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宁“三阶段论”里的中国普惠金融探索

作者:文∣李煜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07-18

  “普惠金融是和谐社会的催化剂,一定程度上是金融承担社会责任的一种体现。”6月份在上海举办的陆家嘴论坛上,中国银监会副主席郭利根如是说。
  没有任何含糊,一句话给普惠金融的社会价值以高度肯定,让那些筚路蓝缕的探索者感慨系之。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号召下,社会的基层创造热情已被充分调动,而金融支持是让襁褓时代的新商业模式持续发育的保障。因其“天使”属性,普惠金融也被称为“有温度的金融”。
  正因如此,国家工信部在7月7日发布《关于印发促进中小企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的通知》中,强调加强融资保障,大力发展中小金融机构及普惠金融。
  在成立10周年之际,宜信创始人、CEO唐宁在公开场合发表了中国普惠金融实践的“三阶段论”:首先是信用获取、信用建立、小额资金的获取,其次是多样化的服务,最后是能力建设。
  唐宁的论述,一如既往地带着理想主义色彩。
  传统金融涉及的,主要是从重视自身服务能力的角度出发,强调“第二阶段”,即提供多样化的服务,而第一阶段的信用环境的铺垫,第三阶段对服务对象进一步发展的能力建设的帮助,都带有公共服务的属性。
  而在宜信的10年实践中,这三个阶段其实是同时启动,交互并行的。借助互联网强大的信息渗透能力,可以不断降低普惠金融业务的边际成本;而依靠大数据对信息碎片的拼合、分析、研判的可靠性不断提高,普惠金融的信用评价体系实现了对传统评价方法挣脱和超越;P2P商业模式的出现和应用,可以把社会上数量巨大的小规模闲置资金整合起来,点对点地和同样数量巨大的小规模资金需求者匹配起来。
  也就是说,今天终于有条件可以在平等的商业契约基础上,放心地把钱借给过去被传统金融所遗弃的人们,帮助他们改变生活。
  唐宁和他的宜信普惠,通过10年把这种普通人对普通人的债权债务关系,以一种可靠的商业模式牢固地建立了起来。之所以说“牢固”,是因为10年的探索既是一种实验,同时这一时间跨度也已长得足以作为一种验证,验证了它的可持续性。
  无论是印度最早进行穷人银行尝试的尤努斯教授,还是新中国最早进行农村小额贷款试点的茅于轼教授,在动机上,他们的主动探索,都灌注着知识分子的社会理想。作为新时代下的行动者之一的唐宁和宜信,一样继续着这一“天下忧乐”的情结。
  这一情结在普通社会个体的精神世界里,一直存在,从未断绝。企业家成功之后,造福社会,或建桥修路,或扶贫助困,或进行产业带动的例子,不胜枚举。只不过,这种自发行为对个人而言门槛太高,不具有可普及性,你可能有帮助一个人的能力和意愿,但在传统做法下却不具备行动的“资质”。
  宜信普惠作为一个连接借贷双方的平台,既让需要小额资金的人获得了借到钱的“资质”,也让有小有余钱的人获得了造福他人的“资质”。
来看一个故事。
  在青海省的一个村子,马大姐家生活贫困,家里的房子狭小而破败,每天的收入应付柴米油盐都要精打细算才能维持。因为没有能力给自己的孩子更好的物质条件,马大姐心中常常充满愧疚。
  马大姐是一个聪明的农村妇女,她有超越一般人的胆识和生意头脑,知道自己的家庭想要获得更好的生活,其实很容易。
  每年9月,羊价就很低,一些已经怀孕的母羊会被低价卖掉,而每年6月,羊价又很高,养大的羊羔可以卖个好价钱。所以,如果可以在9月买一头怀孕的母羊,第二年6月把长大的羊羔卖掉,经济状况马上就会改善。
  由于资金问题,马大姐的家庭经济发展计划迟迟无法启动,直到她遇上了青海大通县LPAC小额信贷扶贫项目。不需要四处求爷爷告奶奶,资金的难题在山里田间就给解决了。
