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比击破“贫油论”更重要的

路子对了,力度够了,我们未尝不会获得一个截然不同的能源世界,中国未尝不会在这一进程中重新占领全球民族国家竞争的先机。

作者:孔志国 华北电力大学北京能源发展研究基地研究员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05-28

  关于绿色能源的未来,现在可能是人类最具争议性的话题之一。目前看,人们有各种各样的理由说这些都是空想,例如,电动汽车的安全性、经济性、便利性,一时还难以与燃油车相提并论;光伏、风能等非化石能源的发展,经常要以较大的环境代价为前提;能源作为一个系统,本身意味着现今完全分隔的、不同门类能源的整合与重塑,全球各大能源企业的江湖地位,从侧面反映了此事的难度。
  但是,艰难并不意味着不可能,原因在于,中国曾经,把“无”做成了“现实”。
  1953年的中国,在很多世界油气专家眼里,如果不是一个“无油国”,至少称得上一个“贫油国”。此前对中国石油储藏状况进行过实地勘探的美国专家、日本专家,都断定中国根本没有大规模油藏的存在,新中国的主要油源只有玉门油田一处,且产量不过60万吨多一点。在石油消费量不到150万吨的情况下,石油对外依存度便接近60%。
  “没有石油,飞机、坦克、大炮不如一根打狗棍”。抗美援朝过程中,中国军队如果不是因为石油的“掣肘”,表现可能会更漂亮。所以,这一年,总司令朱德在与时任燃料工业部石油管理总局局长康世恩谈话时,开门见山:“现代战争打的就是钢铁和石油,有了这两样,打起仗来就有了物资保障……我要求产一吨钢铁,就产一吨石油,一点不能少……这是给你的命令。”
  同一年,毛泽东和著名地质学家、时任地质部长李四光之间,也有一次对话。他所看重的,还包括了石油对中国发展的助推作用,“要进行建设,石油是不可缺少的,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没有石油都转不动。”1953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国民经济恢复最好的一年,GDP增长率超过了30%,经济的前景,充满了各种向好的可能性。缺了石油,前进的乐章随时可能戛然而止。毛的评点,和朱的要求一样,都发自肺腑。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各方协力,拿出了一个让世界“大吃一惊”的答案。
  首先,李四光做出了与众不同的论定,认为不管“海相”或“陆相”,只要地质条件适宜,便可以形成丰富石油,中国东部新华夏系沉降带中应该蕴藏着丰富的石油资源。他提出,可以依照先找油区再找油田的次序,率先进行“华北平原和松辽平原摸底工作”。
  经过几年深入调研,1958年,中央决定根据李四光的研究建议,将“石油勘探重点东移”。康世恩则在连续辗转于甘肃、新疆、青海、四川、贵州、广西、广东等地找油、采油后,带领几万人的队伍赶赴“松辽”,“见证奇迹的时刻”不久便真正到来。1959年9月26日,彼时的黑龙江省安达县大同镇附近,一座名为“松基三井”的油井喷射出工业油流,宣告了大庆油田这一世界级特大油田的发现。
  关于大庆油田,后来人有很多表述,比方,“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干劲;铁人王进喜的先进事迹;无先进电子计算设备可用,工人们仍然“不分昼夜,准确齐全地从地下取出了各种资料的几十万个数据,取出了几十里长的岩心,测出了几万里长的各种地层曲线”的壮举。丹尼尔·耶金的学术著作《能源重塑世界》,对“铁人”王进喜“人拉肩扛”搬运、安装钻机,“盆端桶提”几十吨水开钻打井,不顾腿伤身体搅拌泥浆、力压井喷的细节,都不惜浓墨重彩。
  但是,这些描写,多少有些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和避重就轻的偏颇。大庆油田的意义,不止于中国摘掉“贫油”帽子、击破“贫油论”本身,更不止于无数感人的英雄故事,而在于把“无”变成了现实,再次演绎了能源史和科技史往复不已的剧情:只要足够努力,足够自信,没有不可能。
  煤炭、蒸汽机之于英国,石油、汽车、飞机、轮船之于美国,爱迪生、特斯拉、乔治·威斯汀豪斯、塞缪尔·英萨尔之于电力,以至现在人们有关探寻永续清洁能源、绿色智慧生活的努力,均是戏路相仿、情景不同的版本。
  从这个角度,对于未来,无论是世界的未来还是中国的未来,悲观的态度都显得杞人忧天。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可能不可能,而在于怎么做,拿出多大的决心来做。路子对了,力度够了,我们未尝不会获得一个截然不同的能源世界,中国未尝不会在这一进程中重新占领全球民族国家竞争的先机。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转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