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整武功山

焦峰向《南风窗》表示,整合并不是为了把钱从地方收回到省里的口袋,而是把武功山作为大的旅游产品来推广,最终受益的还是当地政府和百姓。

作者:本刊记者 韦星 发自江西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3-10

  远古时代,地壳变动使地球表面产生很多“褶皱”。这些“褶皱”是呈线状延伸的山地。地质学上,这种沿一定方向延伸,包括若干条山岭和山谷组成的山体,因呈现出较为清晰的“脉络”,而被人们称之为“山脉”。
  湖南与江西交界,几个“东北—西南”走向的山体,就形成了这样的山脉,地质学上,这条山脉被称为罗霄山脉。
  罗霄山脉是湘赣两省自然界线,也是湘江和赣江的分水岭。罗霄山脉的北支,是武功山。历史上,武功山和庐山、衡山被称为“江南三大名山”。
  不过,当下武功山的知名度、影响力,远不如当年。如何发挥武功山的“武功”,一直成为江西发展旅游的一块心病。
  2013年10月以来,江西就在谋划旅游强省的征程中,将武功山列入重点的打造对象。今年1月,江西省政府的1号文件更是专为武功山的重整而出,至此开启了武功山的重整之路。
  重整路并非一帆风顺,因为武功山跨越江西省萍乡、宜春、吉安三个地级市,在旅游成为“香饽饽”的当下,占据这些资源的都不愿放手,而早前围绕着武功山已衍生出的错综复杂利益关系和地方割据,也在消解或阻碍整合的进程。
  “旅游成为一块肥肉时,各地都在抢。成为骨头或问题时,就没人抢了,甚至都往外推”。2月18日,江西省委宣传部前常务副部长、南昌大学教授陈东有接受《南风窗》采访时表示,为结束“一山多治”的割据局面,江西对旅游资源进行整合,这无论对游客还是对江西的发展而言,都是正确的路子,只是在推进时,需要把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厘清。

 



