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货币为什么会崩溃?

美元的强大,或许并非因为它真的足够优秀,很大程度只是因为别人家的货币实在太不靠谱,那些最近因为“美元加息”陷入崩溃的货币就是例证。

作者:谭保罗 高级记者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02-29

  2016年开年至今,世界经济一直在围绕着“美元加息”这个问题而波动。美元,就好比金庸小说里的大英雄乔峰,在货币的世界里,根本找不到对手。即便是欧元,也远远无法替代美元成为真正的“一号”避险货币。

  很多人忽略了一个事实,即在某种程度上讲,美元早已比美国经济本身要强大得多。二战之后,美国占全球GDP的比重一度达到1/3,之后缓慢下降。现在,随着中国及其他后发国家的崛起,这个比重已经降到了1/4左右。

  但另一方面,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地位却并未有实质性动摇,相反,还有加强的趋势。不少人认为,美元的霸主地位是布雷顿森林体系的产物,这个体系崩溃后,美国政治精英又不断通过“阴谋”和“阳谋”维持着美元的地位。

  一种流行的说法是,美国人买通了中东石油富国,让大宗商品之王—石油用美元结算,所以美元成了世界货币。还有人说,美国之所以要干掉萨达姆,主要是因为他竟然打算用欧元结算石油贸易,所以惹恼了美国人,最后死得很惨。

  作为一个并不“崇美”的人,我并不想赞美美元。我也不想论证:因为美联储的分权制度,使得美元基础货币发行变得透明化,或因为美国金融体系的市场化,造就了美元全球循环系统的畅通化。而这些因素,都足以让美元被人信赖。

  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看问题。美元的强大,或许并非因为它真的足够优秀,很大程度只是因为别人家的货币实在太不靠谱,那些最近因为“美元加息”陷入崩溃的货币就是例证。一些拉美的货币,兑美元汇率几天就暴跌4成。对尚未逃离该国的国际投资者而言,这是一场灭顶之灾。

  无一例外,这些货币都来自于“第三世界”。它们的财政金融体系没有一个不存在严重缺陷,而这种缺陷都几乎“千篇一律”。

  在这些国家,可供当政者选择的财政金融治理模式只有3条路:一是什么都不做,无为而治。这个模式的结果是,社会治安混乱,黑帮喋血街头。因为收不上税,便无法建立有效的行政体系,中央、地方的治理都一团糟。

  第二条路是加强税收体系。但这条路更难,穷人手中有选票,而且他们本身就家徒四壁,所以只能是对有钱人征税。但向有钱人征税的风险,比向穷人征税更高。这些熟读西方民主经典的政客,不会不知道:近代所有的资产阶级革命,几乎都和对有钱人加税有关。

  前两条路都不行,那么,一个理性的政客集团必然会选择第三条路,即征“隐性税”,利用中央银行搞通货膨胀。其模式大致如下:一是,政府以名义的“高利率”发债,诱使国民购买;二是,财政部直接向中央银行进行天文数字式的透支—你必须知道,在朱镕基主导的财金改革中,中国银行体系最大变革之一就是不准财政直接向央行借款。

  这两个办法太棒了,会悄悄地把普通人的钱集中到统治者手中。这些钱是统治者的负债,但这不要紧,随后的货币超发会让债务贬值,最终不断冲销这些债务。这是对普通人、穷人征“通胀税”。这里,你一定会问,对权贵、富豪的“通胀税”不是一样征吗?

  好问题!你必须知道:在拉美、非洲和东南亚的一些国家,权贵和富豪最热衷的“创业活动”不是“互联网+”,而是成为银行的股东。金融牌照,这是他们和统治者妥协的结果。通过关联交易,他们轻松地把普通人的钱借出来,最终,这些钱直接成了坏账。当然,富豪的另一个办法是转移财富,所以西方的金融中心也是落后国家权贵、富豪们的资产避险中心。

  实际上,在拉美、非洲和东南亚的很多“货币弱国”,其财政金融的治理模式都是如此雷同。统治者制造“通胀税”,富豪家族则通过共谋而幸存于“通胀暴政”,而穷人成为最终的“税收”承担者。在这些地方,人人都是“千万富翁”,但穷得吃不起饭。

  不过 ,出来混迟早要还。在这种模式之下,这些国家的银行体系必然脆弱得像流沙,当货币成为了一种明火执仗的税收,它怎么可能坚挺?这不是美元的错,也不是索罗斯捣的鬼。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