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人物|何超:危急时刻的“英雄机长”

▲ 颁奖词
上海虹桥机场“10·11”事件中,A320机长、中国东方航空上海飞行部机长何超处置果断,避免了事故,充分体现了危急时刻的一种勇于负责、敢于担当的精神。这一事件也推动了空管系统加速改革的步伐。

作者:文∣本刊特约记者 徐燕倩 发自上海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12-26

   “10·11”虹桥惊魂事件中,东航机长何超当机立断加速起飞,从而避免了两机相撞所带来重大人员伤亡的可能性。其临危不乱、果敢处置的能力受到了民航局记一等功的嘉奖,以及东航300万元的奖励。近日,经东航集团工会推荐申报,民航工会拟再授其全国民航五一劳动奖章。
   然而,再多个何超也无法解决事件背后所隐藏的个中触发事故的缘由。业内专家指出,此次事件的背后的根结,是民航业的航班量增长与空域管制保障容量的矛盾。

   

   选择最大推力带杆起飞避免相撞
   2016年10月11日中午12点03分,驾驶东航MU5643航班的何超收到上海虹桥机场塔台指令,进入跑道36L。机组在执行完起飞前的一系列检查后,决定执行起飞动作。
   起飞滑行速度达到了110节(每小时200公里左右),何超突然发现前方一架A330正横穿36L跑道,询问塔台确认穿越跑道情况。彼时一瞬,生或死,皆在其判断之间。
   飞机速度达到了130节后,作为这架空客A320的机长,何超迅速接过操纵,以7.03度/秒的速率,带杆到机械止动位,选择了以最大推力带杆起飞。A320顺利从A330的上方飞越,两架飞机413名旅客、26名机组成员成功脱险。
   这是虹桥机场跑道侵入事件的惊魂初步还原,此次事件也因何超的判断,最终以没有任何人伤亡为结局。
   10月12日下午,民航局通报显示,何超所驾驶的机型为空客A320,横穿跑道的空客A330飞机航班号为MU5106。该事件是一起因塔台管制员指挥失误造成跑道侵入的不安全事件,性质极为严重,属于A类跑道入侵,险些发生飞机相撞,并被定性为“严重事故征候”。
   “当时两架飞机垂直距离仅19米,翼尖距13米,320机组果断处理,操纵正确,避免了一起事故。330机组接受了穿越跑道的错误指令后,虽然看到了飞机起飞,但并未提出质疑。”在通报中,民航局也明确了避免此次事故的主因—A320机组的正确判断。
   随着该事件被各家媒体不断还原,大众纷纷关注机长何超的果断处置能力。有不少人提出疑问,当时的情形下,带杆起飞是否是唯一避免相撞的方式?
   民航业内资深机长陈建国认为,经过计算,如果当时A320机长采取了终止起飞的决定,也将会是在安全限度内的。这意味着当时选择刹车,不会相撞的可能性很大。不过,由于是突发事件,整个判断、执行过程可用“争分夺秒”来形容,作为一名处于起飞过程中的机长,根本没有心平气和坐下计算可能性的时间。
   “机长采取了当时他认为最安全的措施,无论起飞或者中断都应该获得肯定和支持。”陈建国认为,无论是何超的决定,还是最后飞机得到安全起飞的结果,都可圈可点。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大部分业内人士的肯定。民航业内专家林智杰认为,如果在事故发生之后以理论分析的话,除了加速继续起飞,另一种处理方式便是刹停飞机,“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飞行员无法做出全盘的考虑,机长需要决断,从而做出最有效最安全的方式,目前来看,继续加速起飞是相对而言比较保险的方式。”
   最终,民航局对成功化解危机的东航A320客机当班机长何超记一等功,并给予相应奖励。11月3日,东方航空公司召开上海虹桥机场10·11事件何超机组表彰大会。何超被评为先进党员,并奖励人民币300万元,同一客机机组也获得表彰以及人民币60万元奖励。
   据专业飞机网站显示,A320客机价格约为5500万美元,A330客机则约为8000万美金。重要的是,机上还搭载着数百位乘客及机组人员的生命。对比于这些的价值,何超所得似乎显得更为微薄。在声声称赞中,何超也被大众称之为“英雄机长”。