  羊生羊,钱生钱,马大姐4年就给家里盖起了新房子。
  “如果一个地方有更多的金融活动,就会带动更多的生产活动,让人完成以前没有想过、没有做过的事情,其结果是市场做大了,利益相关者的收入增多了。”著名财经媒体人秦朔说。
  事实与专家的分析一致,马大姐除了盖房子,还用挣到的钱开了一间馍馍店,她丈夫祖传的做馍馍的绝技,也得以在市场上兑现经济价值。
  开馍馍店,进入了城镇环境下的商业活动,马大姐需要适应新的规则。以前卖羊,一手交钱一手交羊,而如果要和学校、茶园这样的大客户做馍馍生意,则必须同意对方一月一结的习惯,这样马大姐就面临资金周转困难。她很自然地求助于宜信,因为前面信用记录很好,她的授信额度已经从2000元增长到10000元。
  几千、一万,马大姐就是在这样的点滴扶助下,从赤贫走到小康。
  这是一个真实的事例,马大姐全名马海车。她借款的青海大通县LPAC小额信贷扶贫项目是宜信宜农贷的合作伙伴,而在宜信,这样的事例俯拾皆是,宜信人的相当大一部分成就感来自于他们的工作可以让一些处于困境中的人进入他们所希冀的某种程度上的物质自由状态。
  “普惠”的意义,主要体现在马大姐的阶层地位上,人们可以扪心自问的是,如果马大姐为了养羊来向你借钱,你会不会借给她?一方面你不了解她,你对她的个人信用度心中没数,另一方面你不清楚养羊的回报与风险,你无法衡量马大姐的还款能力。
  宜信就这样站在中间,你信任宜信,宜信信任马大姐,当然,这种信任关系的建立不是盲目的,而是基于精准的数据分析以及成熟的风控模式,P2P所建立的时空对接,让每一笔贷款都在对应着中国某处的一位看不见的“爱心出借人”,宜信的功能在于,它可以确保这种对接是负责任的。
  因为除了线上的业务开拓、技术运算和风险管控,宜信普惠一样强调线下工作的扎实和贴近。今天的宜信普惠,是中国规模最大、客群覆盖最广、产品线最丰富、风控水平最高的普惠金融机构之一。在一封内部公开信里,唐宁分享了做到这一步的至关重要的经验:“把手弄脏、弯下腰来做小微、趴在地上做小微。”比如,骑着自行车到村里找客户,到客户家数数有几头猪几只鸡,以确定授信额度,这种工作状态,几乎颠覆了人们对金融“金领”的传统想象。
  唐宁的中国普惠金融“三阶段论”,正是基于对传统金融业运行方式的突破性认知。他知道,对于机会公平的呼唤之声在社会上从不缺乏,缺的是实践。
  唐宁说,“普惠金融解决的问题是过去有一半以上未被传统金融体系服务所充分覆盖的几千万小微企业,几亿工薪阶层,几亿农户获取金融服务以及能力建设的问题。”如果轻视乃至忽略这些金融弱势群体,认为他们“不行”,从而拒绝他们的借钱需求,那么他们很可能就真的“不行”,因为传统金融天生的歧视性掐灭了他们本可以抓住的机会。
  这意味着,在中国要做普惠金融,就必须同时进行服务对象的信用建设。这条路太崎岖,所以人迹罕至,宜信普惠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形单影只。
  这种从空白起步的系统性工作,繁难艰巨,它甚至违背资本主义精神的代表富兰克林所告诫的“时间就是金钱”的信条。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说,把普惠金融理解为照顾、优惠甚至白给是错误的,他提醒,普惠金融必须立足机会平等和商业可持续的原则。
  宜信对此有清醒认识,回顾做普惠金融的初衷时,宜信首席战略官陈欢说,当时就是想是不是可以通过一些商业性的可持续的手段,去做一些对社会更有意义的事情。
  宜信以人为本的企业文化让宜信普惠的充满人文主义色彩的实践之路可以继续走下去,在此过程中,通过不断的创新与实践,从而使得更多有金融服务需求的人得到服务,就是兑现“初心”的方式。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