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广州未来之城的“巨头经济学”

以南沙为地理中心的珠三角将是中国经济转型以及中国参与世界经济新一轮竞争的核心地带,也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起点。
 

作者:文∣本刊记者 谭保罗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11-02

   在中国的地理版图上,很少能够找到广州南沙这样的一块“宝地”。它位于世界制造业中心—珠江三角洲的地理几何中心,面朝珠江口,连接大洋。地理版图的重要性,也决定了它未来在中国、乃至世界经济版图的无限可性能。
   现在,这种可能性正在一步步变为现实。在60平方公里的自贸试验区范围里,航运中心、物流中心、贸易中心和金融服务中心的框架正在一步步构建成形。广州提出,“把南沙建设成为广州发展的未来。”
   嗅觉灵敏的大型企业—央企、本地企业和外企早已意识到:以南沙为地理中心的珠三角将是中国经济转型以及中国参与世界经济新一轮竞争的核心地带,也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起点。因此,对巨头们来说,新的战略布局重心,舍南沙其谁?

   面向海洋的金融业
   在工业时代,世界上的超级城市、金融中心都位于大海之滨,从17世纪的阿姆斯特丹以来、到纽约、东京都是如此。
   关于金融中心的打造,财经界一直以来最广泛流行的说法是“先有实体,后有金融”。即金融是为实体经济的发展服务的,只有实体经济崛起,金融才有发展的基础。
   比如,珠三角制造业的崛起需要稳定的债务融资,因此广州成为珠三角重要的资金分发、配置中心,而监管机构人民银行也把华南地区最大的分行设在了广州。
   但一个广泛被忽视的问题是:世界上最初的金融中心,其实很多都并非制造业中心,而是航运中心或者说物流中心。因为,物流意味着钱流,当世界的货物都途径某个港口时,作为中转结算地,这里也必然是资金集聚之地。
   17世纪,世界最初的金融中心阿姆斯特丹就是航运中心,而非制造业中心。除了资金的结算需要之外,作为金融业最市场化的分支,保险业也会因航运的繁荣而崛起。实际上,西方银行业的崛起,多数都来自于国王对银行家的“铸币权”让渡,而保险合同才是纯粹的民间契约行为。
   到了今天,新加坡从亚太最重要的中转港口,迅速崛起为媲美香港的金融中心,更说明了这个道理。因此,在后发国家,几乎所有以国际金融中心为目标的城市,同时都会提出了要做国际航运中心的“第二目标”。
   从这个意义上讲,南沙的优势不言而喻。作为一个航运中心,南沙的崛起正在成为一个事实。数据最能说明问题:以南沙港区货物吞吐量为例,在2004年,这个数字是26万标箱;2005年,120万标箱;2012年,961万标箱;2014年,1115万标箱;2015年,1177万标箱。
   广州提出的目标是,力争2020年外贸班轮航线超过100条,货物吞吐量达到6亿吨,集装箱吞吐量达到2500万标箱,成为重要的国际航运枢纽。
   物流背后,必然是资金流,而且是跨境的、创新式流动的资金流。在航运金融方面,2015年,南沙自贸试验区累计完成575艘船舶交易,交易额19.58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4.34%和28.05%。为配合广州国际航运中心、物流中心、贸易中心的建设,南沙自贸试验区还积极引导各种社会资本参与投资航运业,成立了南沙航运产业基金。
   其他与航运、物流相关的金融新业态也在稳步发展。过去1年多时间,大宗商品期货保税交割仓库、大宗商品仓单登记交易中心建设加快推进。境外融资、跨境放款、企业货物贸易项下全自动结汇等金融产品业务也已推出。
   比如,上海浦发银行全国首笔“跨境资产代客衍生品综合交易”业务就落户南沙。它通过为企业提供“利率互换+期权组合+差额清算业务”衍生工具综合服务,满足企业差异化的套期保值需求,提升了“走出去”企业跨境资金使用的风险管理水平。
   一系列与航运、跨境物流、资金流相关的金融创新正如雨后春笋般出炉。可以说,一个基于航运中心、物流中心和贸易中心的金融创新中心正在崛起。尽管路途遥远,但已然昂首出发。

