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爆炸背后的车臣势力

一直到2013年,“独臂”沙提叶夫和阿布·奥马尔都是西方支持的车臣反俄“自由战士”。他们是怎么在短短几年中,就成为祸害世界的“伊斯兰国”骨干的呢?

作者:查科嘉 旅美IT咨询人士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07-23

  在土耳其政府宣布6月28日袭击伊斯坦布尔机场的3名人肉炸弹分别来自俄罗斯(车臣)、乌兹别克斯坦与吉尔吉斯斯坦之后,土耳其警方向美国NBC新闻台透露,策划伊斯坦布尔机场袭击的主谋是臭名昭著的“伊斯兰国”的车臣头目艾哈迈德·沙提叶夫(Akhmed Chatayev)。
  沙提叶夫的背景非同一般。他长期以来是俄罗斯名列榜首的通缉对象,但却被当作受迫害人士受到西方政府的各种保护。

  从“自由战士”到欧盟“难民”
  沙提叶夫在1990年代末的第二次车臣战争中,一度被西方媒体当作反抗俄罗斯强权的“自由战士”。在战争中,沙提叶夫被俄军俘获。一说他在战争中失去一条手臂。他自称是俄军用刑所致,后以此在欧洲申请政治避难。
  2001年,“独臂”沙提叶夫得以离开俄罗斯,像许多车臣“自由战士”一样南下阿塞拜疆。阿塞拜疆和格鲁吉亚都是北约与美国用于支援车臣战争的主要前线阵地。据称,沙提叶夫的顶头上司正是所谓的“高加索酋长国”头目、车臣人多卡·乌马罗夫。
  2003年沙提叶夫辗转来到奥地利并获得政治避难。此后俄罗斯屡次要求欧盟引渡沙提叶夫,理由是他在招募“圣战者”,并以资金支持俄罗斯境内的北高加索反叛,但俄方的要求都被欧盟以保护人权理由否决。
  2008年“独臂”沙提叶夫再次登上新闻。他在瑞典因为走私自动冲锋枪、两把手枪和弹药还有消音器被捕,并坐了16个月牢房。他和两名车臣人从德国坐船到瑞典后被捕。他声称他们正前往挪威钓鱼,并不知道备用轮胎中藏有武器。
  2009年“独臂”沙提叶夫在乌克兰被捕,(革命前的)乌克兰政府准备将沙提叶夫交给俄罗斯。但欧洲人权法院提醒乌克兰,沙提叶夫在奥地利具有“难民”身份。
  “独臂”沙提叶夫没有回维也纳享受小资生活,而因企图携带武器偷渡土耳其,于2011年在保加利亚再次被捕。保加利亚准备将他遣返俄罗斯。但沙提叶夫再次上诉,并以欧盟“难民”身份脱身。
  然后,沙提叶夫来到高加索山南脉的格鲁吉亚。

  格鲁吉亚的车臣武装训练计划
  位于高加索山南脉的格鲁吉亚,在苏联瓦解后宣布独立,但格鲁吉亚境内的少数民族,也分别在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地区宣布脱离格鲁吉亚独立。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都得到高加索山北面的俄罗斯支持。
  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格鲁吉亚认为“收复失地”机会已到,在北约暗中支持下发动了南奥塞梯战争。但当格鲁吉亚军队进入南奥塞梯地境不久,俄罗斯军队穿过高加索山隧道大举南下,击败了格鲁吉亚军队。
  格鲁吉亚对俄罗斯支持其地方分离主义分子自然极端不满。格鲁吉亚北面就是车臣。格鲁吉亚决定以牙还牙,赫然支持车臣武装分子反对俄罗斯。
  “独臂”沙提叶夫正是在此背景下,来到格鲁吉亚。格鲁吉亚前内务部副部长Giorgi Lortkipanidze雇佣他帮助联系和训练车臣武装分子。伊斯坦布尔机场袭击发生后,Lortkipanidze接受美媒《每日野兽》独家采访,这位前副部长声称他雇佣沙提叶夫是作为线人监控境内车臣武装分子。但副部长没有提到的是,2012年因为车臣武装分子与格鲁吉亚军队发生冲突,调查报道曝光了格鲁吉亚的车臣武装训练计划。
  大约120名车臣人从欧洲和北高加索抵达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接受训练,历时近一年。车臣武装分子急于北上投入反俄战斗,要求被送往格俄边境。但在格俄边境的Lopota峡谷,车臣人被阻止越境,并被要求交出武器。车臣人拒绝了。沙提叶夫被派往调停。但谈判失败,车臣武装分子与格鲁吉亚军队交火。战斗中,沙提叶夫腿部中弹。
  沙提叶夫一腿被截肢,从此成为“独臂独腿”沙提叶夫。因被控非法拥有两颗手雷,沙提叶夫再次入狱。俄罗斯再次要求引渡。但沙提叶夫神秘地在数月内被格鲁吉亚释放。9名幸存的车臣武装分子,与沙提叶夫一起被格鲁吉亚政府送往土耳其。

