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侧改革需要哪种“地方经验”?

无论从普惠金融,还是智能汽车的“地方经验”来看,作为拥有世界上最强大、最有效率政府的经济体,中国的供给侧改革既要发挥政府的“服务功能”,也要注重市场的“基础性作用”。

作者:本刊记者 谭保罗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02-04

  供给侧改革到底是什么?各类高深的财经术语,时常会把问题弄得复杂。

  不少产业界人士认为,供给侧改革不妨简化地理解为生产侧改革。比如说,“铁工基”是政府和国企通过粗放的资金支出,人为地创造需求,属于需求侧的刺激。相对而言,提高生产部门的技术水平,改善其结构,为市场提供更好的产品、服务,让国民不用“去日本买马桶盖”,便是供给侧改革。

  中国最初的改革开放、以及后来的国企改革,其初衷都是希望通过生产侧改革,解决物质匮乏问题或提高企业效率。在这个意义上说,它们都是经典的供给侧改革经验。

  在这些过往经验中,改革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是对地方积极性的充分发挥,各地的积极试点,创造一个又一个的“地方经验”。

  在新一轮供给侧改革中,“地方经验”的重要性再次显现。在内地,高层不断考察地方治理的“重庆经验”。而在东部沿海,深圳等明星城市产业的一枝独秀,以及对智能汽车等新兴产业的不断集聚,同样为供给侧改革树立了“深圳模式”。

  产业热情

  互联网热潮尚未退去,车联网热潮又方兴未艾。剖析供给侧改革,这是一个极好的切口。

  春节前夕,深圳的资深投资人、前沿科技产业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王乐京显得并不轻松。他一直在忙碌着,北京、上海和深圳3地持续飞行,部委、专家、金融机构以及地方政府,都是他不断拜访的对象。他的目标是,要在深圳推动建立一个智能汽车的产业示范基地。

  王乐京向《南风窗》记者描绘了他的蓝图。智能汽车到底有什么用?智能汽车未来会有3个方向,第一个是车智能力,另外两个分别是车与人的“交互”、车与环境的“交互”。

  用大白话讲,所谓车智能力,可以理解为车的“智慧”。一辆轿车上百个传感器,形象地说,这套传感体系组成了汽车的“神经系统”。这套系统记录的数据,实际上也是车况的最权威记录。于是,这里就衍生出了不少重要的商机。举例而言,包括了汽车保险、二手车交易等。

  长期以来,在中国的车险市场,道德风险问题一直困扰着不少保险公司。一些保险公司定损员会和车主联合骗保,让保险公司成本瞬间飙升。但另一方面,由于管理成本过高,保险公司对这种情况却难以有效控制。业内一种说法甚至是:做了某保险公司的定损员一年,就可以买一辆宝马。

  “人会骗人,但机器和数据不会主动骗人。”如果对汽车传感系统记录的数据进行整合,形成一个数据库,那么汽车的损害情况就能客观记录,减少这种骗保的情况。王乐京透露,前沿产业基金的投资企业已在做这方面研发,一些保险公司非常感兴趣。

  除了应用于车险市场之外,车智系统的另一大重要应用是二手车市场。

  国内二手车市场之所以一直萎靡不振,主要原因之一就在于“车况信息不对称”。车智能力可以改变这个问题,因为它积累的数据,足以对汽车的大多数主要部件进行使用情况记录和判断。“这将颠覆这个市场的旧有逻辑。”王乐京说。

  “地方经验”

  除了房地产之外,汽车一直是中国地方政府的另一个“支柱产业”。但不同在于,房地产每个城市都会有,但汽车不一定。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曾有国外知名汽车制造商希望在深圳“落户”。但提出的条件是,需要深圳提供一块土地。

  但这个不算过分的要求却难住了深圳,因为深圳地方太小,拿不出来。因此,在深圳一些领导看来,错失汽车这样的“高端制造业”一直是个地方经济的遗憾。

  随着深圳“二线关”的取消,深圳的土地瓶颈得到了缓解。这让深圳发展智能汽车产业集群有了更大的资源“空间”。王乐京和他的同道者们的努力终于有了进展。2016年1月17日,“2016产城融合深圳论坛”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中国经济观察报告会在深圳举办,北京大学国发院发起成立了“深投行”课题组。前沿科技产业有限公司是“深投行”的执行发起人。王乐京透露,“深投行”预计将投资100亿元作为产业基金,在深圳建立一个产业集群—智能汽车小镇,实现智能汽车创业的集聚效应。创业者的集聚,可以降低创业者信息成本,实现产业链的协同。

  对地方政府而言,智能汽车并非创造好看的经济数据这么简单。与互联网的全国性特征不同,车联网更具有地方性的特征。互联网企业的盈利模式确定之后,很容易向全国推广,但车联网更多必须先在地方试点,探索“地方经验”。

  以智能汽车之前的电动汽车为例,充电桩问题的解决、地方政府对单车的补贴,都是产业发展的关键推动力。目前,在上海、浙江等地,甚至内地的二线城市,各种智能汽车产业园已经如雨后春笋般崛起。

  市场与政府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著名经济学家姚洋对《南风窗》记者表示,在中国经济增速下行的背景下,深圳产业发展在全国表现出色。深圳是 “特区”,在对智能交通体系建立、无人驾驶示范运行法规的设置方面,可能都会有一定政策空间。他看好智能汽车产业在深圳的发展。

  智能汽车的蓝图,是中国供给侧改革最鲜活的截面之一。政府和市场,产业和政策都会在这个领域实现最为有效的互动。在各个领域的供给改革中,地方政府势必将扮演重要的角色,但这个角色也需要理性看待。

  在前一段时间的金融改革中,由于金融要素的全国性流动特征,地方性的金改几乎没有成功的先例。“温州金改”低调谢幕,这是地方局限性的生动案例。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黄益平就表示,金融改革之中,即便是普惠金融这样相对“草根”金融形式的发展,地方的角色也不能过分强调。

  目前,中国的银行业都属于中央直属的银监部门监管,唯有小贷公司和互联网金融属地方金融办监管。这种监管职能的设置,固然能调动地方的改革积极性,但对金融监管的效率而言,其实并不科学。

  黄益平分析,互联网金融和小贷公司的根本性差别在于,前者是全国性的,而后者是地方性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不局限于某一个县或某一个镇,它的投资者和它的投资项目都是跨区域的。在这个意义上讲,地方监管的制度设计值得商榷。

  目前,深圳、上海、重庆等地已陆续收紧或叫停P2P等互联网金融公司的新注册。但中西部一些地方却并未如此。黄益平认为,中国地方金融办的监管能力差别非常大,如果监管能力较强的地方叫停,而监管能力较弱的地方却任其发展,那么这种监管的“错配”可能会引发风险。

  除了金融改革之外,一些需要集聚效应的制造业产业发展,同样应该辩证看待地方政府的作用。实际上,中国汽车产业的布局支离破碎,全国拥有轿车整车生产牌照的企业竟超过100家,这背后显然是“地方分割”的原因。

  王乐京认为,和普通汽车产业相比,智能汽车产业更强调“人”的价值,研发过程是人的智力碰撞、信息密集共享,以及资金的快速融通。分散的产业布局,会很快导致技术落后,失去市场竞争力。所以,“深投行”希望通过建立智能汽车产业集群,把资源和创业者聚在一起。

  供给侧改革,方兴未艾。无论从普惠金融,还是智能汽车的“地方经验”来看,作为拥有世界上最强大、最有效率政府的经济体,中国的供给侧改革既要发挥政府的“服务功能”,也要注重市场的“基础性作用”。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

本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