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混改也在摸政治的石头

平衡好杜绝国资流失、严格追责和解放思想、健全容错机制、找到合适的混改办法并非易事,需要时间摸出石头来。

作者:文∣严学锋 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研究员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09-14

   “推进国资国企改革进度较缓”,今年6月中央巡视组向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反馈专项巡视情况中包含这条内容。7月14日,国资委通报中央企业经济运行情况和国企改革进展情况,称重点领域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工作积极推进,但未提具体成果、员工持股推行情况。
   推进混改,是不少企业“大佬”的共识。央企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称:“在市场配置资源起决定作用的大趋势、大环境下,充分竞争的行业的国有企业,唯一的发展的方向和路径就是走混合所有制。”混改试点央企、中国建材集团董事长宋志平认为,混合所有制是国企改革的主旋律。涡旋中的万科董事长王石也称,未来中国经济一定是混合所有制经济占主导地位。此轮国企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最关键,但进展最慢,各级国资委由此遭受一些非议。
   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2015年混改顶层设计改为稳妥推进。政策要求稳妥,当前操作慢,有着深刻的逻辑,包括政治逻辑。早年中国的改革前所未有地触碰“姓资姓社”等关键问题,摸着石头过河稳妥、利于避免呛水淹死,结果确实摸到石头、较安稳地过了不知深浅的河。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混改从产权这个根子上变革,深度触动经济基础,事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最大的政治,这探索性强、难度大、风险不小。
   于是,混改摸政治的“石头”过河成为当然,慢只是表象。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习近平总书记在“七一讲话”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是党和国家的根本所在、命脉所在,号召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根据马克思主义,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经济基础一般指生产关系的总和,主要包括生产资料所有制、生产过程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分配关系三方面,其中生产资料所有制是首要的、起决定性作用的。在中国,公有制是主体,实行社会主义制度—按马克思主义的逻辑,经济基础(公有制为主体、国有经济占主导)决定了实行社会主义。
   长期以来,国企、国有经济被视为执政基础。2009年,习近平就指出,国有企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支柱,是我们党执政的重要基础。《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称国有企业“是我们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曾任央企中信集团董事长的孔丹称,国企是国家经济的支撑和骨干,其在主客观上实际都成了中共执政的基础。央企中铁工总经理姚桂清称,国有企业的性质从根本上讲就是“四个基础”,就是我们党的执政基础、阶级基础、物质基础和群众基础。
   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社会主义制度会促进公有制的发展,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混改是公有制发展的重要手段。政策推混改的初心是:“以促进国有企业转换经营机制,放大国有资本功能,提高国有资本配置和运行效率,实现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为目标”。即,进一步夯实“我们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
   然而,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发展混合所有制后,有人认为这是私有化,抨击国企的声音也很多,认为执政基础应该是民心,甚至有观点认为应该搞民企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表示,“如果要混合一定是民营企业控股,或者至少我要相对控股。”2014年全国“两会”,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提交以民企为主导加快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提案。而国务院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副部级)季晓南称,如果混合所有制发展到最后都由民营企业主导了,说到底就是搞私有化,这与中央提倡的深化国企改革要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方向不相符,与我国的国情不相符。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西方多国,资产阶级发展壮大到一定程度后谋求政治上的权力、政权,最终资本主义取代封建主义,证明了经济基础变革之于政治变革的力量。关于混改,不乏私有化的呼声、私有化的能力以及大量先例。如果实践中混改出现的问题多,国资被削弱、私有化占主导,即经济基础大变,可能会非常损害、动摇上层建筑,包括社会主义制度、共产党领导。从这个角度,可以一窥为何要“稳妥”发展混合所有制。稳妥利于掌控局面、遏制风险、达成初心。同时,其是原则性要求,并非可以量化的数据。实操中,如何摸准稳妥并促进改革取得实效,考验智慧、勇气,在初期进展慢是必然的。

