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人物|孔璞 詹涓:两位前媒体人引爆“魏则西事件”

▲ 颁奖词
如果没有舆论的大范围关注,“魏则西事件”背后的利益链条就不可能被广泛知晓。引爆“魏则西事件”的是两位女性:孔璞和詹涓。她们都曾是媒体工作者,在她们看来,这个事件事关我们每一个人的利益。

作者:文∣本刊记者 张墨宁 发自北京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12-26

   2016年5月1日前后发生的“魏则西事件”,引起过全社会的极大关注。这一事件持续发酵的背后是人们对医疗服务扭曲的市场化的强烈不满。商业伦理匮失的互联网巨头、滥用在临床上并未证实有效技术的民营医院、公立部队医院与民营资本的无序“合作”和监管漏洞,形成了“共谋”关系,利用一个年轻人最后的求生欲望,让他的最后一程走得心力交瘁,家庭背上了沉重负担。
  魏则西事件让我们看到,在互联网时代,如果技术的力量不能发挥善用,医疗体系中原本就存在的弊病将带来更大危害,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受到信息不对称加剧带来的影响。

 

 

  关注魏则西
  魏则西去世后,他的治疗经历迅速在大范围内传播,舆论很快指向了百度的信息推广和竞价排名、莆田系以及医院。5月2日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和北京市有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集中围绕百度搜索在“魏则西事件”中存在的问题、搜索竞价排名机制存在的缺陷进行调查取证。次日,国家卫生计生委、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武警部队后勤部卫生局联合对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进行调查。算是对魏则西和公众有了一个交待。
  如果没有舆论的大范围关注,背后的利益链条就不可能被广泛知晓。引爆“魏则西事件”的是两位女性:孔璞和詹涓。她们都曾是媒体工作者。出于惯性职业敏感和对长久以来对医疗行业的深入观察,她们选择了让更多人知道真相。
  孔璞曾是《新京报》的调查记者,她首先在新浪微博发布了魏则西的遭遇。4月27日,孔璞注意到了魏则西的患癌帖子,进一步了解到魏则西已经病故。随后,她百度了魏则西所患的滑膜肉瘤,发现竞价排名的武警二院依旧在首位。她的微博被一位医生转发后,很快引起了医生群体的注意。
  在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孔璞说,她是军医家庭出身,对军队医院对外承包的事情比较了解,几乎一眼就看出了是怎么回事。加上现在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对百度搜索的各种功能,如何优化百度搜索结果也有了进一步了解。孔璞自己就曾被百度的广告骗过,加上长期以来对医疗乱象的关注和个人的纯粹正义感,促使她发了那条微博。舆论也由此开始酝酿发酵。

 

  詹涓的调查
  “魏则西事件”从微博引向微信,演变为更大的舆论焦点,则离不开《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的传播,这篇文章出自詹涓之手,最开始发布在她的微信公号“有槽”,她曾经在多家媒体供职,长久关注医疗领域。在这篇热传的文章里,詹涓在事实调查的基础上剖析了百度推广与莆田系、上海柯莱逊与北京武警二院肿瘤生物中心的关系,咨询了多位肿瘤科医生,并向涉事医院声称是生物免疫疗法技术来源的斯坦福医学院进行了求证。这篇事实和逻辑都比较清晰的文章,让公众很快了解到了“魏则西事件”背后存在着一个半隐秘状态的利益链条。
  詹涓对“魏则西事件”的调查是在一两天之内完成的。注意到孔璞的微博后,她受到了很大触动。此前她一直关注民营医院,尤其是莆田系和百度竞价方面的内容。父亲和一个朋友都是因为癌症去世,朋友在去世前接受过和魏则西一样的生物免疫疗法,这让她对癌症患者的临终治疗尤为关切。詹涓曾经做过一篇部队医院对外承包科室的调查,发布在公众号“有槽”上。“当时为了落实部队医院和莆田系之间的关系,我用了一个办法,就是查网站的ICP资格证,有了这个经验之后,查武警二院和康新公司之间的关系就很容易了。”詹涓说,比较难的是武警二院和上海柯莱逊的关系以及柯莱逊和康新公司的关系,她通过查上市公司的资料、康新公司的招聘信息,发现这家莆田系的公司招聘了相当多的医疗人员包括肿瘤科医生,坐实了康新公司和武警二院的关系。
  “发这篇文章之前,的确考虑到了风险,因为涉及到了很多敏感机构,尤其是部队医院,但觉得这篇文章在逻辑上应该是比较完整的,事实也很清楚了,就发了出去。”詹涓说,后续的传播效应完全不是她所预料的。她只是觉得,这样一个年轻人,在去世之前是那样一种愤愤不平的状态,真的很可惜。“我就想帮他做点事情,讨回公道,即使不能讨回公道,也希望其他人看到这件事情。”詹涓说,“魏则西事件”关乎我们每个人的切身利益。
  两位前媒体人引爆的“魏则西事件”促使了改变的发生。部队医院违规承包乱象得以开始治理,互联网巨头也不得不开始对其商业伦理和应该承担的责任进行反思。无论何种职业身份,在一个自媒体的时代,只要接近真相、具备掌握真相的能力,有站出来的勇气和正义感,就能让更多人走出信息迷蒙,推动改革的进程。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

本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