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人工智能驱动第四次工业革命

第四次工业革命需要摒弃单打独斗的行为,强调合作,并考虑更长期的影响,“新的技术开发需要长期的发展,而不是短期的急功近利,只有长期的前瞻性观点才能帮助我们。”

作者:文∣本刊特约记者 宁歌 发自天津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08-05

  通过眼睛辨别物体颜色和形状,用不同方式抓取物品并将其归类,是韩国人形机器人Mybot的拿手好戏;像蜜蜂一样扇动翅膀,只有几粒大米重、2~3厘米高的蜂性机器人,已经可以应用到现实领域;仿真美女机器人“佳佳”身着汉装,吸引了不少人与其“对话”。
  这些都是不久前2016年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在名为“流动的创意”的展区中发生的事情。嘉宾可以直接与这些机器人们进行交互体验,并与这些机器人的创作者们提问沟通。
  人工智能,是2016年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世界经济论坛第十届新领军者年会)的关键词之一。本届论坛以“第四次工业革命—转型的力量”为主题,论坛公布的2016年度十大新兴技术中,开放的人工智能生态系统入选。
  让人工智能服务人类,是人类的美好愿望。然而已有人关注到,未来人类将会被人工智能所取代的可能性。比如就在本届论坛上,世界级围棋选手李世石现身说法,对人工智能的学习能力表示折服,连连发出“再也不想跟阿尔法狗(AlphaGo)下棋”的感慨。
  正如世界经济论坛主席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所说,“物理、数字与生物世界的融合,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内容。”人工智能已力图逼真模拟人类的思考、行动,从而影响着人类生活与工作。
  从机器人到人工智能,新兴技术的商业化正在重新定义各行各业并重塑社会准则。然而生产力数据却显示,当前世界经济处于停滞状态。各经济体如何才能实现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的增长与发展潜力?对此,加拿大创新、科学和经济发展部长纳维蒂普(Navdeep Bains)给出的答案是“包容”:
  “如果第四次工业革命在人们的参与度、财富分配、机会创造上不具备包容性的话,那么这将是巨大的挑战。”
 
  李世石复盘“人机大战”
  “我再也不想跟阿尔法狗(Alpha Go)下棋了。”李世石在本届论坛“人机大战:阿尔法狗的意义”的讨论会上多次感慨道。
  这场讨论吸引了大量的嘉宾前往。早在会议开场前1个小时,就有人排队候场,只为一睹李世石真容。虽然他表现比较腼腆,但在整个讨论中,他有问必答,十分诚恳。一散会,李世石即被护送离场,没人要到他的签名。
  2016年3月9日起,李世石与谷歌开发的计算机围棋程序“阿尔法围棋”(AlphaGo)进行“人机大战”。前三局连败后,李世石在第四局扳回一城,但第五局又输了。截至3月15日,李世石不敌人工智能“阿尔法围棋”,以总比分1:4落败。
  “对1:4这个结果,我非常惊讶。”李世石说,“我一直以为,围棋的不可预测性非常强,需要直观和计算,但通过这次比赛,我才知道,原来可以通过精确计算实现胜利。”
  当第一局开场时,当阿尔法狗出第一二招时,李世石略显吃惊。“你有情感上的表露,阿尔法狗并没有,他没有表情,这会影响到你吗?”面对主持人的问题,李世石坦言,“人跟机器的对弈,人是非常不利的。”
  机器的绝对理性,让李世石认为是对弈中最难之处。李世石指出,人毕竟会有心理上的动摇,即便人知道正确答案,也可能会选择另一条路,还要考虑到整个布局,所以会有动摇;但阿尔法狗不会有任何动摇。“如果一个人连下三局,他的每一局(打法)是不一样的;但阿尔法狗心情没有任何变化,不会意识到这下到第几局了。”
  “所以我非常惊讶,我真的再也不想跟阿尔法狗下了。”李世石说。“因为他(指阿尔法狗)毫无感情。和没有感情的人对弈,是非常困难的。”
  与阿尔法狗对弈之前,李世石是骄傲的。“其实和阿尔法狗比赛前,我看了他和樊麾的五场比赛。对于深度学习这个领域,我了解不是很深入,也没有把他放在心上。我觉得阿尔法狗达不到顶级棋手的程度。”
  因此,李世石认为,自己失败的原因在于对深度学习和人工智能认识不足。“我觉得不是实力的问题。当时是因为我判断失误,我对深度的学习没有足够的认识,因为判断失误所以才失败的。”
  未来人类可能战胜阿尔法狗吗?对此,李世石表示,“其实阿尔法狗也有很多的问题,它在执白子的时候,我觉得胜算还是很大的,但是它在短短6个月之内,它的实力进展得非常迅速;现在又已经过去3个月了,它又有了多大的进步,这个是无法预知的,因为它在不断的发展,所以在现在的情况下人就很难战胜它了。如果阿尔法狗一直在当时和我比赛的水平的话,人是有可能战胜它的。”
  李世石认为,10到15年之后,人工智能的时代会到来,围棋的根基也会动摇。但人与人的博弈是重要的,这是机器不可比拟的。
  