   “化妆逃跑”?
   此轮国企改革并非孤立的改革,而是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一部分,内在地包括加强党的领导。曾有相当长的时间,党对国企的领导作用弱化。中纪委2015年发文称,巡视央企发现的问题,从根本上讲是党的领导弱化,主体责任缺失,管党治党不严,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未能得到有效贯彻,“在国企深化改革过程中,必须旗帜鲜明地加强党的领导”。2016年7月,国务院国资委举办中央企业、地方国资委负责人培训班,会议指出,坚持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国有企业独特的制度优势,也是国有企业必须坚守的政治方向和政治原则,中央企业各级党组织要切实履行抓党建的主体责任,确保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在企业改革发展中得到体现和加强。
   混改不例外。《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把建立党的组织、开展党的工作,作为国有企业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必要前提,根据不同类型混合所有制企业特点,科学确定党组织的设置方式、职责定位、管理模式。《国务院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称,“加强混合所有制企业党建工作。坚持党的建设与企业改革同步谋划、同步开展,根据企业组织形式变化,同步设置或调整党的组织,理顺党组织隶属关系,同步选配好党组织负责人,健全党的工作机构,配强党务工作者队伍,保障党组织工作经费,有效开展党的工作,发挥好党组织政治核心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至今年7月,数家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如一汽轿车修改公司章程,加入了党建内容。
   不乏其他想法。有人就声称,混合制的好处就是可以“化妆逃跑”,借混合制的名义把国资委的管理、党委的管理都轰走。想化妆逃跑者不少,包括呼吁混合所有制企业取消党管干部原则。长期以来,国企党组织发挥政治核心作用是基本要求,如何与董事会制度等相互结合相互促进还有待加强。混合所有制企业是市场化的经济组织,客观上企业党组织的作用容易弱化,不乏先例,特别是国资不一股独大的企业。如何“根据不同类型混合所有制企业特点,科学确定党组织的设置方式、职责定位、管理模式”,是重大难题、无他山之石,有待认真探索,绝非短期能解决好。

   国资流失帽子不小
   以往的国企改革中,国资流失现象较严重、问责不力,严重损害了社会的公平正义,这事关民心向背。混改的初心是要放大国资功能,国资流失自然是重大政治问题。《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切实保护混合所有制企业各类出资人的产权权益,杜绝国有资产流失。
   “杜绝”一词非常严厉。国资属于全民。全面深化改革以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增进人民福祉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当然需有效遏制国资流失,包括严格追责。杜绝国资流失的定调,十八大以后失责必问、问责必严的背景,一定程度上“调控”了混改的推进速度,特别是国资监管机构、企业高管怕出问题而担责。
   央企中国华电集团原总经理云公民称,“发展混合所有制,我们国企的老总一定要十二分地小心,国企之间自己混合是安全的,国资不会流失,民企来了就容易出问题。”银监会原主席刘明康称,“有的国企,把一些自己管不好的坏资产、烂资产也抓在手上不敢卖,不敢盘活,一盘活就害怕别人告状说这是国有资产流失。这个帽子可不小。”民企老总也怕。浙江建龙集团董事长张伟祥称,“国有资产流失这个话题太沉重,很多改制当中,一个帽子套上来很害怕。”
   改革需要动力。全面深化改革之际,对国资流失秉持法治思维从严治理的同时,应解放思想、不轻易扣帽子,同时健全容错机制以鼓励、支持改革者,以防矫枉过正,阻碍改革。
   中国建材董事长宋志平称,今天完全可以通过规范化去操作,可以做到国有资产不流失,要“混得规范”,即把已有经验制度化、流程化,结合市场监督机制与完善保护国有资产的相关制度流程,保证操作透明、规范,有效防范国有资产流失。央企新兴际华董事长刘明忠表示:“我们现在这个企业里头有37个混合所有制企业,我们的经验和做法就是确保按照国资委的要求,在明晰产权关系,做好产权中介,完善公司章程,强化资产评估,规范产权,流转和加强监管等几个方面建章立制,工作做到公开透明。”曾任国务院国资委改革局副局长的周放生认为,目前国企改制的法规已经比较完善,只要规范运作,可以做到防止大的国有资产流失。
   尤其是“秋后算账”。混改后员工持股超过国资的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称,“为什么国有资产老流失?国家不这么算账,他老这么跟你算,两亿多卖给你35%的股份,今天值几千亿、几百亿,当时贱卖给你了”。弘毅投资总裁赵令欢称:“到今天国有资产流失这个说法还是不断,为什么?因为很多人有自己的政治立场。一直以来,人们容易把改制激发企业活力后实现的价值提升,归因为此前对企业价值的低估,然后得出国有资产流失的结论,这实际上是对改制释放生产力的否定。好在持这样认识的人已经越来越少。改制过程的公开透明、公平公正非常重要。这其中政府的作用很关键,政府应该做好裁判员,主导制定合理的定价机制和交易程序,而不应该直接入场去做定价。国资交易要坚持公开、透明、阳光、专业等原则,一旦出现问题,政府应追责到人。”
   中国社会向来是枪打出头鸟。平衡好杜绝国资流失、严格追责和解放思想、健全容错机制、找到合适的混改办法并非易事,需要时间摸出石头来。
   2016年6月27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会议强调,改革是一场革命,改的是体制机制,动的是既得利益,不真刀真枪干是不行的。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混改是国企最大的红利、中国经济的重要红利,此河一定要过并且要很有效率,摸石头、稳妥不该沦为过于慢、做小脚女人、消极对待改革甚至做做样子、走回头路。央企中交集团原董事长周纪昌曾称,最近十年,国企改革一步一步在走回头路。
   改革以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增进人民福祉为出发点和落脚点,不忘初心,方能真刀真枪推进混改。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转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