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应准备与山姆大叔进行新一轮过招

如何防止美国建立起围绕我国的制衡联盟,无疑将是中国外交最为重大的课题。

作者:李哲夫 广州市政府参事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1-12

   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最近的一系列表现,已经比较充分地暴露了他对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深刻偏见,他的这些颇不友善的言行,虽然早在意料之中,却也有些过于出格。然而我们没有选择,不能不与之打交道。我认为,特朗普的上任后,很可能会在一段时期内使进攻性现实主义大行其道,因此,看看该学派的代表人物米尔斯海默所设想的中美之间的争霸斗争,对于我们成竹在胸地应对挑战,也许不无裨益。
   米尔斯海默有一个坚定不移的认识,这就是国际体系的基本结构决定了“大国的最终目的都是尽可能攫取世界权力,最终支配国际体系。”在他看来,这已为历史所反复证明,迄今没有例外,也不可能有例外。他由此做出进一步推论:“中国经济如果继续增长,就会像美国支配西半球一样支配亚洲”,与此同时,美国也一定会“全力以赴阻止中国取得地区霸权”。这就是说,中国的发展绝无可能不走地区称霸之路,而美国也绝无可能不阻止中国取得霸权。于是,“修昔底德”陷阱将无可避免,这是大国政治的必然逻辑。
   那么,美国将如何阻止中国呢?对此,值得注意的是,米尔斯海默用了“全力以赴”和“竭尽全力”这样的词汇来表明美国在这一问题上必然会采取的立场、决心和态度。也就是说,美国一定会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资源,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手段,使出“浑身解数”来阻挠中国的崛起。
   对于这一现实主义观点,我们决不能等闲视之,因为这实际上是美国整个政治界、军事界和外交界居于主流地位的观点,他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使之无论如何不能理解也不能相信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的真诚性和必然性,不能理解也不能相信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中美之间还能够另辟蹊径,建立新型大国关系,走一条和平发展、互利共赢的路。在他们眼里,大国之间只有对抗,只有争霸,别无他途,期望中美之间合作建立世界新秩序,那无异于是虚无飘缈的天方夜谭。
   面对这一现实,我们只能扎紧自己的篱笆,树立忧患意识,以枕戈待旦的精神,做好应对未来斗争的充分准备。
   进攻性现实主义毫不掩饰地认为,“确保中国做不成地区霸主明显符合美国的深层利益”,而美国对付中国崛起的最佳战略依然还是“遏制”,就像冷战时期美国及整个西方世界对待前苏联那样。而“遏制”的关键则是要建立一个制衡联盟,这个联盟的成员“应尽可能吸收中国的邻国”。
   他的逻辑是这样:第一,在国家关系中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在强邻面前,弱国不能不产生芒刺在背的感觉,所以任何国家都不会希望邻国强大,它们都是强邻现实的或潜在的对手,都有可能成为制衡联盟的成员。第二,中国的邻国,特别是对中国有明显担忧的国家,互相之间距离遥远,譬如日本、越南和印度之间就是这样,因而需要美国居中协调和组织。第三,中国的邻国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许多时候并不能完全制衡中国,这时就需要美国亲自出马,变“离岸平衡”为“上岸平衡”。因此,如何防止美国建立起围绕我国的制衡联盟,无疑将是中国外交最为重大的课题。
   米尔斯海默还提出以下三种战略可以代替遏制。一是实行预防性战争;二是执行旨在减慢中国经济增长的政策;三是“挖墙脚”。对于头两项,米氏自己就作了否定。他认为美国不能发动对有核国家的预防性战争,况且中国是一个面积庞大、人口众多,且又有着强大陆上力量的大国。对于迟滞中国经济发展,米氏也意识到,这很难做到,因为美国的经济制裁或中止对华贸易,只会为其他国家腾出与中国合作的机会和空间,是划不来的蠢事。
   所谓“挖墙脚”,就是在我国国内通过各种方式制造麻烦,如支持分裂势力,支持“民主运动”等;在我国国外则通过颠覆亲华政权的办法来削弱我们的国际支持力量,譬如使巴基斯坦发生政权更迭,树立亲美领导人等。这实在是有些无所不用其极了,但它绝不是危言耸听,它完全做得出来。
   总之,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把形势估计得严峻些,把准备工作做得更好些,才能在新一轮过招中立于不败之地。
 
   (所有引文均出自米尔斯海默《大国政治的悲剧》)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转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