  人类与人工智能
  在电影《机械姬》中,智能机器人具备了自我意识,并最终杀害了人类。这一对人工智能的悲观预警,实则也是本届论坛的讨论要点之一。
  人工智能是否具备自我意识?耶鲁大学生物伦理学跨学科中心学者文德尔(Wendell Wallach)指出,需要研究的是,人机大战中,在机器策略的背后,是对成千上万模型进行学习的计算能力,还是真正富有创造性的思维涌现。
  李世石在对弈阿尔法狗时就有此感觉。他认为,事实上人工智能下出了一种出其不意的招数。“他(指阿尔法狗)不会以为自己在下围棋,如果人的创造性是学习的过程的话,那么机器的创造性该怎么来理解呢?”
  美国人工智能公司Vicarious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德利普Dileep George认为,所谓智能,就是学习、适应的过程。经过不同的模式来适应、调整生活中的一切,这是一般智能;人工智能则是这些智能模式在一起,拓展了智能的边界。因此,机器的学习不仅仅是有很多的数据和计算能力,人工智能还包括不断适应的能力。
  Vicarious成立于2010年,主要开放为机器人和计算机研发图片与视频识别系统,模拟大脑识别图像。“人机大战是为了进一步改进我们,使我们从中获益,使我们的技能进一步提升。”德利普认为,虽然人工智能通过数据和计算进行学习,但人工智能目前解决不了的反而是常识问题。“大部分的人工智能没有常识。”
  “目前的计算机还不能达到人工智能的终极目标”,德利普还认为,在很多问题上,人工智能还无法代替人类做出决定,比如无法解决道德问题。“当无人驾驶汽车遇到危险情况的时候,它到底应该挽救乘客生命还是路人的生命,一些人说要在车上安装编程,通过计算去挽救最多的生命。然而也有人表示并不会买这样编程的车,因此很难界定要如何去编程运算。”
  “我们都在想,未来有多少工作机会被机器所代替,现在只有7%的工作会被替代。”文德尔说,更重要的是,人类如何与技术一起合作,这样才能超越机器,也许这会产生超级智力,这才是核心所在。“我们不应该总是在不停比较人和机器,而是应好好考虑人和机器互相适应,让人类的能力得到机器的能力,互相促进。”
  
  包容与合作
  事实上,人工智能已连续两年成为达沃斯论坛公布的“年度十大新兴技术”。在2015年,“自然发生的人工智能”入选。“一个能设计自己的网页,一辆能驾驶自己的车,一台自学语言的电脑,这些都是人工智能已经实现的应用。而此项技术的发展让我们不可避免想到:科幻片里机器人反抗人类的情境离现实有多远?我们的未来是否需要和有独立意识的机器人共存?”论坛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一年过去,人们意识到,人工智能技术迭代,但并不是孤立的技术应用,第四次工业革命瞄准的是“开放的人工智能生态系统”。达沃斯官方表示,开放的人工智能生态系统意味着不同科技领域之间的协作,新兴技术与传统行业的协作,人类与机器人之间的协作。随着国内外领先的技术公司纷纷布局深度学习、图像语言识别等技术,未来人机交互将深度嵌入人们生活中,而科幻电影中关于机器人的描述将不再只是虚构。
这意味着,只有“协作”的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才有可能影响未来经济发展。
  已经有企业家意识到协作经济的重要性。在本届论坛的另一场讨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影响”中,荷兰皇家帝斯曼集团CEO兼管理委员会主席谢白曼(Feike Sijbesma)就指出,“我们要转向合作的模式,当然不要光走精英路线。你会越来越看到,人们集体的开发技术、分享、合作,分享他们的信息,这是和过去完全不同的。”
  “讲到第四次工业革命,我们主要侧重于工业的讨论,并没有侧重于它的驱动力。什么是新的东西?技术吗?新技术吗?没有什么太新的。”作为传统但又创新的企业CEO,谢白曼认为,较过去三次工业革命而言,第四次工业革命呈现出三个维度的不同,这包括机遇与挑战,短期与长期,合作与单打独斗。
  具体而言,前三次工业革命主要都是机会驱动,而第四次工业革命是挑战驱动的,“那时候还没有气候变化、大规模的星球上的资源破坏,我们寻找机会来改变我们的生活。目前人类面临着非常多的挑战,但你也可以把它看作是机会。”
  同时,第四次工业革命需要摒弃单打独斗的行为,强调合作,并考虑更长期的影响,“新的技术开发需要长期的发展,而不是短期的急功近利,只有长期的前瞻性观点才能帮助我们。”
  纳维蒂普则认为,要通过第四次工业革命推动包容性的增长,并且实现造福多人的可能性。作为政府官员的他,思考政府要发挥什么样的作用,以抓住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速度和范围。“政府在设计上本身不够敏捷,政府所有机构有很多过去遗留下来的系统和机制,很难赶上变化的速度。”他指出,加拿大为了应对第四次工业革命,发挥的是“召集”的作用。“政府有出面召集的能力,向学术界、公民社会,召集在一起要具有包容性,有共同的责任感和紧迫感,帮助我们应对多种问题,比如说气候变化。”“为接下来下一轮的颠覆性的技术的发展,我们一定确保它(指第四次工业革命)能带来包容性的发展,否则会有很大困境。”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转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