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战略何去何从

在阿特看来,不管美国愿意不愿意,它都将是欧亚大陆“最后的平衡者”,而采取离岸平衡,则意味着最终必须卷入代价昂贵的战争,因而不是一个好的选项。

作者:李哲夫 广州市政府参事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7-27

  在当今世界上,最善于大战略思维的国度似乎非美国莫属,它的主要学术流派及其代表人物,都当仁不让地具有世界性影响。其中撰写《美国大战略》一书的罗伯特·阿特,尤以视野开阔,思维缜密,逻辑严谨,分析透彻见长。
  在他看来,一个国家要制定出符合实际的大战略,必须要从国际环境的时代特点出发,从自身的国家利益着眼,同时也要根据国家的实力状况和战略实施的成本情况,进行综合考量,才能做出恰当的选择。这无疑是很有道理的。
  具体而言,他认为21 世纪的美国,有八种可供选择的战略,其中具有操作可行性的只能有四种,而最为合适的则是选择性干预战略。其说究竟如何?让我们试以析之。
  八种可供选择的战略分别是:霸权战略;全球集体安全战略;地区集体安全战略;合作安全战略;遏制战略;孤立主义战略;离岸平衡战略;选择性干预战略。如果从大的方面来区分,实际上只有两类:以谋取绝对优势为取向的霸权战略,和以谋取相对优势为取向的其他战略。
  霸权战略是一种帝国战略,它不仅是要为美国攫取权力和利润,而且还要让美国能够随意对世界发号施令,让世界根据美国的意志予以改变。这是不少美国权力当局和政治精英们梦寐以求的目标。然而也是一个从未实现,并且永远也不可能实现的目标,这是因为其野心与实力完全不相匹配,“先生之志则大矣,先生之力则不可”。但是,美国确实不断有这种周期性的冲动,罗伯特·阿特认为,二战以后,美国就有过四次类似的冲动,但每次都是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力量,做了力不胜任的事。
  其实,阿特从道义上并不反对霸权战略,认为如果能够实现,它对于保护美国利益,将是十分理想的战略。但是,从理性出发,他意识到,那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在当今世界上,它是一种幻想,它的追求将会耗尽美国的实力。美国要使世界服从美国,既没有足够的军事实力,也没有足够的资源来培育军事力量。”所以霸权战略完全不可取,甚至有一点点霸权战略都会导致失败,飞扬跋扈的单边主义,只会产生“逆火效应”,因此霸权战略无异于是一种自杀战略。
  除了霸权战略,全球集体安全战略、地区集体安全战略和合作安全战略也是属于无法实施的战略,这是“因为它们所假定的国际间利益的同一性,是不可能实现的”。国际社会不管是处于有序状态,还是无序状态,说到底都仍然未能摆脱无政府状态,在这一状态下,一个国家不能不视所有国家为潜在对手,哪里会有什么集体利益一致?合乎逻辑的只能是,“如果集体安全体系内不可能有所有时间内为所有国家提供的安全,也就不存在为任何国家在任何时间内提供的安全”,因此,上述三种大战略,都是中看不中用,在政治上根本无法实现的战略。
  霸权战略是鲁莽的,优势战略却是必须的。他和美国的主流战略家们,都不希望美国退而自保,失去世界顶级强国的领导力和影响力。因为持续保持这一优势,远比失去这一优势后再重新夺回这一优势代价要大得多。
  由此出发,阿特也不赞成孤立主义战略和离岸平衡战略,他把这两种战略称之为是“袖手旁观”战略。虽然他认为它们都具有现实可行性,甚至还有成本优势,而且它们都曾在美国历史上被长期采用过,但随着美国的日益强大,特别是从安全消费者到安全供应者地位的转变,使得美国介入欧亚大陆大国之间的战争已经成为必然之势。在阿特看来,不管美国愿意不愿意,它都将是欧亚大陆“最后的平衡者”,而采取离岸平衡,则意味着最终必须卷入代价昂贵的战争,因而不是一个好的选项。
  阿特认为,美国的当代大战略当以选择性干预最为合适,这是一种混合战略,它吸取了其他七种大战略的各自优长,尤其是遏制战略的优长,而又摒弃了他们的短处。它的基本要素是,继续在远离本土的前沿地带部署军力,巩固和发展军事联盟的集团优势,有效地控制与美国利益最为重要的关键地区,采用各种手段遏制对手和潜在的对手,等等。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