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算总账的辛辣人物

特朗普所针对的乃是美国的积弊,杜特尔特所针对的乃是菲律宾作为美国新殖民地的积弊,他们都是在算总账,算总账的人当然不会太有礼貌,他们已揭开了体制用“礼貌”来欺负人的真面目。

作者:南方朔 台湾政论家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05-25

  近年来,美国的经济及政治评论中,常见到一个新词—“算总账”(Reckoning),它的主要意思是指,历任美国政府总是把举债当成收入在花费,甚至搞成印钞票救急的情况,论者遂认为,这种手段必难持久,最后一定会产生“算总账”的效应,例如政府债务极大化,税负及所得不公,经济停滞的弊病。“算总账”的意思是短期问题一直拖延,最后就会积弊日深,终于发作。
  最近美国大选的两党初选,共和党的特朗普势力鼎盛,主流势力和主流媒体,全都动员了起来,对他展开围剿。这种情形如果发生在从前,特朗普早就被打趴,早已出局,但今年情况已变,主流对他愈丑化,他却是愈打愈壮,现在他已笃定可获共和党提名。至于民主党方面,74岁的“国外人”桑德斯也打出反主流的左派旗号,大获民主党的青年选民支持,对久居官位的希拉里造成了极大威胁,民主党的非主流已将希拉里贴上“邪恶”的标识,这是希拉里的致命伤。
  特朗普和桑德斯都反对美国的穷兵黩武,都反对美国推动的全球化,他们对主流势力都没有好脸色,特朗普更是骂人的粗话不断,这是对主流势力公然的蔑视。特朗普是在以一种算总账的方式 ,煽起了人民的愤怒潮流,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事,但现在人民积怨已深,这种愤怒已成为可能。
  另外则是特朗普这类人,这次在菲律宾大选里也出了一个分身,他就是71岁的达沃市市长杜特尔特。杜特尔特的发言风格和特朗普如出一辙。他百无禁忌,发言火辣,主流势力听了实在受不了,但一般平民大众却欢声雷动。他是和特朗普相同,煽起了菲国人民的愤怒狂潮,当狂潮已现,菲律宾的主流势力要想把他的势头打下去,就已经晚了。
  菲律宾的人民究竟是在愤怒什么?我们就要从菲律宾的被殖民史来看待,菲律宾历经西班牙和美国的殖民。西班牙的殖民,是将菲律宾带到了“豪门庄园的体制”(Hacienda),到了美国殖民时代,就顺势将这些豪门转化为寡头垄断的美式资产阶级民主,一直到了今天。少数寡头世家既是商人财团,又是各地割据的政治势力,他们垄断了从总统到参众议会的权力,俨然成了美国的代理人,所以菲律宾的知识分子称之为美式的新殖民主义。由于它是豪门垄断,菲律宾政府的集体贪污也是亚洲之冠,菲律宾的军事外交更是受到美国的指挥,完全没有自主的选择。就以现任总统小阿基诺为例,阿基诺家族就是豪门之一,这个家族的阿基诺夫人之所以从马科斯手中夺回权力,靠的就是美国,小阿基诺之完全亲美当然不是例外。近年来菲律宾的亲美亲日反中,就是美国在操盘。
  但对杜特尔特这种民粹型的领袖而言,小阿基诺政府所造成的现况却不是他们所要的。他们最关心的是豪门贪腐,以及治安败坏,多数人民的贫穷,以及国家生存的处境,而不是美国的战略。所以总的来说,杜特尔特所表现的乃是对现状的全盘否定。当一个候选人对现状完全否定,他的行为和语言就不会那么有礼貌,粗鲁的谈话,到处乱骂,只有如此才能表达出他的愤怒,杜特尔特讲话的方式和特朗普完全相同,就是他们的心态一致,他们的离经叛道,更符合了那个更大的道。
  特朗普和杜特尔特都是与现状为敌的新型“革命家”。以前的人要求政治人物必须彬彬有礼,但在一个体制性积弊太深,必须算总账的时代,只有讲粗话讲脏话,才是唯一有效的方式。特朗普所针对的乃是美国的积弊,杜特尔特所针对的乃是菲律宾作为美国新殖民地的积弊,他们都是在算总账,算总账的人当然不会太有礼貌,他们已揭开了体制用“礼貌”来欺负人的真面目。
  由特朗普和杜特尔特这种人物的崛起,我们可说美国所主宰的秩序已到了算总账的时刻,美国已需深入检讨。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转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