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大选会分裂美国社会吗? —专访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副教授尼古拉斯·温特(Nicholas Winter)

美国政治系统中,政党是一个非正式的政治团体,因为社会的变迁,政党之间也会出现分裂与联合,各自的政策界限亦经常发生变化。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在共和党内部,冲突也很明显,这预示着会有一些变化。

作者:文∣本刊特约记者 岳春颖 盛婷竹 王大鹏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11-11

   随着特朗普和希拉里第三次电视辩论的结束,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正式选举的日子也已经不远了。这次大选两位总统候选人在辩论时互相攻击,恶言谩骂,被称为“史上最丑陋”的辩论。
   近日,本刊特约记者对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的副教授尼古拉斯·温特(Nicholas Winter)就美国总统选举制度、媒体宣传策略等具体问题对其进行了专访,他的主要研究方向是政治组织、选举、公众舆论与政治行为、政治心理等等方面。

   美国政治系统的局限性
   《南风窗》:11月8日,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的结果就要揭晓。不过,在谈论大选之前,我们还是希望你可以先谈谈美国的政党制度,尤其是美国的政党制度与选举制度的关系。
   尼古拉斯·温特:谢谢,我非常高兴可以和中国的读者分享一些美国政治与美国选举的事情,当然美国的历史无法与古老的亚洲文明相比,但是从美国的角度看中国,会给中国人一个新的视角。
   谈起美国政治,我们总是把它与民意联系在一起,但是,的确也有一些人怀疑人们是否有能力做出选择,尤其是在政策的细节方面进行选择。
   就像大家都知道的,在美国政治系统中,我们有两大主要的政党,一个是民主党,另一个是共和党,在过去几十年中,美国总统皆来自于这两大政党。政党的存在及其目的是选举领导人,他们其实是“私人”的组织而不是被美国政府资助的,它们的目的是推举候选人角逐公共事务的职位。
   这次大选的希拉里和特朗普,有一个人会入主白宫成为美国总统,同时新的总统领导班子都会随之产生,将有几百名来自这两大党的党员在美国政府中担任高层公务员。谁成为美国总统,谁就会将他(她)所属党派的党员安排到美国官僚体制中担任重要的职位。
  《南风窗》: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在不同的政策领域会存在很多的分歧,但随着时间的变化,这些分歧有时候又变得模糊。
   尼古拉斯·温特:简单地说,民主党主要关注工人或劳动人民的利益和需求,而共和党则是关注经济事务。民主党倾向于一揽子的政府项目,支持那些经济上不是很好的、生活在贫困线上的弱势人群,这些人通常从医疗保险到退休金等等都需要政府帮助。而共和党则是支持减少政府对经济的干预,让个人更努力工作,要政府在经济选择方面给予人们更多的自由并让人们自己对这些经济选择负责。
   民主党支持个人在社会生活和道德生活方面的自由,而共和党则更多坚持传统的社会规范以及一些宗教和道德议题。民主党更喜欢参与支持少数族裔不断增长的权利,而共和党则希望可以限制这方面的社会变迁。在外交政策方面,民主党更喜欢寻求合作,而共和党更倾向于强硬。
   对外贸易和自由贸易议题是一个很复杂的议题,不大适合目前的政党分类。现在两党在领导层面对于自由贸易议题差不多达成一致意见,而在民众的层面则对于自由贸易还是有一些疑惑的。美国的两大主要政党想要把他们的国家带入不同的方向,而选民则被给予权利在二者之间进行选择。
  《南风窗》:美国两党之间的异同是一个很有趣的政治现象。那么,美国行政与立法机构之间是怎样的一种关系呢?
   尼古拉斯·温特:在美国政治系统中,对于民意的体现还是有一些局限的。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议员的选举,与总统选举分开进行。比如,现任总统奥巴马隶属于民主党,而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大多数议员则是共和党。如果我们想要修改法律或制定新的法律,就必须要参议院和众议院通过,还要经过总统签署方可生效。像目前这种情况,民主和共和两党分别控制了行政和立法机关,如果他们不能取得一致,就会阻止法案的颁布。

   社交媒体可以发现政治亚群体
  《南风窗》:媒体在美国的竞选中一直扮演重要角色,社交媒体兴起后,这种情况发生了什么变化?
   尼古拉斯·温特:这是一个很大且重要的问题。我想从历史的角度来回答这个问题。在社交媒体出现以前,在20世纪50年代~70年代的时候,美国的媒体系统只是3家或4家电视台,那时电视机播放的都是新闻。如果你在晚上6点钟打开电视机,通常只是有3家电视台的新闻节目。因此,当时应该有很多人并不是对政治感兴趣,但是也会关注选举新闻,因为当时这是电视台唯一提供的信息。
   现在有了有线电视,当然,也包括互联网,电子媒体开始超过纸质媒体成为人们获得政治信息的主要途径。如果你是政治家,你可以通过有线电视看政治新闻,你也可以使用互联网看政治新闻。但是,如果你对体育感兴趣,你可以看体育频道,那么对政治新闻接触得就不像以前那么多了。因为,现在你可以选择你是否需要政治新闻。这是一种信息分离的状态,你可能比公众获知的政治新闻多,也可能比公众获知的政治新闻少。
   我有一个学生在博士论文中研究了这样一个问题:当你与人争论的时候,你的心情舒适度如何?有些人一点都不喜欢,有些人却觉得很兴奋。她发现有些人即使对于人际间的争论很兴奋,但在收看政治节目的时候如果觉得很具争论性,也是让他们很不舒服。因此对于人际间争论有不同感受的人,对于政治新闻的感受也是很复杂的。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实。比如特朗普有一批支持者,这些支持者不是因为特朗普是政治家,因为政治家特朗普在多年前还不存在,这些支持者从电视真人秀《学徒》在美国热播的时候,或者《美国小姐》等其他电视娱乐节目热播的时候就开始了。当他获得这些支持者的时候,他可以直接跟这些支持者对话。这样就不需要整天都看电视了。这就可以直接找到这一新的群体。
  《南风窗》:社交媒体在政治动员上发挥怎样的作用?
   尼古拉斯·温特:社交媒体可以发现政治亚群体,比如有数据研究发现白人男性教授不喜欢体育而喜欢烹饪的,往往倾向于民主党,但是,在政治上又不是很积极。如果你有类似这样的研究,那么就可以更好地关注目标群体并去动员他们。
   一方面,选举宣传主要是宣传政策主张和表达政策意见,另一方面,是让人们有足够的兴奋、有兴趣、愤怒或动机去投票、捐款或写信等等,足够的活跃。竞选宣传有时是劝说选民有时是动员选民。那么,社交媒体就提供机会聚焦小部分人吸引他们去投票。比如,奥巴马在当年总统选举时,就很好地使用社交媒体发现关注自己的人。

