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地区农民耕地撂荒现状调查——以武陵山片区为例》调研报告(节选)

《民族地区农民耕地撂荒现状调查——以武陵山片区为例》调研报告(节选)

 

团队成员:姜保国、雷裕荣、高婷、陈楚红、雷贵、杜迎、普俊萍

指导老师:刘成武、黄丽民老师

 

自80年代撂荒问题提出到今天,来自农民自身意愿、政府政策引导、气候变化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下,当今我国土地撂荒状况也在发生着变化。本文通过对土地撂荒的梳理分析之后,指出中国耕地使用的现状及农业发展问题是让人担忧的,土地问题对解决好三农问题、城镇化问题以及中国长久发展的影响是严重的。

一、我国土地、粮食安全现状梳理

  • 我国耕地数量呈不可逆转减少趋势且耕地质量逐年下降

耕地是农业生产的基础,是最宝贵的农业生产资料,是农业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然而1996年,中国的耕地数量还维持在19.51亿亩,1998年降至19.45亿亩,2003年降至18.51亿亩,2012年仅剩18.26亿亩,18亿红线岌岌可危。十几年来,中国人均耕地面积由1.58亩减少到1.38亩,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发达国家水平的四分之一。2013年最新数据显示,我国农民失地已达1亿亩,失地人口4000~5000万,且还在以每年300万的速度增加。越来越少的耕地,使得“中国以9%的耕地养活了世界21%的人口”这句话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和可怜至极。

同时,我国耕地质量逐年下降。全国中低产田占70%以上,全国生产能力大于1000公斤/亩的耕地仅占6.09%,耕地负载逐年加大,区域性退化问题日趋严重,耕地质量下降给粮食稳定生产造成一定威胁,也给国家粮食安全问题敲响了警钟。目前,我国受化肥、农药等污染的耕地占总耕地面积的8.3%为1.5亿亩,其中化肥的污染就非常的严重。不合理的过量使用化肥会造成土壤板结,我国以世界9%的耕地消耗了世界30%的化肥,单位耕地面积的化肥投入量是世界平均用量的2.8倍,这严重制约了优质高效生态农业的发展。

耕地数量不可逆转的减少以及耕地质量的下降使得我国保持粮食的持续增产任务越来越力不从心,在这种趋势下如何保障农业生产显得尤为重要!

(二)粮食产量“十年增”与自给率不断下降背景下的粮食安全危机

基辛格说过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人类。在当今这个时代粮食的地位越来越高,粮食安全问题也越来越重要。今年全国夏粮总产量实现了“十年增”比去年增长2.8%,超过1997年的历史最好水平,但是不仅农民增产不增收而且由于耕地质量的变化、农民耕作意愿、耕种作物的转变(水转旱、小麦转玉米、两季转一季)等原因导致我国农产品结构在发生着变化,这是很可怕很严峻的问题,会影响我国粮食价格及粮食安全。

如表1所示,2013上半年我国大豆进口2905万吨,玉米、稻米和小麦三大主粮进口均出现超过200%的大幅增长,其中玉米进口更是增长了65倍,而且全部实现净进口。我国每年农产品进口数量相当于租种了国外6亿亩耕地,核算下来我国现在的粮食自给率总体水平不断下降如今不足90%,而“十一五”一来,我国政府一直强调粮食自给率要达到95%,中国粮食自给堪忧,粮食安全不容乐观。

表格1  2013上半年我国主要粮食进口统计表

品种

大豆

玉米

小麦

大麦

稻米

进口量/万吨

2905

240.54

219.35

150.94

118.76

同比增长

22.5%

6535.2%

294.9%

62.3%

226.9%

 

数据来源:根据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整理

基于上面的陈述与分析,我们可以感受得到我国耕地的珍贵与粮食安全的严峻,从而引出我们对于耕地合理使用的思考。在粮食进口问题的分析中我们提到了土地撂荒,非良性的粮食进口冲击粮价是加剧农民撂荒的一个原因。在如此紧张的耕地面积和严峻的粮食安全背景下,出现土地撂荒是非常可怕和严重的问题。

二、我国相关农业政策梳理

“三农”问题在中国的改革开放初期曾是“重中之重”,中共中央在1982年至1986年连续五年发布以农业、农村和农民为主题的中央“一号文件”,对农村改革和农业发展作出具体部署。时隔18年后,2004年2月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农民增加收入若干政策的意见》全文公布,中央再次把农业和农村问题作为中央一号文件下发。此后,中央每年的一号文件都是紧紧围绕农业和农村问题,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在新形势下把解决“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的战略意图。

