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蓝领白人的愤怒

作者:谢奕秋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11-28

   “他们被遗忘了,但过不了多久,国家就会想起你们。他们是那群努力工作却无法发声的人。我就是你们的声音!”4个月前,特朗普在共和党提名大会上大谈“被不公贸易协定夺走生计”的下岗工人,煽情地称“我爱劳动人民”。
   网友吐槽说:中产家庭出身的希拉里代表犹太富豪的利益,富豪二代特朗普却代表美国白人(一般指“非拉丁裔白人”)中蓝领工人的利益,真是凌乱了。
   其实有迹可循:特朗普在赖以发家的建筑业,一直跟砖瓦匠、木工、电工这些蓝领白人打交道,了解他们的心声。过去45年里,“没有大学学历的白人”作为曾经的“中产”,经济地位下降最严重;联邦政府60%的花销是各种福利,却没有多少落在他们头上。他们的愤懑可想而知。
   然而,传统媒体“基本上对美国工薪阶层的痛苦视而不见,因此意识不到特朗普传达的信息会引起多么大的共鸣”。同样,希拉里的“耶鲁女博士-律所合伙人-超级政客”背景和脱离老百姓生活的高冷风格,让她难以理解和切入对方的基本盘,甚至对他们颇为仇视。
   这一次大选,借特朗普之口,“沉默的大多数”终于发声了。
   大选期间的出口民调显示,77%的白人男性、66%的白人女性支持特朗普,而希拉里即便在白人女性中,也仅得到28%的支持率。计票结果显示,希拉里在白人为主的几个北方摇摆州“大意”了,选战瞬间悲剧。
   本来,希拉里所依靠的拉丁裔、非洲裔已合占美国人口三成,亚裔又占6%。如在这三大族裔中获平均七成支持(事实上她大概得到黑人票的88%,拉丁票和亚裔票的65%),当选总统就成功了一半。
   何况,她还以“在一起,更强大”的口号,将犹太人、穆斯林、天主教势力、LGBT(性少数群体)、印第安人等少数族群招至麾下;“主流媒体”、高校、硅谷、好莱坞、工会,以及民主党“四王二后”都来相助,想不赢都难。
   但希拉里偏偏失去了蓝领白人阶层的支持!而这些蓝领白人在上世纪50-70年代曾经是民主党的忠实拥趸。
   为什么他们讨厌希拉里?表面上看,是因为克林顿先生当年签署的北美自贸协定让他们的工作机会被转移到国外,而且希拉里曾盛赞新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是“黄金标准”。
   深层次看,是蓝领白人长期压抑的对联邦政府过度照顾少数族群的愤怒和对自身在政治上被边缘化的恐惧在作祟。
   一个是非洲裔在民主党内呼风唤雨(主持今年民主党提名大会的唐娜就是黑人女性),一个是拉丁裔非法移民的高犯罪率,再加上知识精英的“政治正确”话语霸权,“三座大山”压得蓝领白人面色苍白。
   他们不太敢向华盛顿陈情,因为吐露不满动辄会被扣上“反全球化”或“种族主义者”的帽子。就连共和党建制派他们也指望不上,那些人已被民主党的长期执政“前景”吓怕,很多大佬主张学习民主党,在福利政策、候选人等方面更多地向少数族裔倾斜。
   但特朗普的美国愿景不是这样。他看到无证移民的福利高于本国穷人,就提出“美国优先”,首先保美国人的饭碗,而不是对非法移民和难民大发善心。他听说华裔、印度裔在大公司招聘、名校入学上受到民主党“照顾亚裔之外少数族裔”的政策性歧视,就主张公平对待合法移民的权益。他认识到白人以纳税补偿黑人总有个极限,就呼吁以“法律和秩序”重建黑人被暴力、毒品毁坏的社区,让他们拥有自我脱贫的技能和环境。
   民调显示57%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应该在“国际上少管闲事,让其他国家自己处理好关系”。特朗普让这种两党传统精英充耳不闻的声音,被全世界听到。他主张放弃“在伊拉克、利比亚、埃及和叙利亚推行的那些业已失败的国家建设和政权更迭行动”—鉴于那么多外交专家反对他,他这个提议可能有点冒失。但他对摧毁“伊斯兰国”、踩灭宗教恐怖行动的急迫要求,是可以理解的。
   特朗普的对手希拉里,当过8年第一夫人、8年参议员和4年国务卿,在外交、立法、医保诸领域经验充裕,还为这次大选建立了一个原本不可能存在的联盟,将“反资本主义的大学生”与华尔街的金主同置于民主党大帐篷下,其竞选资金和支持广度因此非常可观。
   她的竞选搭档蒂姆·凯恩能用西班牙语拉选票;竞选主管约翰·波德斯塔曾是克林顿内阁的幕僚长,擅长危机应对;竞选副主管胡玛·阿贝丁又是有中东和南亚背景的穆斯林,与海湾富国关系密切……但这个高大上的国际化团队“很不幸”:凯恩副总统级辩论失利,波德斯塔邮箱被黑爆出大量丑闻,阿贝丁老公勾引少女被刑事调查,牵出新邮件门。希拉里的女总统梦,也因此稀里哗啦。
   而特朗普在“逃税门”、“脏话门”接踵而至时,除了他的家庭,知名政客里面只有副手彭斯、参议员赛辛斯、前议长金里奇、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以及几个初选时的竞争对手支持他,但他并不泄气,反而正告惊慌的议长瑞安和背离自己的议员“不要试图对抗共和党的总统提名人”。
   他的这份底气,就来自“最大票仓”蓝领白人的无条件撑腰。
   在蓝领白人的拉抬下,这个只有宾大本科学历的房地产老板,帮助共和党同时取得了行政、立法和司法的主导权,而其第三任妻子梅拉尼娅大一就辍学离开东欧,20年前才来到美国,2001年才拿到绿卡,却即将成为美国的第一夫人。
   这等魔幻现实,跟被忽略多年的蓝领白人开口“说话”比,又算得了什么?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