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下届总统能否破解半岛危局?

距离总统职位最近的文在寅,表示支持韩美联盟,同时将尝试与朝鲜接触对话。他还表示将重启关闭的开城工业园并予以扩大。对于萨德部署问题,他表示当选后将访问中国进行谈判。

作者:施牧青 媒体人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4-11

  3月10日,韩国宪法裁判所8名裁判官一致同意弹劾总统朴槿惠,为92天的弹劾时局画上了句号。5天后,代总统、总理黄教安宣布自己不参加第19届总统大选,并将大选的投票日定为5月9日,由此韩国进入了选举时局。
  由于潘基文出局后,韩国保守政党缺乏有实力的候选人,加上选民对第三次政党轮替的殷切期待,共同民主党潜在候选人文在寅的选情被看好。文在寅有着亲朝鲜的发言记录,但即便他当选后试图扮演“卢武铉继承政权”的角色,也会因美国的强势存在(战时韩军归美军指挥)而受到很大掣肘,指望韩国下届总统能破解半岛危局,还言之过早。
  不过,透过这场刚刚正式打响的选战,我们可以预知一些攸关东北亚合作前景的外交走势。

 

3月14日,韩国共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崔星、李在明、文在寅、安熙正(从左到右)参加电视辩论。

 

  韩国大选的影响因素
  今年1月20日“非朴派”从原新世界党分裂后成立“正党”,韩国形成了四党制(韩国国会由5个有效政党构成)。2017年大选,总统候选人将从四党产生,最终形成“进步-保守”两大阵营最有实力的候选人相争的格局。
  目前,共同民主党、自由韩国党(由新国家党/新世界党改名而来)、国民之党、正党都在进行党内初选。其中,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党内初选最激烈—该党有韩国三大民调中排名前五的候选人里的三位,分别是文在寅、安熙正和李在明。经过党内激烈竞选,四党各自形成单一候选人,将在4月15、16日进行候选人登记,再开展截至5月8日的22天法定竞选活动。
  在韩国,无论总统大选还是国会选举,都会受到地区主义、世代差异、经济表现的影响。韩国的地区主义,起源自朴正熙时期地区倾向性的经济发展战略;韩国民主化后,出现了富裕的“岭南地区”与贫穷的“湖南地区”的对立。地区主义在“三金”(前总统金泳三及其继任者金大中,以及前总理金钟泌)时期影响最大,之后有所弱化,但并未消散。
  5年前第18届总统大选,文在寅在保守派盘踞的“岭南地区”完全落败,优势仅限于传统进步派控制的“湖南地区”,还有城市化程度高、自由主义倾向的首都圈。不过,此次大选潜在候选人民调显示,文在寅在庆尚南道、釜山、蔚山等保守地区支持率也领先。这可能是因为,这些保守地区的年轻选民受朴槿惠“亲信门”和受贿嫌疑影响,转变了政治态度。
  韩国选举受选民世代因素影响,一直存在沿年龄层的投票分化。支持进步派候选人的主要是20到40岁年龄层的人,反之主要是50到70岁年龄层的人。年轻世代更欢迎进步派的经济社会政策,年老世代更欢迎保守派对美国和朝鲜的外交安保政策。
  韩国国内有所谓“4月危机论”。韩国经济大概10年一个商业周期,现在又临近周期末尾,预计2017年GDP仅增长2.5%;出口乏力,表现为“韩进海运”破产。受经济不景气和高等教育普及化的影响,韩国年轻人失业率高达10.7%,整体失业率超过5.0%,为近7年来最高。加之李明博、朴槿惠两届保守政府推行住房抵押贷款政策,韩国家庭债务总额创新高,达到1300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8万亿元)。所以,“自由韩国党”会因朴槿惠执政期间经济表现不佳,在今年5月大选中遭选民惩罚。而失业率高企,通常会有利于左派政党胜选。

 

  “亲文/反文”阵营的组合
  保守阵营的三位实力候选人金武星、潘基文、黄教安,相继不参加2017年总统大选。自由韩国党和正党的剩余候选人,选情低迷。而从原“新政治民主联合”分裂出来的国民之党,在2016年4月国会选举后,变成了“湖南地区”为主的地区政党,难以问鼎青瓦台。所以,自由韩国党、正党、国民之党这三党,都缺乏可以挑战文在寅的人物。
  另外,已经退出共同民主党的金钟仁,可能作为独立候选人参选。上述三党加上金钟仁,有可能组成“反文阵营”。不过,他们只有在登记为各自政党的候选人后,于各自民调都难敌文在寅的情形下才会进行整合,再推选出“反文阵营”的单一候选人。
  共同民主党党内初选,有文在寅、安熙正、李在明和崔星4位潜在候选人。预计城南市长李在明和高阳市长崔星可能先出局,然后文在寅战胜安熙正,拿到本党的总统候选人入场券,而其他落败的党内候选人将全力支持他,组成“亲文阵营”。
  朴槿惠被弹劾下台后,“亲文阵营”与“反文阵营”的最大分歧是:大选是否同时推动修改宪法。“亲文阵营”反对大选前修宪。文在寅担心他完整的总统职权被削减,主张2018年6月韩国地方知事、市长选举时再修宪。“反文阵营”准备选前修宪,将总统任期由5年单任制改为4年连任制,同时将帝王总统制改为总统总理分权制。但是,“反文阵营”三党推动修宪,难以达到所需200席议员同意的门槛,三党议员只有165席(韩国国会共有300名议员,任期4年)。

 

