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日本潜艇被澳弃购,怪得了谁

对于新一代潜艇,澳大利亚前任总理阿博特重视性能,这正是日本优势所在。

作者:特约记者 邱林 发自日本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05-18

  4月26日,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宣布,法国击败日本和德国,赢得澳海军12艘潜艇采购大单。根据协议,法国将以“梭子鱼级”潜艇为基础,建造12艘排水量为4500吨的常规动力潜艇。
  日法德三国参与了这项总交易额高达500亿澳元、堪称澳大利亚史上最大规模的军工招标。尽管在结果出台之前,已有多家媒体提前披露日本处于劣势,但是日本政府仍对最终结果感到不解。防卫大臣中谷元表示,将向澳方确认落选原因。而西方媒体多有猜测澳大利亚受到了来自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压力,但这其实是回避了日本军工企业自身的原因。

  日本军售:从天堂到地狱
  澳大利亚海军现有的6艘常规潜艇“科林斯级”是由瑞典考库姆造船公司设计,澳大利亚潜艇有限公司(ASC)建造的。不过,自从1996年服役开始,科林斯级就问题不断—噪音大,故障频发。有时候,6艘当中只有1艘能正常航行—这导致有人认为,科林斯级实际上是一个失败的产品。
  在此背景下,10年前澳大利亚便开始研究是否需要开发新一代潜艇。2014年澳大利亚正式推出所谓的“SEA1000”计划,提出建造12艘新型潜艇。按照规划,新潜艇排水量将超过现有的科林斯级,达到4000吨以上,在2020年~2030年间开始服役—《澳大利亚国防白皮书》曾称,这一举措是为了应对亚洲地区军事现代化的新形势。
  当时,与安倍晋三私交甚笃的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期待日本从共同防卫的角度参与开发,而日本也迫切希望实现降低武器出口门槛之后的第一笔交易,从而将军工业培养为支柱产业。
  众所周知,日本作为二战战败国曾一直实施“武器出口三原则”,全面禁止武器出口,但在2014年4月,安倍内阁通过了所谓的“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大幅放宽对外输出日本武器装备和军事技术的条件限制—这也为此次日本参与竞标提供了条件。
  由于澳大利亚要求新潜艇和科林斯级同样搭载美国AN/BYG-1武器管制系统,日本决定对“苍龙级”进行改良。而美国军方对此也表示欢迎—如果澳大利亚最终选择苍龙级,可以将澳大利亚拉入环太平洋安全保障合作,有效抑制不断膨胀的外部“威胁”。
  2014年7月,日本和澳大利亚签订了《防卫装备品暨技术转移协定》;同年10月,时任澳大利亚防长约翰斯顿正式向日本提出在建造潜艇中提供合作的请求。2015年3月,澳大利亚公布招标进程开始,向日法德三国抛出橄榄枝。两个月后,安倍内阁在国家安全保障会议上决定参与,并且向澳大利亚提供部分潜艇技术。
  苍龙级由日本著名军工企业三菱重工和川崎重工生产,排水量达到4200吨。除了配备常规柴油发动机,还配备外热式斯特林发动机,其搭载超静音的非大气依存推进系统(AIP)可使其在无空气条件下最长作业两周—这意味着苍龙级可以不像一般常规动力潜水艇那样频繁浮出水面,不易被侦察和追踪。
  在澳大利亚宣布最终结果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苍龙级的胜出几乎是板上钉钉。日本政府负责人曾经透露,日本获胜的概率超过80%。然而,期望越高,失望也越大,此次意外落选实在出乎日本意料—日本大学危机管理学部教授胜谷秀通称,澳大利亚选择法国的决定,将日本政府从天堂抛下了地狱。

