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峰会:G20显露“全球经济联合治理”雏形

从首脑们出台的经济政策的深度和广度,从他们批准的各项措施的强度和力度来看,一个以G20框架为依托的“全球经济联合治理”机制开始显露它的轮廓。

作者:文∣辜学武 德国波恩大学终身讲座教授、同济大学智库战略顾问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09-29

   9月5日,举世瞩目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在美丽的西子湖畔落下帷幕。习近平主席在闭幕辞中代表各国领袖宣布:“我们决心为世界经济指明方向,规划路径。面对当前世界经济的风险和挑战,我们要继续加强宏观政策沟通和协调,发扬同舟共济、合作共赢的伙伴精神,凝聚共识,形成合力,促进世界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包容增长。”
   在习近平这个响当当的誓言背后,站立着掌管世界经济命门的“大佬们”。来杭州参会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们的确都不是等闲之辈,他们代表着全球19个最大的经济实体和欧盟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多国统一市场。一时间首脑云集的浙江省会杭州,俨然成为“全球经济联合治理”的中枢。

   G20“联合磋商”功能不容小视
   无论从哪一个指标看,G20就是一个小联合国,而且是一个比联合国效率还要高的政府联合间磋商机制,作为政策“引领者”,它的“联合治理”功能不容小视。
   从目前披露的许多公开的信息来看,中国在坚持自己诉求的同时,以主席国的身份成功地“领导”了这个政府联合磋商机制,相当平稳地整合了各国的立场,尤其是几个主要经济实体的立场。9月6日发表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公报表明,直到会议的最后一刻,大家都还在紧张地磋商,实现在联合治理世界经济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优化自己的利益, 以求取得多赢。
   看得出,包括中国在内,大家都做出了妥协,使得杭州峰会得以成为一个“联合引领”世界经济前行的峰会。二十国集团100多位财政部长、央行行长、贸易部长、劳工部长以及其他各部门首长们在中国的协调下事先做了大量的政府功课。共同的利益使各国政府的要员们坐在了一起,不同的诉求使他们常常争得面红耳赤。然而,他们毕竟“联合决策”,“联合施政”了。
   杭州峰会的这两天,可以看作是19个世界最大的经济实体和世界上最大的单一市场欧盟的领袖们在主席国中国的协调和“引领”下联合行使政府权力,共同治理世界经济的两天。从首脑们出台的经济政策的深度和广度,从他们批准的各项措施的强度和力度来看,一个以G20框架为依托的“全球经济联合治理”机制开始显露它的轮廓。
   人们依稀看见,一个由工业化国家和新兴国家轮流主导,有针对性地邀请不发达国家参与并由世界各大功能性国际组织(如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专业技术支持的全球治理机制似乎正在形成。在中国政府的协调和“引领”之下,一个如何有效刺激全球总需求的“杭州共识”诞生了。
   这个“杭州共识”的核心,用习近平的话来讲就是,“标本兼治,综合施策,运用好财政、货币、结构性改革等多种有效政策工具,向国际社会传递二十国集团成员共促全球经济增长的积极信号。”这个信号可以被看作是二十国集团未来几年联合治理世界经济的“纲领”。杭州峰会“联合办公”的强度和“巡回协商”的密度在G20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这种跨国协商、联合决策的模式很可能成为一个“全球经济联合治理”的新常态。G20这个功能是对联合国全球治理功能的一个有效补充。而且这个“全球经济联合治理”因为没有“一票否决制”的机制,它的决策效率更高,而且显得更民主。
   现在的世界经济处在一个十字路口,何去何从,需要“引领”。杭州峰会非常成功地突出了G20这个使命感,这也是中国许久以来第一次开诚布公地以“引领者”的角色协调各国领袖“发挥领导作用,展现战略视野,为世界经济指明方向,开拓路径”。从这种意义上讲,杭州有可能是将G20的“引领”功能做实做强,赋予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更多“全球经济联合治理”功能的开端。如果二十国集团朝着这个路子走下去,一个更有实效的“全球经济联合治理”机制的问世并不是不可能的。