  文在寅温和审慎的内外政策
  文在寅是距离总统职位最近的潜在候选人,有所谓“文在寅大势论”,其支持率连续11周在韩国三大民调中排第一。文在寅曾任卢武铉政府民政首席秘书官、秘书室长等职,2012年当选釜山沙上区甲选区国会议员。文在寅被称为“卢武铉之影”,除了在共同民主党内有亲文派议员支持,还获得亲卢派(卢武铉)前官员支持,今年2月已组成“文在寅团队”。
  本届大选侧重经济和安全问题。文在寅的经济政策主张,主要针对增加就业和减免家庭债务。文在寅表示,将创造81万个公共部门岗位和50万个私营部门岗位,并要求遵守每周52小时的法定工作时间,促进休假。他还提议减免22.6万亿韩元家庭债务,以便为203万信用不良者提供重新出发的机会,并提议引入家庭负债总量管理制度(家庭负债金额最多不可超过家庭可支配收入的150%)。
  去年全年,朝鲜进行了两次核试验、发射了24枚导弹,造成了韩国的安全压力。不过,文在寅批评李明博、朴槿惠两届保守政府对朝鲜的制裁政策并没有使朝鲜弃核,他表示将尝试与朝鲜进行接触对话。他还表示将重启关闭的开城工业园,并将扩大开城工业园面积到2000万坪(1坪=3平米)。对于萨德(Thaad)部署问题,文在寅一直强调将此事交给下任政府,他表示当选后将访问中国进行谈判。
  3月18日,文在寅的两名外交安保政策顾问崔钟建和金基正,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很可能重新考虑部署萨德决定的正确性,届时将与中美两国商议”。但是,文在寅方面不希望“萨德”成为总统大选焦点,担心“反文阵营”以国家安全为由批评文在寅,并引起保守选民在安全问题上对文在寅的质疑,导致选票流失。
  除了南北关系,联盟关系是另一个外界关注的话题。众所周知,韩美联盟是韩国外交安保的基石,文在寅表示支持韩美联盟。而在韩日关系上,文在寅所属的共同民主党,一直反对慰安妇赔偿协议和韩日《军事信息共享协议》。如果文在寅推翻慰安妇赔偿协议,将会给韩日关系降温;如果否定韩日《军事信息共享协议》,也将直接影响美日韩三国对朝鲜政策的协调。

 

  自称中间派的安熙正
  3月15日黄教安宣布不参加总统大选后,安熙正的民调支持率上升到第二位,也是在共同民主党内部,对文在寅最有威胁的候选人。
  安熙正与文在寅相似,也是亲卢派。他是2002年卢武铉竞选团队的政务组长,后因选举政治资金问题入狱,无缘卢武铉政府职务。2010年他当选忠清南道知事,4年后又连任。
  在经济议题上,安熙正与文在寅差别不大。安熙正表示,要进行经济制度改革,减少经济不平等。安熙正与文在寅的主要差异,体现在外交安保议题上。安熙正表示,韩国需要与国际社会一道对朝鲜实行制裁,以惩罚它的拥核。他还认为南北间需要对话,朝鲜需要先改变,韩国才能重启开城工业园。

 

  “反文阵营”支持率最高的安哲秀
  安哲秀是民调支持率仅次于文在寅、安熙正的候选人。上届总统大选期间,韩国刮起了“安哲秀旋风”,但这位前首尔大学教授还是不敌朴槿惠和文在寅。2013年,安哲秀补选为首尔芦原丙选区国会议员,2016年2月牵头组建了国民之党,随后连任国会议员。
  安哲秀在竞选期间表示,将加强国家公平贸易监督,建立公平的市场秩序,还将改革公司治理,打破政府和财阀间的畸形关系。受朝鲜不断发射导弹的影响,安哲秀对朝态度有所转变,同时也意欲吸引中间选民,主张冻结朝鲜核武器研发,同时增加韩国军事开支。安哲秀还表示,应该重启开城工业园。

 

  李在明若当选要取消“萨德”
  韩国“反朴”烛光集会期间,共同民主党激进派候选人李在明的民调支持率一度升至第三位,他也是该党候选人中政策主张最左的一位。他表示要通过取消“萨德”部署、收回作战指挥权、“12·28”慰安妇协议无效处理、停止韩日《军事信息共享协议》等措施,阐明“以国家利益为中心的自主均衡外交”。
  被视为“保守派希望”的自由韩国党潜在候选人洪准杓,批评了3月10日《纽约时报》所引文在寅在问答集《韩国提问:全新的国家,文在寅回答》中“对美国说NO”的观点。他说“相关言论不过是为凝聚左派而进行的反美煽动”。
  正党潜在候选人刘承旼,也批评了文在寅的外交安保政策。刘承旼说:“不能利用曾在特种兵服役的幼稚借口,掩盖自己危险的安保和对朝观念。”刘承旼还表示,应该等朝鲜核导问题取得进展,再重启开城工业园;正党另一潜在候选人南景弼表示,应该营造朝鲜半岛和平氛围,再重启开城工业园。
  韩国的总统大选是一面镜子,照出了不同候选人的政策倡议在民间的支持程度。而在当前的朝鲜半岛危局下,韩国的外交格局很大程度上已经被锁定,最终胜出的总统候选人充其量在这些大势下做一些调整和伸缩。所以,我们既要关注最热门候选人文在寅的外交安保政策宣示,也要留意从各位热门候选人外交倡议的“最大公约数”中所反映出的韩国主流民意的依归。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