  遇到“车臣老乡”、ISIS战争部长
  在土耳其居住时间,独臂独腿沙提叶夫遇到了一个与他有相似经历的“车臣老乡”,未来的“伊斯兰国”战争部长阿布·奥马尔·舒斯哈尼。
  阿布·奥马尔原名塔尔汗·塔尤穆拉佐维奇·巴提拉什维利。塔尔汗的父亲是格鲁吉亚人,母亲是格鲁吉亚卡赫季州Pankisi峡谷的基斯特人。基斯特是车臣的亚族群。他从小在母亲的村庄长大,文化认同也是车臣。
  第二次车臣战争中,格鲁吉亚的Pankisi峡谷成为车臣武装分子的大后方和主要给养通道。年轻的塔尔汗就跟随来到村里的车臣武装分子,常常帮助他们越境进入俄罗斯作战。
  高中毕业后,塔尔汗加入格鲁吉亚陆军,并很快被吸收进特种部队。他的部队被美军特种部队直接训练,塔尔汗被认为是佼佼者。
  塔尔汗被晋升为侦查队中士。在2008年南奥塞梯战争中,他负责侦查俄军坦克部队,并引导炮兵部队进行炮击。塔尔汗参加了对俄58军的袭击,并导致58军统帅阿纳托利·库鲁勒夫中将受伤。但本来将被晋升为校官的塔尔汗,却在2010年因感染结核菌而被退伍。
  不久,他便被以私藏武器为名逮捕,被判3年徒刑。但16个月后的2012年,他被释放。塔尔汗立即离开格鲁吉亚前往土耳其。此时叙利亚战争正全面爆发,塔尔汗组织一帮旅居土耳其的车臣人,成立所谓的“迁士旅”前往叙利亚进行“圣战”。伊斯兰历史中,跟随穆罕穆德从麦加迁移到麦地那的穆斯林被称为“迁士”(Muhajireen)。塔尔汗更名为阿布·奥马尔·舒斯哈尼。
  阿布·奥马尔的车臣部队以凶狠闻名。最初奥马尔的“迁士旅”是作为西方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阵营的成员出现,配合所谓的“胜利阵线”作战。
  “胜利阵线”由伊拉克“基地”组织—伊拉克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of Iraq,简称ISI)派入叙利亚的骨干建立,但最初还没有公开其“基地”背景。后因为“胜利阵线”头目贾兰尼与其原顶头上司ISI头目巴格达迪争夺领导权,2013年4月巴格达迪公开“伊拉克伊斯兰国”就是“胜利阵线”后台的信息,宣布两者合并成立“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Sham,简称ISIS)。沙姆(al-Sham)是阿拉伯语音译,特指叙利亚,而包括黎巴嫩和巴勒斯坦等地的大叙利亚地区,法语又译为黎凡特(Levant),所以ISIS又被称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
  阿布·奥马尔离开“胜利阵线”,宣誓加入ISIS不久,被ISIS任命为战争部长。大部分“迁士旅”没有向ISIS宣誓,而选择效忠“胜利阵线”头目贾兰尼。但不论在“胜利阵线”还是ISIS,车臣部队都是精锐。
  阿布·奥马尔的ISIS车臣部队在2013年8月协助叙利亚反对派“自由军”啃下了硬骨头—阿勒颇北面的明格(Menagh)叙利亚空军基地。
  此后作为ISIS战争部长,阿布·奥马尔策划了几乎所有的ISIS战争攻势。
  过去几年中,美军N次声称炸死了阿布·奥马尔。但他总是不断出现,快成了不死的奥马尔了。
  据说一直在土耳其担任“高加索酋长国”代表的独臂独腿沙提叶夫,正是在2014年加入了ISIS。
  2015年1月,格鲁吉亚媒体就开始报道,独臂独腿沙提叶夫招募格鲁吉亚境内Pankisi峡谷(阿布·奥马尔的老家)的车臣人前 往叙利亚“圣战”。次月,独臂独腿沙提叶夫公开在ISIS宣传视频中,以叙利亚的ISIS雅尔矛克车臣营指挥官身份出现。
  2015年10月,美国才将独臂独腿沙提叶夫列为与世界为敌的恐怖分子之一。
  那么问题来了,一直到2013年,沙提叶夫和阿布·奥马尔都是西方支持的反俄“自由战士”。阿布·奥马尔甚至原本还是美军训练的格鲁吉亚特种部队成员。他们是怎么在短短几年中,就成为世界公敌的呢?其实他们一直没有变,只不过他们针对的目标变了。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