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为何要给中国“巴菲特热”泼冷水?

将赚钱之术比作狩猎,有三大境界:一是猎股,即牟取股市差价,赚股民的钱。二是猎企,即与企业共成长,赚企业红利。三是猎国,首选是与国家共成长,赚国运红利,如巴菲特的“永远不要做空美国”。

作者:玄铁令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05-27

  深沪股市诞生的时间不过26年,无论是监管者还是机构投资人,都宣称将“价值投资”理论视为真经,试图让A股成为蓝筹为王的投资净土。但是,由监管现实和权谋文化派生出来的庄股盈利模式,却是监管野火烧不尽,政策暖风吹又生。
  于是,A股唯有“伪股神”不时闪现,在城头变幻大王旗,只留下股民遍地伤痛,所谓价值投资几乎成为笑谈。
  5月初,美国股神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公司召开第25届股东大会,这是全球股民一年一度的“欢乐嘉年华”。中国的投资界、企业界的“大佬”、媒体人士依然如期赴会“朝圣”,希望寻找价值投资的“真经”。
  但铁的事实告诉我们,对多数中国散户来说,学习巴菲特的长期投资,或只是丰满的理想。因为,A股不具备产生“中国巴菲特”土壤。相反,践行索罗斯的投机为王的哲学,或许更能应对A股骨感的现实。

   A股缺乏复利的土壤
  在大盘2800点关口的当下,回望6124点的2007年,中国股市别说出“股神”,就连回本都是痴人说梦。散户们一边关灯吃面,一边仰望巴菲特所在的美股星空,那是“诗与远方”。
  巴菲特神话的精髓在于它的复利效应。归纳其复利效应,最重要的是三个变量:一是时间的长度。复利就是时间加速器下的“利滚利”。1962年,巴菲特第一笔买入伯克希尔股票时,支付的股价是每股7美元,以本周三的收盘价21.4468万美元计算,累计获利逾3万倍。
  二是市场的广度和深度。打个比方,要达到“滚雪球效应”,最重要是发现湿雪和长长的山坡,这指的就是金融市场的广度和深度。在全球,只有美国的资本市场才有这个条件,才能孕育真正的超级综合投资巨舰。截至5月11日,伯克希尔股票市值为1835亿美元,超过捷克的GDP。按IMF的统计,捷克去年GDP总量为1818亿美元,排名全球第52位。
  三是企业的张力,即多元化经营和规模扩张度。一个神奇的数据是:2015年,伯克希尔总部人数只有24个人,但在全球却有36.1270万名雇员。
  那么,巴菲特的复利神话,为何难现A股市场?显然,这并不是个难回答的问题。首先,沪综指并非中国经济和居民财富的晴雨表,只是企业圈钱器和股民绞肉机。
  去年,伯尔希克公司每股净资产增长6.4%,在过去的51年时间里,其每股净资产从19美元增加至15.5501万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9.2%,远超标普500指数约9.9%的增速。净资产的增长,这才是实打实的财富效应,而不是像A股这样,大家不关心一只股票背后的实际净资产,而只能专注于赚取股票涨跌的投机利得。
  A股最大的矛盾,很多人说是蓝筹低估和绩差股高估(估值高低本身就没有定论),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A股最大的矛盾,是一级市场的暴利和二级市场大亏的失衡,这个机制的本质是用二级市场散户的钱,来支付给一级市场的“大佬”。
  1999年底,沪市总市值和流通市值分别为1.458万亿元和0.4249万亿元,对应的是沪综指1366点。至今年5月11日,沪市总市值和流通市值分别为24万亿元和20.9万亿元,对应的沪综指为2837点。可以看出,期间指数涨了1.07倍,流通市值却大增49倍,这意味着接盘的散户源源不断,阵容可观。
  其次,A股波动性太大,这背后是“散户市”和“政策市”轮流兴风作浪,这使得长期的价值投资者根本难以生存。沪综指牛短熊长,过去26年里有12年录得亏损,其中有8年跌幅逾一成。标普500指数则是熊短牛长,自1985年以来,只有7年下跌,其中仅有4年跌幅逾一成。
  其三、蓝筹股中牛股稀缺,且多数是强周期股票。相信巴菲特即便亲至A股,亦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根本就找不到足够的股票。在上证50指数股中,消费股仅有茅台和伊利,医药股仅有康美药业。2007年上市的中石油和人寿,目前股价仍低于上市首日开盘价,蓝筹变成“烂筹”。