  内因才是关键
  日本败选消息一经传出,有关中国向澳大利亚施压,迫使其将绣球抛给法国的言论便甚嚣尘上—日美两国的主流媒体中不少报道称,新潜艇将搭载美国的战斗系统和鱼雷,采用苍龙级将使澳大利亚海军、日本海上自卫队以及美国海军的联合应对能力得到迅速提升。为了避免在海洋防卫战略上日美澳形成合力,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大打经济牌要求澳在潜艇问题上不与日本合作。
  这些报道援引了政府人士的猜测,并且提及中国曾在不同外交场合进行“干涉”—今年2月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访华期间,中国外长王毅曾表示,希望澳大利亚在同日本进行军事方面合作的时候,能够注意到历史背景,能够照顾到亚洲各国人民的民族感情。此次竞标结果公布前,澳大利亚现任总理特恩布尔曾访华与中国领导人亲密会谈,称中国市场对澳大利亚来说十分重要,一周后便宣布日本出局—这其中应有蹊跷。
  一些观察家甚至将特恩布尔的“老底”挖了出来—20多年前他在河北投资开矿,儿媳妇更是一名中国人,亲家曾在中国社科院工作—特恩布尔这些特殊的中国因缘,也对其军购决策起了作用。
  上述猜测和论断都欠缺直接证据,中澳之间幕后博弈以及特恩布尔身上的“中国因素”究竟起到的作用,很难得到证实和评估。不过,通过梳理日澳内政外交的基本事实,或许可以找到另外一种更显合理的解释。
  近两年,由于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滑,澳大利亚经济形势恶化。去年9月,前任总理阿博特被认为经济上没有足够的领导力而在执政党自由党内部政变中下台。曾经在党首选举中以一票之差而败北的特恩布尔,开始领导新一届澳大利亚政府。
  澳大利亚领导人的更迭,对日本而言是个噩梦的开始—对于新一代潜艇,阿博特重视性能,这正是日本优势所在。阿博特和安倍也构筑了良好的个人关系—据说两人在交谈中经常直呼其名;然而,特恩布尔上台之后,为获取选民支持,他更加看中此次潜艇建造在多大程度上可以为澳大利亚创造就业机会。
  此次竞标的胜者—法国造舰局(DCNS)很早就宣称,潜艇将在澳大利亚国内建造,为当地提供2900个岗位。DCNS选用在政商界拥有丰富人脉的澳大利亚人作为当地法人代表,并且展开了一系列游说活动。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原本期待澳大利亚直接购买潜艇的日本政府和军工企业,对技术转移持有谨慎态度。三菱重工也是在今年以来,才宣布将在澳大利亚国内建造。
  此外,由于日本政府主导了此次竞标,日本驻澳大利亚大使充当了此次交涉的窗口,这也造成了军工企业积极性不足,在当地法人成立和雇佣问题上应对缓慢。迄今为止,三菱重工和川崎重工唯一客户就是日本自卫队,在推动武器出口意愿上和官方存在差距。进一步而言,日本刚刚解禁武器出口,经验不足是此次失败的内因。

  日本并无损失?
  在这场延续一年多的角逐中,与德法两国相比,日本的政府主导色彩十分浓厚。包括首相安倍晋三和外务大臣岸田文雄在内的高官,多次亲自向澳大利亚兜售,日本驻澳大使草贺纯男也承担了在与澳交涉谈判中的窗口作用。
  日本以海上自卫队最先进的苍龙级潜艇为基础,做出了和澳方共同建造的提案。作为安倍内阁指定“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之后的第一单,日本凭借技术优势一直领跑。很多政府人士都认为,苍龙级中标是高概率的事情。故此次意外落选,对处心积虑推动武器出口的日本无疑是一次重大打击。
  但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罗里·梅得卡夫在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澳政府的最终决定只是出于商业原因,这个结果对于日本而言,战略上并没有损失什么—无论与哪国合作,澳大利亚拥有强大的潜艇都将抑制某国犯错误,而这符合日本的国家利益。
  2030年开始,12艘长时间续航、低噪音的新型潜艇将开始服役,澳大利亚海军在太平洋和印度洋海域的监视能力将获重大提升—这无疑将对推进近海防御与远海护卫结合、远海航行不断常态化的中国海军提出挑战。
  近年来随着南海问题不断升温,日本也积极为东南亚国家辩护,利用各种国际场合含沙射影地指责中国欲凭借武力改变现状。包括和中国存在海洋纠纷的当事国在内,东南亚主要国家也正积极推进潜艇和其他武器的现代化。
  考虑到日本海上自卫队的TC-90双引擎教练机已经租借给菲律宾,马来西亚和印尼等国与日本的武器转移谈判也在进展中,东南亚多国很有可能逐渐成为日本武器出口的舞台。虽然这次澳大利亚拒绝了日本潜艇,但中国未来的安全形势仍然不容乐观。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转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