  迷失的“武功”
  武功山位于赣西,历史上,它是道教和佛教圣地。1800年前的三国时期,武功山就开设道场。武功山的佛教,则始于唐代。南宋时期,文天祥书赠“葛仙观”巨匾后,武功山更是名震千里,常年香火不断,古迹频增,山上光是宫、观、寺、庙、庵、堂,就有上百座。
作为名山的武功山,彼时吸引着无数善男信女到此顶礼膜拜,历代文人墨客也慕名而来,吟诗作赋。
  现在,很多年轻游客对武功山的历史并不大了解。相反,他们对宜春,以及这座城市围绕着“明月山”而打造的“月亮文化节”,有更多了解。因为,这已被打造成一条浪漫爱情的旅游线路,叫响了“爱我,就带我去明月山”的情山口号。
  明月山是谁?明月山是武功山的余脉,它们同属于罗霄山脉。坦白说,从山体景观资源看,明月山的景点比不上拥有十万亩高山草甸的萍乡武功山,也比不上拥有羊狮慕等知名景区的吉安武功山。但过去,萍乡和吉安在开发武功山方面,远不如宜春卖力。这三个地级市中,旅游开发较早、投入较多,旅游产业配套和运营较成熟的,正是宜春的明月山。
  当初,打造景区时,宜春只强调明月山,不强调武功山,也不说自己和武功山是一体的。武功山横跨三地,宜春出钱出力打造自身品牌,这无可厚非。毕竟,如果强调武功山,无异于自己出钱也为其他两城招揽游客。
  但本质上,明月山还是属于“大武功山”的。“大武功山”位于赣州西部,横跨宜春市袁州区、萍乡市芦溪县、吉安市安福县,山体面积970平方公里,占到全国国土面积的万分之一多。但武功山风景名胜区的面积只有139平方公里,其中宜春、萍乡、吉安分别占40、39、60平方公里。
  最近几年,三地都很重视旅游。围绕着武功山,也相继成立了正县级的管委会,比如宜春市明月山温泉风景名胜区管委会、萍乡武功山风景名胜区管委会、安福武功山风景名胜区管委会。
  之后,三地对武功山的资源进行挖掘和做文章。目前,武功山在旅游资源的分布上,形成了:宜春明月山景区;萍乡十万亩高山草甸;吉安安福羊狮慕景区。此外,九龙山景区、发云界景区等,绝大部分在安福境内,安福还和萍乡共享武功山的金顶景区—白鹤峰,这个海拔1918.3米的金顶,属江西省境内海拔最高山峰。
  不过,和武功山相比,现在的人们似乎对明月山更熟悉。因为除了明月山,宜春还开发了温泉。含硒的温泉让很多注重养生的游客慕名而来,宜春也在不断和游客的打交道中,历练出较为娴熟的市场营销手法和接待能力。明月山国家5A级景区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于2015年给创建出来的。
  国家5A级景区是个“荣耀”,“5A”主要是衡量一个景区的旅游服务质量、旅游服务品质、管理接待水平等“软件”的东西,“硬件”则是其次。
  所以,对已拿下“5A”招牌的明月山,安福、萍乡并没有表达出“羡慕嫉妒恨”,因为这两地的人们都各自认为最精品的景区还在他们手中。
  2月20日下午,在萍乡武功山风景名胜区管委会,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南风窗》记者,“我们现在也在创建国家5A级景区,去年已通过资源评审,这在江西省内,去年就两个,我们是其中一家,可以说,拿下5A势在必得!”这名工作人员还自豪地向记者说,“武功山最高峰就在我们这里,我们还有十万亩高山草甸呢”。
  这时,正在电脑前整理材料的另一工作人员,停下了敲打键盘,他插话道,“说十万亩,实际上远不止十万亩!”
  不过,他们向记者表示,早年,立足于丰富的矿产资源,萍乡主要发展工业,上世纪70-80年代,是萍乡重工业最为红火时期,当时由于工业的飞速发展,当地无暇顾及发展旅游。但当时宜春的工业基础较弱,这种背景下,宜春只好转向发展旅游,如今旅游反而成为她的长处了。
  随着矿产资源枯竭,如今的萍乡已把发展重点放在旅游上,武功山自然是这座城市唯一能够再度崛起的重要抓手。“过去几年,我们投资几十个亿,围绕着武功山的进山通道等,修了两条漂亮的道路”,前述工作人员兴趣勃勃地介绍说,“我们已在山底打造了宽阔的游客接待中心,要在武功山脚下,造出一个丽江古城。”
  不过,当兴趣勃勃的畅谈回到和邻居(宜春)比对时,可以看出,这名工作人员的脸上,还是有对现状难以掩饰的落寞,如同一度迷失的武功山。

