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呼之欲出的美俄关系重启

时移世变,现在特朗普来了,美俄关系的第五次重启已经呼之欲出,它会成为全面的战略伙伴还是仍然只是一个“有限伙伴”呢?

作者:李哲夫 广州市政府参事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1-16

   魔咒还是宿命?现在美俄关系已经走到了苏联解体以来的冰点,然而似乎应了“物极必反”这一古训,特朗普的胜选,又预示着新一轮合作关系的再次重启,那么此次重启的前景又将会怎样?
   安琪拉·斯登特是克林顿和小布什两任美国总统的俄罗斯问题顾问,也曾在该两届政府的国务院规划办公室中任过职,并担任过乔治城大学欧亚中心、俄罗斯及东欧研究中心主任,集学者和官员于一身,对俄罗斯和俄美关系有着系统而透彻的研究。她的最新著作:《有限伙伴—21世纪美俄关系新常态》,对冷战结束以来的美俄关系作了详尽的回顾和剖析,指出在此期间,俄美关系经历了四次重启,但每次都以渐行渐远而告结束。
   让我们先随着斯登特的著作回顾一下此前四次美俄关系的重启情况。1992年苏联解体伊始,美国在任总统老布什开始启动建立新的美俄关系。这次美俄关系的启动,是俄罗斯处于极为弱势的地位,它有求于美国,希望加入到西方世界并得到美国的认可,美国当时却持相当保守的态度,因此并不愿拨出巨额资金予以资助,只是画了一个好看的大饼,事后多数都未兑现。
   第二次启动是在克林顿总统任期内实施的。克林顿推行自由主义的对外政策,认为民主国家之间不可能会发生战争,因而积极推动美国对俄罗斯的国内转型施加影响,企图用美国的价值观和政治体制来重塑俄罗斯。到了克林顿八年任期即将结束的时候,美俄两国实际上已经相当疏远,特别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强行介入科索沃战争,发动对塞尔维亚的轰炸,使得俄罗斯有上当之感;而俄罗斯在伊朗核计划上,在镇压车臣分裂分子的恐怖活动上也与美严重龃龉。以至在上世纪末的伊斯坦布尔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峰会期间,克林顿与叶利钦勃然翻脸,叶利钦在克林顿发言时几乎拂袖而去,而克林顿更是在两人单独会晤时,傲慢地还以颜色,把脚翘到了桌面上。以至曾经像一对兄弟的两位领导人,终于变成了互不买账的对手。
   第三次启动发生在小布什和普京之间。这次启动颇具戏剧性。布什就任后,双方并没有互相示好,而是首先进行了一场剑拔弩张的外交战,互相驱逐对方53名外交人员,使两国关系罩上了一片阴云。然而9·11事件的发生,却一下子峰回路转,精明过人的普京马上抓住这一难得机遇,第一个给小布什打电话,表示慰问和支持,并提出在反恐斗争中,美俄应并肩作战。于是俄美再一次迎来了一段蜜月期。
   然而,在相互握手的同时,却也并没有停止角力。小布什政府不遗余力地推进北约东扩,不顾俄罗斯的强烈反对,执意把波罗地海三国接纳为北约成员国;而俄罗斯也不理睬美国的反对,继续向伊朗提供核援助。特别是美国在悍然发动对伊拉克战争时,事先完全没有把俄罗斯放在眼里,从而引起了普京的强烈不满和反对。更有甚者,从2003年开始,在美国的支持下,在俄罗斯的后院,一些国家相继发生“颜色革命”,使亲西方的领导人上台执政;再加上美国一直拒绝考虑俄在伊拉克和伊朗的利益,也未让俄加入世贸组织。从而让俄罗斯大为失望,普京与小布什的朋友之交也就基本结束了。
   第四次重启是在奥巴马和时任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手中开始的。有意思的是,当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举行首次会晤时,希拉里交给拉夫罗夫一个小礼品盒,在记者们急切目光的注视下,拉夫罗夫拿出了礼品,是一个红色的圆形按钮,上有英文“重启”二字和相应的俄文一词,尴尬的是,俄文的翻译竟误为“过载”一词。应该说,在克林顿和梅德韦杰夫执政期间,美俄之间似乎都有重塑和改善关系的愿望,但实际情况却是不冷不热,波澜不惊。及至普京再次返回克里姆林宫之后,双方关系更是举步维艰,步履蹒跚了,以至由于克里米亚事件和俄在中东力挺叙利亚的巴沙尔政权,就彻底形同水火,日趋对立了。
   时移世变,现在特朗普来了,美俄关系的第五次重启已经呼之欲出,它会成为全面的战略伙伴还是仍然只是一个“有限伙伴”呢?且让我们静以观之。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转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