(一)改革开放初期,联产承包制是伟大创造;扩大市场调节力度,搞活农村经济。

(二)千方百计促进农民增收,提高农业综合生产力。

(三)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促进农业农村经济发展。

(四)注重基础设施建设,推进农业科技创新,着力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

三、武陵山片区土地撂荒现状

(一)武陵山片区情况介绍

武陵山片区跨湖北、湖南、重庆、贵州四省市,集革命老区、民族地区和贫困地区于一体,是跨省交界面大、少数民族聚集多、贫困人口分布广的连片特困地区,也是重要的经济协作区。该片区土地面积499.59万亩、耕地面积137.99万亩、水浇地面积34.36万亩、15度以上的坡耕地面积87.50万亩、草地面积22.47万亩、人均耕地面积为0.81亩,是全国平均水平的60%,而在土地利用方式上,主要是以农业为主。

该地区经济发展水平低,农业比重大。2010年,一、二、三产业结构比例为22:37:41,与全国10:47:43相比,第一产业比例明显偏高。片区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只有9163元,明显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城镇化率比全国平均水平低20个百分点。

该地区贫困面广量大,贫困程度深。2010年,农民人均纯收入3499元,仅相当于当年全国平均水平的59.1%。但是该地区土壤瘠薄,人均耕地面积为0.81亩,是全国平均水平的60%。发展与生态保护矛盾尖锐,产业结构调整受生态环境制约大。

该地区是主要的劳动力输出区,留守儿童、老人比重大,撂荒现象严重。仅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外出务工人员就有57万人,导致盆地早稻八成撂荒,山区中稻三成撂荒严重现象。

所以我们选取经济水平低、少数民族聚集、农业比重大、撂荒严重的武陵山特困片区为研究区域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二)调研说明

2013年7月15日至31日,团队一行12人辗转于武陵山片区,足迹踏遍巴东县野三关镇、恩施市沐抚乡、来凤县绿水镇、龙山县苗儿滩镇、麻阳县舒家村乡、凤凰县都里乡、铜仁万山区渔塘乡、松桃县长兴镇八个地区,开展了长达半个多月的下乡走访调研活动。主要采取问卷调查、深度访谈等形式进行数据搜集,并走访各区县国土局、农业局、土地整治中心及乡镇政府获取土地整治资料。调查问卷内容设计由农户所在的农村环境、家庭结构、宅基地利用、土地利用及农户家庭收支等部分组成(表2)。

表2 抽样调查问卷主要内容

信息类别

调研内容

农村环境

区位、村基础设施及公共服务设施

家庭结构

人数、年龄、教育、劳动力配置状况

宅基地利用

房屋面积及结构、宅基地组成及利用情况

土地利用

耕地面积、地块数、耕作条件、耕地流转及撂荒情况、种植模式及投入产出等

农户家庭收支

农业收入、非农兼业收入、支出情况

 

我们借鉴参与式农村评估(PRA)法[1],通过外来者与当地人进行沟通与对话的过程促使当地人自己担当起评价、分析、实施、监督和评估的工作,从而使研究结果更具科学性。首先通过村长或社长了解本村农户的基本信息,并在他们带领下对本村农户抽样调查,每户访谈采取访谈人与被访农户互动方式,在与农户对话过程中了解农户生产生活状况及心理特征。共获取191份问卷,整理过程中剔除无效问卷26份,最终共获取有效问卷165份。问卷涉及与弃耕相关的指标如表3所示。

表3 问卷涉及与弃耕相关的指标

因素

因子

变量含义

均值

标准差

家庭状况

人口

家庭人口数(人)

3.54

1.38

劳动力

家庭劳动力数(人)

2.39

1.24

农业劳动力数(人)

0.69

1.03

年龄

家庭人口平均年龄(岁)

44.52

14.34

文化程度

未接受正式教育1,小学2,初中3,高中4,大中专及以上5

2.19

0.61

收入来源

总收入

家庭年收入(元)

18950.54

12078.56

农业收入

家庭年农业收入(元)

5202.23

6182.12

非农收入

家庭年非农收入(元)

13748.31

20344.99

耕地资源特征

耕地面积

家庭耕地总面积(hm2)

0.35

0.26

水田比重

水田占耕地比重(%)

34.72

25.34

地块破碎度

每公顷耕地块数(块)

94.21

154.82

地块离家距离

农户耕地距住所的平均距离(km)

0.93

0.18

耕地产出

每公顷耕地产出换算为人民币(元)