  效颦“股神”沦为笑谈者众
  国乱思良将,股灾盼财神。当下,全球经济都处于三期叠加期,无论是金融市场还是经济前景,均在乱局之中和变局前夜。
  在这种情境之下,86岁的巴菲特和92岁的芒格开门传经,无疑是股海现明灯。所谓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人人都想成为巴菲特,这不光中国才有,全世界都一样。巴菲特却强调,模仿别的投资者可不是什么好策略,不如买进伯克希尔股票。诚然,巴菲特从不建议巴粉们照葫芦画瓢。但只要股市在,凡夫俗子的股神梦就不灭,哪怕淮橘为枳在所难免。
  金融市场最打脸的事,莫过于“下一个巴菲特”的不断出现,又不断凋零。经典的事例是,加拿大仿制药商Valeant今年股价崩盘,从约900亿美元的市值,至今缩水了九成。曾有分析师怂恿巴菲特买进Valeant,但遭拒绝,原因是其商业模式有严重硬伤。
  可笑的是,Valeant曾被誉为“下一个伯克希尔”,盈利模式是疯狂收购药企,再激进提价,牟取暴利。有人批评Valeant没有及时收手。但你必须知道,这家公司的管理层一旦自诩股神再世,就易成“股神经”,哪能轻易离开赌局?
  回溯股神历史,中文“股神”一词,最早的出现,或在1992年上映的香港财经电视剧《大时代》。剧中“股神”叶开最终患上神经病,偏偏还传授《股票必胜法》,真经却是“及早离去”四个字。日本“股神”是川银藏(1897年~1992年9月)死前同样身负巨债。他在自传中告诫世人:“靠股票致富是件几近不可能的事。”
  缘何亚洲股市多悲情英雄?这或许与亚洲经济增长模式有关,这个地区的经济多数是负债推动的赶超型增长模式,而非创新主导型的模式。一旦进入经济转型期,这类经济体在实体经济去产能,金融市场去杠杆两方面将变得犹豫不决,执政者和企业精英频用“拖字决”,难以像美国那样“斩立决”。结构调整缓慢,因此股市“长熊”。长熊之中,这些市场的“盗版股神”必然束手无策。
  在中国,这种情况更加严重。更易让中国“股神”坠落的,是A股市场权力资本化和“翻船随时化”的现状。如一、二级市场存在估值鸿沟,并购重组的制度红利巨大,这些都是权力资本化的结果。
  在权力资本化的市场,“翻船”同样会变得不可预测。曾经标榜为“中国巴菲特”的德隆系,一度掌控资产逾1200亿,却演变成“中国第一庄”,最终掌门人唐万新入狱。中国新晋“股神”徐翔,因涉嫌操纵股价等罪被捕,令那顶连续数年“私募冠军”的光环,变得可笑。

