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索罗斯给年轻人的启示

本质上讲,“文学青年”的第一层意思是,年轻人要不断丰富自己,做多元化的人。第二层意思“鲁莽”,也不是让你胡闹,而是指行动力的强大。

作者:谭保罗  高级记者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02-18

  最近,一位年轻人给我述说了他在职业上的遭遇。

  他家境一般,是一所名牌大学历史系本科生,硕士跨专业考了本校经济学硕士,成绩位列年级前茅。毕业后,曾应聘一家公募基金的投研岗位,但面试被拒。

  他告诉我,被拒原因可能是学术背景“不好”。因为,中国的公募基金招收投研岗位一般模式是“理工科本科+经管类研究生”。而他本科学历史,是个“文学青年”。

  他真正被拒的原因,不得而知,但我安慰他说,这样的公司不去也罢。世界上最好的基金经理多数都是“文学青年”,你要发愤图强,以后去华尔街或伦敦。在A股的二级市场“倒差价”,非大丈夫所为。

  其实,我的这种安慰多少有点不负责任。好在年轻人也清楚,“文学青年”的建议多少有些不靠谱。不过,我的话也并非全无道理。华尔街最赚钱的基金经理中,相当一部分的确是“文学青年”。声名大噪的索罗斯,就是这么一位。

  “文学青年”并不是指一个人大学念文学,也不是指爱读小说,或者思维发散,经常不切实际地胡思乱想。“文学青年”的第一个层次是,它代表了这个人是个多元化的人,并拥有着一种理解世界的独特方式。

  索罗斯最为称道的投资理论是“反身理论”:市场会通过信息的释放来影响投资者,投资者根据这种信息来预期市场走势并据此行动,那么其行动也会反过来影响和改变了市场原来可能的走势。索罗斯还用了一个数学函数表达这个机制。显然,这个杂糅了辩证法、数学和心理学的学说,只有“多元化”的人才想得出来。

  索罗斯还是个超级政治分析师。犹太人的苦难、他个人的逃亡史,让他天生对政治充满敏感。做空英镑,他笃定了欧洲两大“经济发动机”的行为模式:一战后,德国是世界上最怕通胀的国家,对高利率执着到了病态的地步。而英国从来就和陆地上的欧洲貌合神离,所以英镑一遇到麻烦,就一定会退出欧洲汇率机制。

  索罗斯“猜对了”,所以赢了。对比而言,另一家超级对冲基金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则显得缺乏一点“文学青年”的思维。一群从物理学和数学系逃离的建模专家、经济学家,开发了有史以来最蔚为壮观的债券量化交易系统,但遗憾的是,引发这家公司陷入绝境的俄罗斯违约事件,并不是计算机可以理解的。

  但“文学青年”可以理解。首先,“趁火打劫”和“违约”,一直是某些国家处理国际关系的行为模式。此外,资源丰富的国家的统治者,一般倾向于认为,我们不需要讨好外国投资者,我们有的是资源,可以自给自足。我们说话不算数,但请放心,这些外国人还会再次跪地叩门!

  “文学青年”的第二个特征是率性而为,甚至近于鲁莽。索罗斯的“鲁莽”广为人知,他会半夜去找哲学家聊天,喜欢在书店里看年轻人读哲学书的样子,还会突发奇想要去劫道拜访第三世界的神秘统治者。

  同样,“鲁莽”也是其他资本大佬的常见性格。华尔街最大的对冲基金桥水基金的创始人雷·达里奥在年轻时,竟因为和领导话不投机,对后者饱以老拳。最后,他被扫地出门。

  但请注意,我不是让你们照着干。从表面上看,“文学青年”要标新立异、离经叛道。但本质上讲,“文学青年”的第一层意思是,年轻人要不断丰富自己,做多元化的人。未必要像索罗斯那样躲避纳粹,亡命天涯,也不是要留张纸条,不负责任地“说走就走”。而是说,你必须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第二层意思“鲁莽”,也不是让你胡闹,而是指行动力的强大。对年轻人而言,别人的评判固然会影响你的幸福感,但这不是根本,人生为自己而活,想到什么就赶快行动。一年之计在于春,现在,一点都不晚!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