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石油巨头应该“自杀”

欧佩克似乎终于吸收了这一信息,意识到石油时代正在结束。西方石油公司需要警醒于同样的现实,停止石油勘探,要么创新,要么清盘。

作者:安纳托尔·凯勒茨基(Anatole Kaletsky)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01-07

  如今,石油价格已经稳定在每桶30~50美元的长期区间(如一年前我的文章所述),世界各地的能源用户每年因此可获得两万亿美元以上的收入提振。其结果几乎肯定可以加速全球增长,因为如此巨大的收入再分配的受益者大多是中低收入家庭,他们会倾向于把所有的收益都花掉。

  当然,也有大输家—主要是石油生产国政府,它们的储备下滑,只要有可能,它们就从金融市场上借钱而不是削减公共支出。毕竟,这才是政客偏爱的方针,特别是当他们正在打仗、抗拒地缘政治压力或面对群众暴乱时。

  但并非所有生产者的损失都一样。有一个群体确实遭到了重创—西方石油公司,今年它们宣布减少价值大约2000亿美元的投资。这导致了全球股市低迷;但矛盾的是,石油公司股东可能最后仍能从新的廉价石油时代获益。

  他们要获益,只需要满足一个条件。领先的能源公司管理层必须面对经济现实,不再徒劳无益地沉迷于寻找新石油。75家最大的石油公司每年仍投资超过6500亿美元用于寻找和开采存在于越来越困难的地理环境中的化石燃料。这是史上规模最大的资本错配之一—其经济可行性完全依靠人为的垄断价格维持。

  但在困难时期,垄断已被打破。假设页岩开发、环境压力和清洁能源的进步让欧佩克难以为继,石油将与其他所有正常竞争市场中的商品没有区别,1986~2005年间就是如此。当投资者关注到这一新现实时,他们将把注意力集中在基本经济原理—“边际成本定价”上。

  在正常竞争市场中,价格由存在闲置产能的最廉价油田额外生产一桶石油的成本决定。这意味着沙特阿拉伯、伊朗、伊拉克、俄罗斯和中亚的所有储量都必须充分开发和耗尽,然后才会有人有兴趣去勘探北冰洋冰盖和墨西哥湾或巴西海岸线外数百英里的深海中的石油。

  当然,真实世界不可能像经济学教科书那样简单。地缘政治紧张局势、运输成本和基础设施瓶颈意味着石油消费国愿意为能源安全支付溢价,包括在本国囤积战略供给。

  尽管如此,在欧佩克摇摇欲坠的情况下,宽泛的原理会起作用:埃克森美孚、壳牌和英国石油不再希望与沙特、伊朗或俄罗斯公司竞争,后三者现在拥有独家储量,只需要十九世纪的“点头驴”技术就能开采。比如,伊朗宣称其每桶石油生产成本只有1美元。只要国际经济制裁取消,它的随时可用储量—在中东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就可以迅速开发。

  对西方石油公司而言,传统策略应该是停止石油勘探,通过向石油生产国提供设备、地理技能和新科技(如液压致裂法)挖掘利润。但它们的最终目标应该是尽快卖掉现有石油储量,将获得的大量现金分配给股东,直到低成本油田开采殆尽。

  这正是烟草公司曾经使用过的自我清盘策略,结果是股东受益。如果石油公司管理层拒绝以同样的方式处理业务,积极股东或“公司掠夺者”(corporate raider)会替他们做这件事。如果私募股权投资者组成的财团筹集到购买英国石油公司所需要的1180亿美元资金(以当前股价计算),它可能会立刻开始清盘其105亿桶探明储量,即使按照当今每桶36美元的“超低”价格计算,也价值3600亿美元。

  这一幕尚且没有发生,原因有二。石油公司管理层仍然带着近乎宗教般的热情相信,需求和价格将永远上涨。因此他们宁可浪费钱去寻找新储量,也不愿意最大化股东的现金回报。他们还对唯一可行的其他策略嗤之以鼻:即将投资从石油开采转向最终将取代化石燃料的新能源技术。

  石油公司今年可能支出500亿美元用于新储量勘探,只要将其中的一半资金转变用途,就可以让这个月20国政府在气候变化巴黎大会上宣布用于清洁能源研究的100亿美元支出增加1.5倍。这些投资的财务回报几乎肯定要比石油勘探高得多。但是,当我问英国石油的一位董事为何英国石油宁可继续冒险进行深水钻井,而不去投资替代能源时,他回答说:“我们是钻井企业,这是我们的专长。我们为什么要把时间和金钱用在与通用电气或东芝的新技术竞争上?”

  只要欧佩克限产和中东廉价油田扩张使西方石油公司不必采用边际成本定价,这样的自满就不难理解。但沙特和其他欧佩克政府现在似乎认识到,限产只能导致市场份额遭美国液压致裂生产者和其他高成本生产者的侵蚀,而环境压力和清洁能源的进步将它们的许多石油沦为毫无价值的“套牢资产”,用不了也卖不掉。

  英格兰银行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警告说,如果全球和地区气候协议所隐含的“碳预算”导致石油公司资产负债表上被估值万亿美元的化石燃料储量变得一文不值,套牢资产问题可能威胁到全球金融稳定。这一环境压力目前正在与技术进步形成合力,让太阳能价格向化石燃料靠拢。

  随着技术的继续进步和环境限制的收紧,大量世界探明石油储量不可避免地要留在原地,就像大部分煤炭。长期担任沙特石油部长的雅曼尼(Sheikh Zaki Yamani)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知道了这一点,“石器时代结束的原因,”他警告他的同胞,“不是原始人把石头都用光了。”

  欧佩克似乎终于吸收了这一信息,意识到石油时代正在结束。西方石油公司需要警醒于同样的现实,停止石油勘探,要么创新,要么清盘。

  

  本文由Project Syndicate授权《南风窗》独家刊发中文版。作者是龙洲经讯首席经济学家、联合主席,著有《资本主义4.0》。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