  “国家队”缘何难成巴菲特
  2008年9月,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巴菲特以救市身份,低价购入高盛等公司股权,大发“国难财”。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去年7月救市的A股“国家队”,却未能如巴菲特般救市赚钱。
  究其根源,一是经济大势不帮忙,“赌国运红利”暂受挫。二是政策市和散户市的双重弊端,让国家队“大象”难出泥潭。现在,“国家队”早已阵形变乱,有的已经开始波段操作赚差价,有的建仓绩差股赌重组,索罗斯式投机为王的“国家队版”隐隐出现。
  对于“国家队”而言,到了动则赚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的股神之境,已是航母出水,关键得有大海来承载。那么A股是否是这样的大海?答案,显然是明显的。
  如果将赚钱之术比作狩猎,有三大境界:一是猎股,即牟取股市差价,赚股民的钱。二是猎企,即与企业共成长,赚企业红利。
  三是猎国,首选是与国家共成长,赚国运红利,如巴菲特的“永远不要做空美国”。相反,亦可狙击一国财富,牟取短期暴利。如索罗斯1992年做空英镑,在一个月内赚取15亿美元。
  到了富可敌国之境,股神级别的对手已不再是散户,而是经济大势甚至国运。试问,如果道指自2009年后不是涨势如虹,而是重蹈1998年后日经指数的走势(1998年最高1.7352万点,2008年最低6994点),与道指契合度极高的伯克希尔股价怎能有今日之辉煌?

  蹊径难辟,股神尚能饭否
  巴菲特也是一个“矛盾体“,一些他向世人推荐的价值投资理念,往往在伯克希尔行不通。那么,他价值投资的哲学到底是什么?当下股价214468万美元的伯克希尔,可以说是人类金融史上不可复制的孤品,它有三大被人忽视的“特色”。
  特色之一:不分红不拆股。当巴菲特收购一家企业之时,好的管理层+高股息率是必要条件。可是,伯克希尔仅在1967年有过一次分红,每股现金分红仅10美分。不分红意味着不缴税,这也是长期投资的红利。至于A股火爆的“高送转”题材,伯克希尔从未用过。因为“蛋糕从来不会因切开,而变得更多”。
  特色之二:与企业联姻。华尔街股谚是“永远不要和股票结婚”。巴菲特则信奉“一旦买进长期持有”。正因“离婚”不易,巴菲特入股标准极高,且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巴菲特品牌效应极高,旗下企业协同能力强,与巴菲特联姻等于企业估值和盈利的双重提升。像比亚迪电动大巴进入北美市场,怎能说与巴菲特入股的光环效应无关?
即便选股门槛高这道“护城河”失守,买了绩差公司,巴菲特同样很少言败,他会临危受命,由投资者变身管理者,通过改善治理获得溢价。美国投行所罗门曾因非法交易国库券差点破产,结果巴菲特亲任CEO,挽狂澜于既倒,最终在近十年的时间里,对所罗门的7亿美元投资,换来近2.5倍的回报。
  特色之三:反对多元化投资。巴菲特认为,“多元化只是起到保护无知的作用。”从福布斯2016年全球富豪榜来看,排名前50倍的富豪中,只有科氏工业的科赫兄弟和香港李嘉诚的财富来源于“多元化经营”。专注经营一家公司,让其更业绩卓越和基业常青,其实就是集中持有大牛股。任正非的华为虽不上市,员工一样创大富。
独辟蹊径让伯克希尔逆生长活力四射。可现在巴菲特管理规模过大,股神奇迹能否续写?
  批评者认为,巴菲特死守华盛顿邮报,漠视成长股谷歌,投资理念僵化。二者盈利都是靠广告赚钱,股价表现却有云泥之别。
  更尖锐的声音是,巴菲特放着微软的投资机会不顾(比尔·盖茨是伯克希尔的独董),却因贪图便宜股,从2011年开始而大笔重仓IBM(截至去年年底,伯克希尔持有IBM的8.59%股份)。从2013年至2015年,微软年度涨幅分别是40.06%、24.16%和19.44%,IBM则分别下跌2.08%、14.46和14.22%。
  不过,当市场猜测巴菲特尚能饭否之时,伯克希尔股价会马上还市场一个耳光。今年以来,伯克希尔股价上涨8.43%,同期标普指数仅上涨1%。
  在本次股东大会上,“活到100岁”成了巴菲特的口头禅。如果梦想成功,巴菲特在100岁仍跳着舞步上班,他的复利效应又将有惊人变化。即使以2015年的伯克希尔每股账面价值的增速6.4%为年复合收益,到他100岁之前14年的光景足以让其净值翻番。这画面实在太美,连巴粉们都不敢看。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转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