   政党与社会变迁
  《南风窗》:前一段时间,希拉里爆出健康门事件。因为希拉里的健康问题,副总统的候选人备受关注。你的看法如何?
   尼古拉斯·温特:副总统候选人因为这件事情的确得到了一些关注,因为如果总统突然出了意外的话,副总统会接替总统的位置,副总统候选人的确很重要。但是,研究人员发现副总统候选人对于选民投票行为很少有影响。在最后几天,还是总统候选人是最重要的。副总统候选人在他们所在的州影响还是很大的,但是,对于总统选举的最终结果影响不大。.
  《南风窗》:你前面提到特朗普会吸引一些原来不关注选举的选民出来投票。据我们所知,大部分的美国人或许不愿意出来投票,而新的总统候选人会吸引新的选民关注总统选举。你认为这些新加入的选民最终会改变选举结果吗?
   尼古拉斯·温特:首先,我想说美国人不是那么不愿意出来投票。许多人都不投票,或许不是他们不想投票,可能是投票的程序过于复杂。选民要到投票站去登记,不投票是很容易的事儿。奥巴马第一次选举使得许多年轻人和非洲裔美国人出来投票。根据投票的研究,选举是一个习惯行为。如果你投了很多次,那么,你更愿意坚持继续投票。有的时候,选民去登记了。有的时候,选民不知道去哪儿找到投票站。如果是第一次投票,选民都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会让我的孩子跟着我,但是,不是所有人都会这么做的。但是,一旦学会,就学会了。
   人们去不去投票,与人们是否被动员了去投票有关系。这两个政党的总统候选人他们会动员同一类人群吗?有些人本来就有党派倾向,有些人没有这种倾向,但是他们有别的理由去投票。这或许在特朗普的支持者中更容易看到。
  《南风窗》:有很多人支持特朗普,他们认为希拉里是说谎的人,而支持希拉里的人认为特朗普是一个可笑的人。这些支持者中不乏极端主义者。你认为像特朗普这样的总统候选人会分裂美国社会吗?
   尼古拉斯·温特:谁知道呢?美国政治系统中,令人惊奇的一件事情是因为政党是一个非正式的政治团体,他们有能力适应或改变。在美国历史上也有政党没有适应社会变迁的时候,这导致了美国的内战和对于黑人的政策。在美国政治系统中,政党有时会对一些问题无能为力,也无法回应对这些问题感到愤怒的人们。
   在19世纪20年代,美国民主党成立,在50年代,美国共和党成立。但是,那个时期的两个政党与今天的政党截然不同。二战时期的“新政”时期,民主党的核心是白人工人阶级和其他少数族裔。现在,民主党依然与工人阶级有联系,但是,在20世纪80年代,大部分的白人工人阶级已经转而加入共和党了。现在,美国的民主党受到非洲裔和其他少数族裔的人们支持。所以,在非洲裔和少数族裔的问题上,现在情况完全转换了。一个政党的分裂和联合是很有意义的事情,背后是社会变迁。
   政党也会导致混乱,比如20世纪60年代。在20世纪50年代,有一个人权运动,60年代,大城市的扩张和越战等等,这些导致了美国政治系统与政党的转变。政党承担了并尽力解决了这些问题,尽管不是每一个人都满意。现在,在共和党内部,冲突也是很明显的。这预示着会有一些变化,但是这种变化到底有多大意义呢?这还需要进一步的观察。


   链 接
   一场“比烂”的大选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自从特朗普与希拉里双双从各自的党内“出线”,进入“决赛”阶段之后,舆论嘘声四起,美国大选变成“比谁更不受欢迎”的竞争。到两人第三场辩论结束,中间不仅有各种丑闻的爆料,重重黑幕被揭开,在三场辩论中也出现了“史上最丑陋”“最令人生厌”的辩论,一系列“恶言谩骂”压倒了对议题的关切,是现代任何总统选举辩论中“最为刺耳的”。
   “比烂”的背后是美国民众对政治人物信任度的下降和对本国政治制度的信任危机。美国民主正面临一个根本性问题:社会不公加剧、阶层流动停滞、政府由富豪操控、政策反映利益集团观点、大多数民众陷入无能为力境地。总统大选也变成权贵之间的恶斗。在上一次美国总统大选中,官方可查的竞选资金为20亿美元,而今年美国大选的竞选资金最终有可能达到60亿美元。不断攀升的竞选经费,明里暗里的权钱交易,对民众诉求的选择性忽视,导致民众对政治失去信心,金钱政治也腐蚀了国家治理能力,导致了政府治理失效的危机。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