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拉斯的最后时刻?

美国托拉斯企业在其国内的失意,不等于托拉斯的失败,更不等于托拉斯的终结。

作者:孔志国 华北电力大学北京能源发展研究基地研究员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07-23

  1904年到1921年,美国前后三任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威廉·霍华德·塔夫脱、伍德罗·威尔逊,任内分别提起44起、90起、80起托斯拉分拆案。
  这18年,被视为世界反垄断的黄金岁月,也是几乎其他所有国家构建反垄断机制时必须参照、借鉴的一段历史,约翰·皮尔庞特·摩根的北方证券公司、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公司、詹姆斯·布加南·杜克的美国烟草公司等著名托拉斯企业,都在此期间被成功分拆。
  标准石油公司分拆案尤值一提。
  托拉斯是标准石油的创始人约翰·D·洛克菲勒的发明。1882年1月2日,洛克菲勒和他的合伙人签署了一份“标准石油公司托拉斯协定”,要求旗下数十家公司的股东,将其所拥有的公司股票换购新成立的托拉斯股票,分红权益不变,但为了保证公司法律、财务、投资并购、业务优化方面决策的高效,所持股份附着的议事、表决权必须交由标准石油的9位核心领导成员即所谓信托人行使。
  一家股权相对分散、行动却高度一致的垄断油气企业应运而生,几乎没多长时间,标准石油公司便控制了美国90%的石油炼制、运输以及25%的油源。洛氏“管理圣经”一时风行美国,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90%的经济被洛克菲勒和他的托拉斯同伴们紧攥在手心里。
  正因为这样,标准石油公司的分拆便具有非同一般的标志性意义。1911年,当鏖战5年方见分晓的“标准石油公司案”终审判决宣布,标准石油公司被分解成新泽西标准石油、纽约标准石油、加利福尼亚标准石油等33个独立公司,且相关事宜必须在6个月内办结的消息传开,美国反垄断阵营的欢欣雀跃程度可想而知。在他们看来,这不仅是正义对“反动势力”的胜利,公众对“托拉斯鼻祖”的胜利,更是政治权力对大企业权力的胜利。美国第26任总统西奥多·罗斯福一语中的:“我相信那些阻止和损害竞争的垄断与不仁不义的歧视,以及托拉斯机构中有害于跨州贸易的其它弊端,都能够通过国会调节商业的权力加以制止。”
  然而,美国托拉斯企业在其国内的失意,不等于托拉斯的失败,更不等于托拉斯的终结。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美国商业的托拉斯被套上了笼子后,政府却把托拉斯智慧引入能源治理的过程。得克萨斯州铁路委员会成为美国主要油商的“隐形托拉斯”,经由油价控制、产量平衡、政策协调来维护油商们的利益。包括得州在内的各产油州也团结在一起,成立了州际石油契约委员会,来统一对政界和市场发声。
  为了获得国际石油市场的优势地位,美国政府甚至不惜“自毁长城”, “变脸”支持美国油企的“托拉斯回潮”。从标准石油公司分离出来的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和纽约标准石油公司,20世纪20年代便已分别完成对卡特石油公司、汉伯尔石油公司以及真空石油公司、马格诺利亚勘探公司的兼并,顺利成为上下游一体化的“小标准石油公司”。而且,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的体量、收入、资源拥有量,没几年便稳稳超过原来的“母公司”。
  不仅如此,美国政府更鼓励这些企业“走出国门”。以上两家公司加上兄弟公司加利福尼亚标准石油公司以及得克萨斯公司、海湾石油公司,和英国石油公司、壳牌公司,结为石油史上著名的“七姐妹”, 1930年代初到1970年代初,是左右世界石油市场风云变幻的绝对权力。
  只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某种意义上,1960年9月欧佩克的成立 ,可以被视作石油资源国的一次“托拉斯式大反击”。随后十年间,伊拉克、沙特阿拉伯、伊朗、科威特、委内瑞拉等石油资源国,借助该“类托拉斯”通道,对“七姐妹”设置于本国的平台公司步步蚕食,先亦步亦趋要求由“三七开”,而“五五开”,而“55%:45%”的利益分成;及至后来,更完成了对这些平台公司的控股,甚至是赤裸裸的国有化。
  此番角逐的结果是,“七姐妹”的影响力江河日下。有的成员甚而惨遭同行合并,江湖传奇黯然曲终。1973年的“石油禁运”,标志着世界石油市场的出牌权已经转移至欧佩克。而到了2006年,哪怕合并、兼并仍在出现,哪怕相关大国还试图为本国公司推波助澜,但是,从资源储备量的角度,世界前十大石油公司、十大油气公司, “石油七姐妹”成员或接续者,均无一上榜。
  现在,又似乎到了欧佩克“英雄气短”的时候。前不久的第169届欧佩克石油大会,对油价下跌的大趋势显得无计可施,针对石油市场未来、产油国经济转型等话题没有产生任何有效成果。我们难道正处于托拉斯在石油领域的最后时刻吗?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