学生们提的问题却几乎全都是“借别人的”,而不是自己的,而且这些问题我在别的地方演讲时也一定会不断地被提出来。

2007-01-16 收藏本文
从君子到知识分子高超群

作为帝国的脊梁,在古代中国,君子“敏於事而慎於言”,不忧不惧;外表端庄肃穆、行事明达干练。他们既是君又是师,这是因为“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那个时候,知识是和德行一体的,与德行无关的知识是奇技淫巧,是如草的小人之道。这个地位当然是建立在他们的政治经济特权基础上的。随着经济特权和政治特权的失去,知识也和德行分了家,君子也就要灭亡了。但是,在走向灭绝的时代,他们还是上演了一出伟大的悲剧。

2007-02-01 收藏本文
历史有什么用处?高超群

历史有什么用处?这个轻佻的责难常常令号称智慧的历史学家感到气恼,因为回答这个责难并不容易。二战期间,法国史家、年鉴学派的创始人布洛赫投身于反抗纳粹的抵抗运动,在用枪拯救祖国的自由的间隙,写了一本小书,题目就叫《为历史学辩护》,不知道是不是他觉得要拯救自由首先需要拯救历史学。不管怎么样,布洛赫的辩护并没有让历史学家们彻底摆脱这个困扰。 布洛赫难以成功的原因之一根源于现代历史学本身。因为现代历史学被限定为只能是对过去发生的一切的纯粹客观记录,对历史学家的写作意图予以坚决抵制。

2007-04-19 收藏本文
山谷里的童年杨晓春

1783年,任职于东印度公司的Samuel Turner随Teshu喇嘛由印度北上西藏,成为第一批有幸踏足不丹这个喜马拉雅山佛教秘境的西方人之一。

2008-01-27 收藏本文
高清时代崔少明

友人来电为《南风窗》约稿,希望写点“港事”,特别是从个人经历出发,讲讲传媒。 的确,内地与香港的媒体都需要多从当地角度去了解对方。

2008-01-27 收藏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