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寻找生活的无限可能

作者:李桂文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01-01

  2015年12月21日,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发射了“猎鹰9号”火箭,将11颗人造卫星送入预定轨道,并操控火箭垂直返航,成功回收,实现了历史性突破。

  SpaceX公司的创始人是埃隆·马斯克,他的另一家公司生产“特斯拉”电动汽车。

  马斯克今年只有45岁,他的航天梦想来自一部叫作《火箭男孩》的电影。电影里,中学生Homer生活在一个世世代代以采矿业为生的美国小镇,某一天晚上他仰头看见一颗人造卫星飞过天际,点燃了制造火箭探索太空的梦想。经历无数失败与嘲笑,两年后他自制了一枚火箭,飞行了6英里。长大后,他成为了NASA的一名火箭工程师。

  “当我们快失去动力的时候就找出这部电影看一遍,然后就会更加努力的工作。” 马斯克的搭档说。

  如果世界在你眼里既平淡又无趣,那它就一定是既平淡又无趣的。好在,对于一些人,总有一颗卫星要飞过他的夜空。

  这颗闪亮的卫星可能是深邃的科学梦想,也可能是淘气的恶作剧。

  乔布斯就是一个著名的恶作剧少年,他小时候曾和同学一起制作小海报,诈称学校将举办“校园宠物日”。“那可真够疯狂的,狗不停地在追赶猫,老师们都气疯了。”他还与搭档沃兹尼亚克一起发明了蓝盒子,可以盗打美国电信公司的国际长途。他们用这个魔鬼盒子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假冒亨利·基辛格,给梵蒂冈打电话。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乔布斯创立苹果公司,成了“果粉”们的全球教父。因为恶作剧,乔布斯曾被停学。美国和中国的学校,都不欢迎恶作剧。不一样的是,美国不强求塑造乖孩子,也没把“恶作剧”等同于“恶”。自由与善意的环境,让乔布斯的个性得以保全,最终成就奇迹。

  因此,当国内有一个城市提出来要花5000万打造一批“乔布斯式的领军人物”时,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场“恶作剧”。

  5000万可以填充无数个枕头,但甚至划不亮一根好奇的火柴。如果你用一种全国性竞赛来鼓励孩子们写出一堆无意义的生僻字,只会让他们在厚厚的词典上虚耗光阴。台下,一堆成年人激动地喊叫,甚至愤怒、落泪。显然,这些孩子都是乖乖的模范生,但他们一定也不明白,那些生僻到有点反智主义的文字僵尸,能带给人生怎样的意义?

  有太多人以为,给孩子们灌输最大数量的知识,就可以换得最具质量的创造力,却不知这样做的结果,孩子们好奇心与想象力萌发的土壤已然被破坏。因为,为了获取主导他们成长期的大人们所要求的知识,他们已经没有时间好奇,没有机会想象。

  李嘉诚最近在一次演讲中说到,今天已没有人相信,天赋和想象力、层次思考、睿智,是可以被指挥或主导;创新力是无法模压的。

  无法想象,在一个被紧紧束缚的环境下能成长出一个健全而丰富的灵魂。就像柏拉图所说的“洞穴囚徒”,所看到的,都是别人希望他们看到的,枷锁和幻影构成了他们的仅有的思想来源。

  反思,乃至系统性的反思,都早已有之,孩子们与生俱来的好奇心和想象力也证明,世界远比灌输者想象的要美丽和有趣。但是,在创新的重要性成为社会共识的今天,自由的重要性仍远远被低估,现实中的“洞穴”一直存在,日程每天很满,无趣不断重复。

  孩子们的心灵,在原初意义上是自由的,没有太多的应该和不应该,也没有太多的正确与错误。正是这种心灵的自由,提供了他们发挥想象力和创造力的无限可能。

  相比孩子们,成人的世界复杂得多,但创新活力的源泉,理同出于一原。社会创新活力的激发,有赖于每个人的想象力和自由度。

  反观今天的社会,从家长对孩子的教育到政府对市场的管制,随处可见“致命的自负”和“专断的意志”。家长自信能够为孩子规划未来,却往往压制孩子心智的自由生长,政府自信能够预测市场、熨平“周期曲线”,“有形之手”却常常加剧市场的波动。哈耶克所希望捍卫的“那个不受控制的、理性不及的领域”,在人们急剧膨胀的构建欲望中不断缩小。

  诚然,自由并不一定能够带来好的结果。自由的价值,不在于某一特定选择结果的好与坏,而在于创造一种可以产生更多可能性的土壤,至于每一次选择的结果,由社会进化的竞争来决定。再聪明的人都无法准确预测每一种选择的结果,因而只有充分给予个人选择的自由,才能够产生更多可能的结果以参与社会演化的进程。

  过去一年,改变已经发生,社会展现创新活力,让我们更加相信自由创造带来的力量。2016年,期待我们这个社会可以解除更多的抑制,让每一个人有更多的机会,听从自己的内心,做出自己的选择,关于爱情、婚姻、生育、求学、创业、迁徙、旅行……关于生活的一切。

  让我们对这个世界保持好奇心和想象力,永远相信美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