   企业巨头助力“未来之城”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作为广州的“未来之城”,南沙得到了大企业、大机构的青睐。
   比如,在跨境人民币业务创新方面,南沙自贸试验区全面推行跨境人民币贷款业务和跨境双向人民币资金池等业务。截至今年3月底,累计办理27笔跨境人民币贷款备案,累计备案金额61.99亿元,累计发放贷款27亿元;为互太、雅士利等5家跨境集团企业办理双向人民币资金池备案,累计结算金额35.24亿元。
   从单笔平均数额看,这些业务“首吃螃蟹”的都是大企业。换言之,越来越多的国内外大企业,无论是央企、民企还是广东本地巨头,都开始将广州南沙作为重要的、甚至首要的跨境资金周转和配置基地。
   除了跨境资金配置之外,“巨头”们还将他们更重要的一些部门,比如先进制造业中心、产业投资部门不断朝南沙转移。
   以广州传统的船舶制造业为例,“十三五”期间,央企中船集团将投资150亿元在南沙建设广州龙穴海洋装备产业基地,将推进广州船舶工业向高端价值链迈进,将南沙打造成华南最大、世界上重要的先进船舶制造中心。此外,中船还将加大在成套物流、大宗贸易、海事金融、融资租赁等服务业方面的发展,以南沙为基地打造国际航运枢纽的产业支撑体系,实现央企真正的“做强”。
   2016年4月,在中国(广东)自贸试验区南沙新区片区成立一周年之际,中国铁建又与南沙区签订协议,将共同打造中国高铁“走出去”基地,涵盖了高铁部件加工和融资租赁等业务。未来,还将把投资公司总部、华南区域总部、境外项目管理中心、国际物流业务中心等部门集中到南沙。预计总投资额将超500亿元,国际投资业务结算总额超1000亿元。
   作为未来重要航运中心,世界最大的散货运输船队也落户南沙。2016年6月,中远海运散货运输有限公司在南沙成立,注册资金20亿元,将专注水上运输业。中远海运散运公司拥有职工18000人,拥有和控制散货船380余艘,经营航线遍布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000多个港口。
   建设南沙,本土巨头更当仁不让。作为世界级汽车产业集团,广汽更把南沙作为了先进制造业的创新基地。在南沙自贸试验区,围绕广汽丰田整车工厂,已聚集了广丰发动机及多家零部件配套、物流及销售服务等供应商企业,形成了完整的汽车产业链和产业集群。
   据其规划,广汽的合营公司广汽丰田预计总投资额约27亿元的第三生产线同样选址南沙,预计2017年内投入运作,首期产能将达10万台,并导入新车型进行生产。新生产线将融入国际上最新生产技术,这意味着南沙未来将成为中国汽车产业技术革命的示范基地。

    “大鱼”带动“小鱼”
   统计显示,自贸试验区挂牌1年来,南沙引进了中交建国际总部、中铁建南方总部、中化集团区域总部、中远海运散货总部等项目,而法国欧莱雅生产及研发基地也投入运营。目前,已有50个世界500强企业投资落户,超过50家各类总部型企业进驻,形成了产业集聚态势。
   实际上,“巨头”们参与南沙建设并非只是以设立总部这样的单一方式进行,而是以一种综合的、全方位的模式深度参与南沙发展。其中,中国交建是最典型的案例之一。这家世界一流、国内最大的基础建设企业,不但将国际总部和重要子公司设在南沙,而且还直接参与、甚至主导了南沙的重要基建项目。
   2015年5月,中国交建将旗下核心公司中交城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简称“中交城投”)注册在南沙。目前,该司总投资规模已超过1000亿元,下设有7家全资子公司、6家参控股公司、1家研发机构。
   接下来,中国交建还拟在南沙设立千亿级的国际产业发展平台—中交国际产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主要投资“一带一路”沿线核心国家及重点城市的区域综合开发项目及产业园区项目。
   这些大企业的案例说明,“巨头经济”对南沙的意义,并不仅仅在于巨头投资的规模本身,更重要的作用在于两方面:一是大企业的力量更有利于打好基建的基础;二是通过巨头的深度参与,可以构建起产业生态链的主框架,然后再吸引更多中小企业进入这一生态链发展壮大。
   大企业在这里“如鱼得水”,也产生了“大鱼带动小鱼”的效应。仅以航运服务业为例,一年间,南沙自贸试验区新增航运物流企业1200多家,是此前的3倍。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转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