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两场枪击与两个国家的岔道口

美国奥兰多枪击案的死伤人数过百,尽管早已被“伊斯兰国”认领,影响却要复杂得多。

作者: 谢奕秋 常务副主编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07-08

  4天内相继在美、英发生的惊世枪击案,分别距美国大选近5个月和英国脱欧公投一周时间,可以说,对两国今后的发展道路选择,都别具影响。
  虽然英国枪击案的受害者仅一人,但她是1/4个世纪以来英国首名遇害的现任议员(工党新科国会议员,“为了叙利亚”议员联盟负责人),且遇害前一天还在泰晤士河上开一艘小船,反击当天英国独立党党首的河上“脱欧”宣传,所以极右翼白人枪手制造的这次血案,其反作用力拉抬“留欧”支持率多达9个百分点,令后者一举摆脱新近的民调颓势。
  美国奥兰多枪击案的死伤人数过百,尽管早已被“伊斯兰国”认领,影响却要复杂得多。
  从事后调查看,阿富汗裔枪手马丁的主要动机并不是报复他常光顾的这家同性恋夜总会。曾与他一起勘察地形的妻子努尔交代说,马丁计划袭击的除了“脉搏”夜总会,还有备选的迪士尼乐园。而马丁平日去的清真寺,曾出过一个著名的恐怖分子,他以车弹炸死了30名叙政府军士兵,并录下半小时的暴恐宣传视频。马丁和他熟识,也看过美籍恐怖大师奥拉基的录像,并因此受过FBI调查。
  本来,这事对民主党当局大不利。特朗普第一时间把矛头指向恐怖袭击和奥巴马政府,但却用力过猛,在隔日演讲中不跟共和党高层商量就重提“禁止穆斯林入境”主张,而希拉里除了重提控枪,还针对性地提出将可疑人员列入禁枪名单。这样,特朗普相对于希拉里的民调差距并未明显缩小,目前平均民调仍落后5~6个百分点。
  可以说,奥兰多屠杀尚未如一些观察人士所预期的,成为特朗普的“神助攻”,或美国大选的分水岭。
  特朗普近几周的民调低迷有多重因素,首先是希拉里终于摆脱桑德斯的纠缠,赢得民主党的提名资格和奥巴马的正式背书;其次是特朗普在大学欺诈案上肆意攻击墨西哥裔联邦法官触犯众怒,令共和党高层担心控制不住他;再次,也跟他的竞选资金池趋于枯竭有关。
  大选的烧钱规模跟初选不是一个数量级的。由于基本上自费参选,特朗普的竞选队伍不到100人,而希拉里的却有七八百人之多。6月上半月,特朗普几乎没在摇摆州花钱打广告,而希拉里光在俄亥俄、佛罗里达两州的广告开销就超过1000万美元。特朗普跟金主们不对付,赌场大亨谢尔登倒是承诺赞助他,但要求他先建一个超级PAC,好走捐款程序。其他共和党大金主,都还在观望中。
  在美国执政当局操弄下,控枪议题还在发酵。美国一年约3万人死于枪击,但相对于美国近3亿支枪、每年新购上百亿发子弹来说,并不算太离谱;这3万人中,一半是自杀,不少是意外,真正的谋杀致死也就一万多人,远少于交通事故死亡人数。
  不过,控枪的确有助于降低犯罪率。这倒不是说让凶嫌找不到作案工具,而是在他们违反持枪法律(如无许可证者不得随身携枪)时,就先把他们关进大牢,归根到底还是“控人”。澳大利亚通过收缴民间枪支,更准确地识别潜在的凶徒,从而降低犯罪率,也是同样的道理。
  英国过去一直允许公民持枪,但从1997年开始禁止私人拥有手枪,后来半自动步枪和滑竿式步枪也被禁,霰弹猎枪则必须强制注册。这次凶徒对女议员使用的老式手枪,应该是违禁品;枪击后凶徒似乎不解恨,又补了几刀,这加剧了公众的义愤。本来,奥兰多屠杀还让反对接纳中东移民的“脱欧”派得势,但这个口喊“英国优先”的凶徒却让“脱欧”派自觉被打脸。
  3年前,保守党首相卡梅伦为了对付英国独立党而祭出“脱欧公投”法器,却在今年遭本党出身的伦敦前市长约翰逊反水,若非在野党议员以命相救,会败得更惨。1年前,美国共和党接纳反奥巴马起劲的特朗普参加初选,却在今年差点被其弄翻共和党大船,不得不联手民主党口诛笔伐,牵制高唱“美国优先”的特朗普。
  两场枪击后显影的右翼排外戾气,似乎让两个国家在各自的岔道口更加优愤、踌躇。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转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