  重整正当时
  让武功山雄起,重塑武功山作为江南“三大名山”的品牌形象,不只是萍乡和吉安的考量,也是江西省级层面着力要擦亮和打造的品牌。
  过去十多年,三地对武功山的宣传各异,游客对武功山的认知也模糊。比如萍乡宣传它所占有的武功山区域时,这样形容:云中草原,户外天堂。宜春则是给它换了名,叫明月山,围绕着明月山打造的是“月亮”文化,并突出了“情山“、“月老”等主题。吉安市的安福,则突出“福”文化……围绕着武功山,三地各建山门,各设门票,游览同一座山,三地互不相认。
  利益割据的背后,是文化割据,作为大武功山没有恢复它应有的活力和知名度。坦白说,武功山所拥有的丰富旅游资源,还没有转化为它本应有的知名度,也没有将旅游资源的优势,转化为经济上的优势,更无法体现武功山应有的历史厚重感和现实美感。
  2014年4月,时任江西省省长鹿心社来到萍乡、宜春等地考察,并撰写《关于加快赣西旅游产业发展的调研报告》,这份报告提出尽快完成省旅游集团公司组建,以市场机制和企业化运作模式加快赣西旅游资源整合。
  不久,国有控股的江西省旅游集团成立,在武功山涉及的三地,省领导还推动成立了武功山旅游工作协调委员会。在江西省旅游发展委员会政策法规处处长焦峰看来,作为非正式协调机构,这个委员会发挥了一些作用。
  2月21日上午,焦峰告诉《南风窗》记者,当初,明月山的小火车开到安福羊狮慕景区门口时,安福那边不让进,安福认为“明月山这是利用我的景点,把游客吸引到明月山,但我没拿到什么好处”。再如萍乡武功山修栈道修到羊狮慕时,也被安福方面给挡了—因为两地在山体的一些权属上存在争议,但过去,当利益还没有出现时,矛盾没有凸显出来。
  这样,各地画地为牢,自设门票,一山却多次收费,游客意见很大。最后,协调委员会召集三地主要领导,通过利益分成机制达成了相对能接受的共赢发展模式。
  “但协调委员会带来的效果,还是不大理想。”焦峰说,这种背景下,武功山的整合势在必行,因为不早点行动,随着旅游的深入发展和效益更明显,各地的争夺将更激烈。
  整合究竟要达到怎样的目的?简单说,就是结束“一山三治”的割据局面,将武功山作为整体打造,激发武功山活力,促进赣西旅游产业发展,使之成为江西旅游经济发展的新增长极。
  关键是如何整合?方案由江西省社科院牵头做,据参与者透露,早前有几个方案:一个是武功山主要资源归某市打造,但遭到没能参与主动权的其他市的反对,难度很大,所以很快被否。另一个是将武功山的资源全部划出,单独设立武功山市。还有一个方案是,不动行政区划,只从市场手段入手,用经济手段来解决景区权属和利益的问题。
  “最简便做法是建立武功山市,尽管也有矛盾,但区划调整方案,国务院一旦批准就都好办”。焦峰向《南风窗》记者介绍,但国家对新设市有严格要求,不能随意设立,所以难度较大。
  除难以通过国务院审批外,江西省也有其他考虑:假如将武功山从各地划出,单独成立一个武功山市,武功山市会不会形成一个孤岛?
  焦峰解释说,这首先涉及到武功山市的人口从哪里来?因为旅游需要和周边处理好关系,需要群体提供相关服务,之前有的地方曾这么做,结果新成立的市就成了孤岛,“因为周边县市大家都来反对你,孤立你,你修一条路经过也不同意,这就很难发展起来了。此外,你把其他地方宝贵的资源都划走,这些地方也就没有发展的抓手,因而对这些地方发展也是不利的。”
  那么,武功山究竟要如何整合—