 

   “我的梦想是驾驶国产大飞机”
   “在320上的我只想说机长牛。”一位疑似当时在A320飞机上的乘客在微博上表达了对机长的感谢。
   由于本人较为低调,对于何超究竟何许人也,媒体并没能做深入报道,航空公司方面也曾多次拒绝透露其更多的信息。
   不过,也有不少人从侧面获悉他的日常工作。何超所属的东航飞行部中,同事透露,何超不仅技术精湛,而且经常看望云南大山的孩子们,是一位有责任感、有担当的机长。
   上海国际机场地面服务有限公司纪委书记曾表示,何机长不仅技术精湛,且爱心满满,经常看望云南大山的孩子们。据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公司团委发表的飞行部“爱在东航”活动总结中提到,上海飞行部四部二分部副中队长何超曾在9月21日与公司几位代表一起,到勐勐镇千蚌村千蚌完小看望过千蚌完小的孩子们。
   在勐勐镇千蚌完小的主题班会上,他问孩子们,“我们国产的大飞机叫什么?”
   “C919!”一个女孩清晰地作了回答,何超立即摘下了的肩章和航徽送给了女孩。他还告诉大家,他的梦想是有一天能够飞上我们中国自己制造的大飞机,并且鼓励小朋友们从小努力学习,长大当一名优秀的飞行员。
   

   人为的差错要解决,系统制度的问题更不能放过
   在民航局发布上海虹桥机场“10·11”事件相关责任单位领导和责任人的处罚通告当天,民航局长冯正霖在虹桥机场处罚通告发出后表态并强调,“民航工作要始终坚持飞行安全底线,民航业安全保障能力与发展的规模和速度不相适应时,宁可慢下来,也不能突破安全发展底线。应该讲民航业整体发展还是在可持续安全管控之中。”
   不过,从10月26日民航局发布的《关于落实2016年航班正常管理措施及监测指标的通知》来看,自11月1日起,民航局又曾恢复受理虹桥机场的加班、包机和新增航线航班申请。
   “这是这次事件背后的根结,民航业的航班量增长与空域管制保障容量的矛盾。”民航业内专家林智杰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虹桥机场的满负荷运行,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不安全事件的风险。
   “民航的发展和安全,服务(准点率)和安全、效益和安全之间的关系,是近年民航业的主旋律。安全永远都是第一位的,这是不容置疑的,在持续两千多天的安全运行时间后,难免对安全有所懈怠,更多地将目光转移到发展和效益上。这次严重事故征候(指10·11虹桥机场事件)也让整个民航业的注意力再次集中到确保安全运行上。此次拉大放行间隔应该只是权宜之计,如果局方评估后认为虹桥机场现有容量无法保障这么大的业务量,削减航班也是一个可能的动作。”林智杰表示,人为的差错要解决,而系统制度的问题更加不能放过。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10·11事件推动了空管系统加速改革的步伐。
   11月28日民航局党组审议通过了两项改革方案,其中一项为《统筹推进空管深化改革实施意见》。会议中指出,深化民航空管系统体制机制改革是本轮改革的重点和关键,要紧紧抓住劳动用工、定岗定员、薪酬制度等三项制度改革这个龙头。在分配制度改革问题上,必须坚持向一线倾斜、向基层倾斜、向技术倾斜,凸显一线管制员的岗位责任,增强基层员工的改革获得感,从而最大限度地释放空管的发展潜力,扩展空管的发展空间。
   随后,民航局空管局又下发上调一线管制员小时津贴标准的通知,从2017年1月1日起,空管局将对一线管制员管制津贴标准进行调整,管制员年收入平均调整涨幅为33%,其中北京、上海、广州、新疆四地涨幅50%。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这样的调整动作也许远远不够,改革与优化仍有较长的路要铺。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

本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