17831.85

18976.48

耕作条件

综合耕地质量坡度等因素将其分3类,数值大表明耕作条件好

2.12

0.68

区位环境

农户区位

偏远山区1,远郊2,近郊3

2.23

0.76

距城镇距离

距最近城镇距离(km)

11.16

25.09

集体经济状况

按人均GDP指标,数值高则赋值大,分3级

2.02

0.80

 

农户生计方式的变化是引起耕地撂荒这一现象的直接原因之一,是本项目调查的一个重要内容。为了更加清楚地了解耕地撂荒现状的本质和原因,本项目将着重调查农户生计方式变化的规模和程度。如表4所示,将农户分为纯农户、I兼农户、II兼农户。

表4 农户划分类型及标准

农户类型

划分指标

兼业程度

调查户数

比重(%)

农民收入比重(%)

非农劳动收入比重(%)

生计策略

纯农户

90~100

0~10

种植、养殖

低度兼业

20

12.12

Ⅰ兼农户

50~90

10~60

种植、养殖、季节性务工

中度兼业

31

18.79

Ⅱ兼农户

0~50

60~100

务工、个体经营、养殖、种植

高度兼业

114

69.09

 

                                                                                                      

                                                                                                                                                                                                                                                                                                                                                                                                               (三)武陵山片区耕地撂荒现状分析

经过我们对搜集到的资料的整理计算发现该地区土地撂荒比例在3%~18%之间。其中,因种粮效益低而撂荒的占撂荒耕地的26.9%;因劳动力转移而撂荒的占撂荒耕地的43.7%;因农田基础设施条件差而撂荒的占撂荒耕地的18.1%;其他原因撂荒的占撂荒耕地的11.3%。从撂荒的程度来看,多年撂荒的占撂荒耕地的18.0%;全年撂荒的占撂荒耕地的12.0%;季节撂荒的占撂荒耕地的70.0%。地理条件相对较差的撂荒占撂荒耕地的48.3%。

自80年代撂荒问题提出到今天,来自农民自身意愿、政府政策引导、气候变化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下,中国耕地使用的现状是让人担忧的,对于解决好三农问题、城镇化问题以及中国长久发展的影响是严重的。所以,要分清土地撂荒的主要原因,理性看待土地撂荒问题[2]

1. 农民种粮比较效益低,种不如不种

种粮比较效益低是农民撂荒耕地的根本原因。“种上一年粮,不如打工半个月”,农民普遍感觉种粮不合算。由于市场效益低,农民作为市场的主体会自然而然选择市场效益高的生计方式,离开土地的束缚。大量农村劳动力为了获得更大的经济效益外出转向第二、三产业,致使从事农业生产的劳动力严重缺乏,大量土地无人耕种或无力耕种,造成大面积耕地撂荒。

2. 农户生计方式发生变化,农村大量劳动力转移,没人种

随着城镇化建设步伐的加快和农民工相关优惠政策的落实,农民外出务工的环境逐步改善,农民生计的方式开始多样化,大多数农民特别是青壮年农民更愿意选择外出务工;随着城乡收入差距的加大和农业产业结构的调整,农村的劳动力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外出务工农民相对年轻化多为家庭的主要劳动力,留守务农人员文化素质很低且趋于老龄化,基本为“三八、九九”式劳力结构,没有时间、没有精力、没有能力耕种而撂荒。在山区或条件相对落后的地区流转困难,土地没有人愿意转包,导致土地没人种,长年性撂荒的耕地基本集中在举家外出户。

3. 农田基础设施条件差,耕种成本高且风险高,不便种

近年来自然灾害频发,干旱、洪水、泥石流对于农业生产的破坏是巨大的,是农业生产所要承担的风险因素。农田水利基础设施是抗击农业风险的保障,也是保障农业丰收、降低农业生产成本的基础。武陵山片区属典型的深丘地貌,田块小,田型不规则,大中型农业机械不能使用,只有少量的微耕机和拖拉机,农业生产机械化程度较低,农业生产仍然是劳动生产强度大的传统耕作方式。原有水利设施大多数是20世纪70—80年代所建,老化失修,在农业生产上基本是“靠天吃饭”,生产无保障;从耕、耙、起沟、挖窝、回填到灌溉、施肥、田间管理再到收获、干燥,全靠人工劳作,种田十分辛苦且生产效率低,劳动生产率和耕地产出率不高,回收无保障[4]