  抉 择
  武功山的整合,江西的做法是:从经营管理体制改革入手,不动行政体制。具体操作上,根据赣府[2017]1号《武功山经营管理体制改革方案》透露,由江西省旅游集团牵头,通过独资或与萍乡、宜春、吉安三市国有经营实体共同出资,成立江西武功山旅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武功山公司),注册地原则上在南昌。
  武功山公司组建后,将对武功山旅游资源实行统一经营管理,实行统一品牌、统一营销、统一标准。这意味着,三市围绕着武功山而设的管委会将让渡出经营管理权利,只负责行政管理权和社会经济事务的管理权。
  政企分开本是正常,但过去这些管委会既是管理者,又是经营者,尽管一些管委会也成立专门的公司来运营景区,但本质上,还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因此,这次整合就涉及到了利益纷争,比如此前投入大、目前运营得好的景区,就会有抵触情绪。
  2月20日,在明月山管委会。一名管理者面对《南风窗》记者的到访,几度欲言又止。最后,他鼓起勇气说,“目前,还没有进入改革实操阶段,我们还按以前的模式运作。”但记者准备走出他办公室时,他冒出一句,“花十几年心血,好不容易打造出个品牌来,说抱走就抱走!”
  在明月山管委会党群工作部,一名工作人员也向《南风窗》表示,“网友”对这个事(整合武功山一事)意见非常大,网络关注度很高,我们管委会也做了回应。随后,工作人员向《南风窗》记者转发了管委会的这条回应,并说“这是我们领导审核后定稿的,代表明月山管委会的声音。”
  这份《快看!“武功山合并明月山”明月山管委会怎么说》的微信稿中,回答了“整合后明月山及月亮文化品牌何去何从?”、“5A级景区拱手让人,政府部门是否权衡利弊?”、“发展好的吃亏,发展差的吃大户,下面还要不要发展?”等问题……
  不过,这些问题的回答,除在形式上表示响应和拥护外,尖锐问题的接连提出,更像是明月山管委会把自身的焦虑和不安,暗示性传达给决策者看。
  《南风窗》记者在吉安和萍乡采访时,当地管委会的一些官员看了明月山管委会的“回应网友”关心的话题后,会心地笑了,他们说,“所谓的网友,不过是明月山管委会自问自答罢了,网友哪会关注这么高深的问题。”
  和明月山管委会不一样,目前发展欠缺、但有资源优势的地方,对这次整合持欢迎态度。2月22日,萍乡武功山管委会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在向领导传达《南风窗》的提问后回复说:“我们萍乡武功山管委会全力支持省委省政府的决策,我们非常赞成这次整合,认为应从大局出发,毕竟这对打响和提升大武功山的品牌,大有益处。”
  这是“面上”的话,事实上,三地暗中较劲从未远去。2月18日,江西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麻智辉告诉《南风窗》,早前对武功山在各地的资产进行评估时,萍乡和安福对评估的结果不认可,认为不公正、有猫腻,后来又请了北京、上海等地的第三方重新评估。
  的确,成立公司后,三地究竟各占多大股份?这是个难题。焦峰向记者分析,早前各地在景区的投入,如建索道、酒店、道路等资产性的东西,都比较好评估,难就难在资源评估。
  毕竟,在新成立的公司里,各地除了可资金入股,也可资产、资源入股,这种背景下,每个地方都会从自身占有的山地面积、资源物种的珍贵程度、景点的漂亮程度等提出诉求,希望“发挥资源优势,以获得更大比重的股份”,换句话说,三地就想凭借好资源来达到“少出钱,多占股份”的目的。
  这种背景下,萍乡和安福都强调自身占据了武功山的最优资源,但明月山打造这么多年,且已是国家5A级景区,该如何评估?这种无形的资产如何量化?各地在这方面还多有争执。
  “由于历史上的区划所引发的三地争利,这是可以理解的,也有一定的合理性”。陈东有告诉《南风窗》,但这些合理性是落后的合理性,武功山的方向,还是要结束“一山多治”,通过市场整合资源,发挥武功山的最大效益,这是对消费者负责任,也可以在统一的规划和开发中,处理好武功山发展与保护的关系。
  陈东有建议,在资产评估中,对可量化的,先定量评估,而不要去定性—比如哪个景区漂不漂亮等是不好评估的,各地也要搁置争议,本着做大做强武功山的目标来全力打造和开发好武功山。
  “目前,各地还是有顾虑的,担心省里和地方抢利益,还担心在改革中,个体的利益是否受损。”焦峰向《南风窗》表示,整合并不是为了把钱从地方收回到省里的口袋,而是把武功山作为大的旅游产品来推广,最终受益的还是当地政府和百姓。整合也不是要把明月山等地方特色的景  区给抹掉,而是要在“统一品牌,统一营销”的体系下,实现“一山多景”。
  焦峰说,整合的难度确实较大,矛盾也是有的,但他有信心,因为“这是目前整合武功山的诸多方案中,最可行的那一个了”。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