   共同行动计划
   杭州峰会俨然是一个非常务实的峰会。好多经过激烈的交锋和磋商而产生的措施都已经浮出水面,基本上是大家千呼万呼要做的事情。如果及时到位,世界经济的回升应该是可以期待的事情。更何况2008金融危机以来的经验表明,各国单枪匹马来对应全球化背景下增长乏力的挑战是不现实的。只有抱团取暖,协调发展才能走出一条康庄大道来。北京正是在协调各方利益方和整合各国诉求方面花了不少气力。
   这些要做的事情分散在不同的领域,从外贸体制到金融改革,从气候公约到环境保护,从劳工条件到企业融资,大大小小的方案和措施不下100多条,而且看似分散,实则紧密相连,一环套一环。
   二十国集团的财长们虽然重申“将各自和共同使用所有政策工具,包括货币、财政和结构性改革政策”,但他们总体认为“仅靠货币政策不能实现平衡增长”。只有大刀阔斧地推进结构改革,才有可能保持全球可持续性的增长。取得这一共识,看来中国和德国的坚持与说服起了很大的作用。二十国财长和央行行长能核准“增长框架工作组”提出的“深化结构性改革议程”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它暗示货币工具量化宽松边缘化将只是一个时间上的事情。不仅如此,首脑们还制定了一套结构改革的“指导原则”和“评估标准”,以防各国在执行时“走样”。随着这个“结构改革”路线的执行和深化,“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将会慢慢让位于稳健的财政政策,宽松的税收政策和严格的债务政策。以这种结构改革来拉动需求将是未来二十国集团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力。
   这次杭州峰会“全球经济联合治理”推出的最大亮点应该是“二十国创新增长蓝图”,而这个“创新蓝图”的重中之重就是呼之欲出的“新工业革命”。首脑们坚定地认为“新工业革命为工业特别是制造业及其相关服务业转变生产过程和商业模式、推动中长期经济增长提供了新机遇”。一方面,二十国集团“全球经济联合治理”视“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机器人、增材制造、新材料、纳米技术和生物技术”为21世纪“新工业革命”关键领域,另一方面,他们对新工业革命对人类社会生活可能带来的负面冲击也保持着清醒的头脑,提醒各国保持定力,协同应对“新工业革命”给“企业、员工、消费者、政府和其他利益攸关方”带来的挑战,在“充分利用”新工业革命“带来的机遇”的同时,要“全力识别在发达和发展中国家中存在的这些挑战和机遇,将新工业革命带来的社会成本降至最低”。
   值得一提的是,经过反复的平衡与磋商,杭州峰会在确认“言论自由以及信息、思想、知识的自由流动对数字经济至关重要、对发展大有裨益”的同时,也坚定地强调“必须尊重知识产权,尊重用于保护隐私和个人数据的可适用框架”。 习近平代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明确表示,一个更为“开放、安全、规范”的互联网和信息通信系统将极为有效地保证“数字经济”在健康的道路上发展。

   对世界贸易体系的重大改革
   “以破除壁垒促进贸易增长”,杭州峰会决定对世界贸易体系进行一系列的重大改革,尤其是消除2008年以来积累的贸易壁垒。各国在过去的8年里出台了不少于1500件限制贸易的保护主义措施,这些都可能在杭州峰会后寿终正寝。二十国集团的首脑们批准了《二十国集团全球贸易增长战略》。这个战略的核心是“降低贸易成本”,“加强贸易投资政策协调”,“促进服务贸易,增强贸易融资”。在中国的极力倡导下,“促进电子商务发展”已形成二十国集团的共识,全球电子商务将会是未来全球贸易一个新的增长点。
   全球价值链(包括区域价值链)的打造是一个重要的亮点。部长们承诺“支持企业,包括中小企业充分参与并利用全球价值链相关政策,不论企业规模及所处国家经济发展阶段”。杭州峰会后,发展中国家的企业,特别是低收入国家企业将会获得更多的支持和机会融入到全球价值链中来。随着全球价值链被二十国集团认可为“世界贸易发展的主要动力”,可以预计,各国将会有大批的规划和措施问世,促进发展中国家中小企业“包容性地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完善和深化”。
   二十国集团这次在中国的坚持下,对国际金融市场的脆弱表示了高度的关注。首脑们核准了国际金融架构工作组关于完善国际金融架构的建议。其中对全球“资本流动的分析、监测和对资本流动过度波动带来风险的管理”将是未来国际金融合作的一个新的亮点。引人注目的是,G20准备充分利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个平台建立一个“全球金融安全网”并鼓励IMF同区域金融机制合作,共同监控金融风险,以确保将金融危机的苗头及早扼杀在摇篮之中。
   另外,BEPS(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困扰了世界经济多年。杭州峰会上,首脑们要求全球所有国家和地区加入并落实G20/OECD的BEPS项目并斩钉截铁地对偷税漏税说不。杭州峰会后,一个摧毁全球“避税天堂”的大气候将形成。拒绝接受“有效和广泛落实国际公认的税收透明度标准”的国家和地区将会承受空前的压力乃至生存危机。可以预计,全球最迟在2018年前将实施税务领域自动情报交换标准。那些不愿加入这个情报自动交换系统的国家和地区将被列入“清单”并将面临制裁。随着BEPS情报系统的全面建立,全球非法资金流动将会急剧下降,与此同时各国的税收来源将会得到极大的改善。这一发展,无疑会对全球经济的复苏具有相当大的正面影响。
   杭州峰会有可能是G20历史上“创新”气氛最为浓厚的峰会。峰会接过学界对“创新”的规范定义,把它看作是“在技术、产品或流程中体现的新的和能创造价值的理念”和“推动全球可持续发展的主要动力之一”。首脑们承诺花大力气“推动创新,帮助成员打造创新生态系统”并以实际行动“支持创新的战略、政策和措施”,加大“科技创新投资”,联手一起“寻找应对全球挑战的创新型解决方案”。杭州峰会后,以创新为动力的发展将会是各国寻求经济振兴的主轴,各国在这个领域的合作有可能产生许多意想不到的产业成果和经济效应。
   从2008美国金融危机将世界经济拖入深渊以来,已经快十年了。这些年里,各国都没有少动脑筋把自己从这个深渊中解放出来,但都是各行其是,单兵作战,成效不佳。日本的“安倍经济学”,欧洲央行的“负利息”政策,美国在加息问题上的摇摆不定都是典型的这种“独往独来”的例子。全球化了的各国经济呼唤一个全球层次上的政策协调,正是从这个角度讲,由北京花了大力气协调整合出台的二十国集团“杭州共识”可以看作是世界发展的一针强心针和一股清风,必将对未来全球经济的复苏带来强有力的正面影响。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