4. 土地流转机制、土地政策的不健全和执行偏差,宁荒不种不转

由于农民对现有流转政策不了解,而且目前土地流转制度还不健全,农村土地流转存在“不愿流转”和“不能流转”现象。农民将土地视为“命根子”,当作养老保障,认为自己在进城后一旦“失业”还有回去耕作的资源,宁荒不转。贫困山区因耕地质量差、交通不便等多种不利因素,外加农户对于流转土地的认知上还存在不足,导致土地不愿流转,想流转没人要的局面。部分地方虽有流转,但仍处于自发、无序、零散的状况,土地流转工作没有建立正常的机制,导致原本可以通过土地流转解决的撂荒地无法顺利流转。

土地政策的不健全以及政策的滞后性等原因,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农民的耕作意愿,影响着土地的撂荒问题。还有就是一些外因导致的土地撂荒,如城镇化的政府征地、国家退耕还林任务对于农民土地的破坏等等一些列土地政策的执行偏差导致了一部分耕地的撂荒。

(四)武陵山片区耕地撂荒特点

1. 季节性撂荒严重,尤以春耕弃耕最为严重。

我们实地走访了巴东县野三关镇、来凤县绿水镇、麻阳县舒家村乡等八个乡镇,发现这几个乡镇春耕撂荒严重,农户选择种植双季稻的比例较低,仅占被调查农户的15%,农户的水稻种植意愿存在着不断下降的趋势,普遍改种单季稻。湘西自治州凤凰县都里乡、山江镇和干工坪乡甚至出现全年撂荒的现象,据农户介绍撂荒程度估计达10%。

2. 地理条件差的地块撂荒比重大。

根据调研地撂荒情况的对比,发现地理条件较差(交通不便、水利设施不完善等因素)的土地撂荒程度则更为严重。

3. 劳动力大量转移地区耕地撂荒比重大。

农业受劳动力影响密切,农民外出导致劳动力不足,从而促使了土地撂荒。由于气候连年干旱和土地收入较低等原因,近几年大量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离开农村,放弃农业生产,村子里只剩“386199”部队(指留守妇女、儿童、老人)。留守妇女和老人劳动能力有限,再加上带孩子等琐事,一年种植土地有限,甚至抛荒良田。调查中因缺乏青壮年劳动力而无力耕种的土地占总撂荒面积的75%,全家农户外迁后撂荒的的则为38%左右。

4. 特色农业的开展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撂荒现状。

特色农业是人们充分利用一定区域内独特的优势农业资源,转化为特色商品的现代农业。

5. 农业模式单一,抵抗力较弱,农民撂荒意愿受自然灾害、人为因素影响变大。

以家为生产单位的小农经济模式,由于相互之间缺乏联系,力量分散,当遭受到洪水、干旱、冰雹、滑坡等自然灾害时,无力抵抗,造成经济损失,从而挫败了农民的耕地意愿。

6. 土地隐性撂荒现象突出。

隐性撂荒是指土地生产经营者照旧在田块上播种农作物,但投入田块的人、财、物有意识的降低(明显达不到要求或低于常年水平),从而导致耕地利用程度下降、产出水平降低。如本来可以种植双季稻的水田,一半以上都只种了单季稻。

7. 农户作物种植方式转变中撂荒面积逐步减少。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农民种植观念在不断改变,逐渐从以自给自足的粮食生产为主转变为以追求经济效益为主的经济作物,传统的、单一的水稻种植地位在不断下降,现代的、多元化的经济作物种植地位不断上升,农户种植经济作物的意愿在不断增强。

四、土地撂荒现状的新思考

对土地撂荒这个问题,你要问农民为什么要撂荒,这个事情不能简单批评农民,农民是有恋地情结的。土地造福了我们一代代,我们都是炎黄子孙,所以土地在农民心中的地位是极高的,他们的骨子里是不愿意撂荒的。同时农民又是很聪明的,渐渐的农民对于土地的使用在发生着变化,基于此我们提出一些新的问题,新的看法来分析讨论。

(一)农民耕作方式的转变带来的担忧

1. 由于耕作作物的改变,会影响到农产品的结构

2. 由于更换耕作作物的不统一,会影响到地区农业的现代化、统一化、规模化

3. 由于更换耕作作物,对于当地水文会产生影响,甚至在影响着气候

(二)农业从业人员的变化,及后续从业人员瓶颈将制约中国农业的发展。

(三)特色农业产业快速发展对于我国未来农业发展的启示

1. 资源的整合是未来农业现代化发展的基础

2.土地确权是未来农业现代化发展的根本

(四)耕地减少、粮食危机背景下的粮食浪费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