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饶过小池吧,她不想怼安倍

小池百合子在东京一胜再胜,但麾下国会议员数量只有安倍的几十分之一;与罩着自己的安倍分道扬镳后,她未来的路并不好走,何谈去挑战安倍的首相之位?

作者:本刊记者 谢奕秋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7-28

  7月2日东京都议会选举的结果,因为自民党的惨败,让不少媒体炸开了锅,纷纷臆测刚上任1年的东京都女知事小池百合子,会不会是下届日本大选的首相热门人选—也就是说,小池百合子会不会成为安倍长期政权的终结者?
  尽管小池存在问鼎首相宝座的可能性,但她长期以来的民意基础(包括其国会议员选区)局限在首都圈。在重视政治世家和地方桩脚的日本政坛,一个19岁就随全家移民埃及,本科就读于开罗大学,回国后换过五六个政党,与前首相传过绯闻的单身右翼女政客,是不可能仅凭安倍政权的几桩丑闻就取而代之的。
  曾在东京、大阪呼风唤雨的石原慎太郎、桥下彻“进军全国政坛”的前车之鉴不远,比安倍还大2岁的小池自然也心知肚明:当好“第一号地方政客”才是正事。

  东京都选举的特殊性
  日本全国一级行政区划,分为一都(东京都)一道(北海道)二府(大阪府、京都府)和四十三县。东京都,是这47个省级行政区中的一个。自石原慎太郎辞任以来,东京都5年里经历了3任都知事,前两任分别是无党派的猪濑直树和亲自民党的舛添要一,两人各干了一年多和两年多,分别因不当收受政治献金和公款私用的丑闻而下台。这就给了小池百合子以机会。
  小池比安倍早一年进入国会,两人同被小泉纯一郎赏识。安倍因为父亲和外公的政治遗产,仅用13年就当上首相,而小池先是连续担任小泉内阁的环境大臣,再成为安倍内阁新设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后又被安倍任命为防卫大臣(因神盾舰泄密丑闻,没多久就辞职了)。
  安倍时隔5年二度执政后,与小泉的人马拉开距离,没有再请小池百合子入阁,倒是提拔了稻田朋美、高市早苗、小渊优子等其他女性阁僚,且曾有意将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培养成候补接班人。这样,蛰伏已久的小池百合子决定参加2016年东京都知事选举。
  当时日本有两场重要选举,7月10日是参议院选举,三周后是东京都知事选举。小池6月底表示要竞选东京都知事,但自民党要她等参议院选举后再说。小池于是不等党内推荐,自行参选,提出“东京大改革宣言”,高票击败自民党后来推荐的增田宽也等人,得以掌控这个在全球GDP首屈一指的都市。
  对于小池不听党内招呼擅自参选,安倍只给了她一个相当于留党察看的处分,还表达了希望与她合作,共同办好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愿望。
  原来,安倍和自民党的稳定票仓,并不在这些流动人口多的大城市,而在那些“念旧恩”的县里。自民党在东京的地方党部,之前是被石原慎太郎的长子石原伸晃控制着。志大才疏的石原伸晃曾两次竞选自民党总裁,先后败于麻生太郎和安倍晋三。安倍2016年初任命石原伸晃为经济财政大臣,但从内心深处并不喜欢他,宁愿借理念相近的小池百合子之手,将非嫡系的自民党东京地方势力淘汰出局。
  这次东京都议会选举,很大程度上是都知事选举的一个延伸。小池当上都知事后创办政治学校“希望之塾”,从学员中遴选骨干组建“都民第一会”。这次她所推荐的50名候选人一下子斩获都议会49个议席,加上小池新拉拢过来的公明党的23个都议席,以及另外7个盟友的议席,一共控制了都议会127席中的79席;而原来的都议会最大党自民党,议席数创历史新低,原有57席保住不到一半,连议长都把自己的席位给选丢了。
  这样的变局,多少出乎安倍的意料(其国会主要对手民进党,在都议会也只拿到5席)。安倍原本是默许小池在东京都发展势力,以铲除“石原院政”;都议会选举期间,安倍也只攻击过“都民第一会”而从未攻击过小池本人。但这次自民党的都议会选战,是安倍的亲信、自民党代理干事长下村博文亲自指挥的;在选举惨败带来的舆论压力下,安倍也只能不念旧情,第二天就“批准”小池退出自民党。
  小池表面上在东京都一胜再胜,名望高企,但在无情的政治角力场上,与先前罩着自己的安倍分道扬镳后,她未来的路并不好走,何谈去挑战安倍的首相之位?

  “政治候鸟”往右飞
  因为在东京都选举中让安倍首相难堪,小池百合子被一些华文媒体捧得比较高。殊不知,小池百合子多次参拜靖国神社,主张修宪、派遣自卫队出国作战,还曾当着马英九的面,大骂当时的日本民主党政权“媚中”。
  小池百合子1952年出生于神户市所在的兵库县,父亲早年曾任满铁总经理,后经营石油贸易,是日本中小贸易联盟的理事长。而他到埃及定居后,虽然结交了一帮政界巨头,所经营的料理店却入不敷出。家道中落的小池百合子,靠着埃及政府提供的奖学金和自己的兼职收入,完成了学业。
  25岁才回到日本的小池,先是当阿语翻译,再成了电视主持人,采访了卡扎菲、阿拉法特等重量级人物,更在1991年海湾战争期间成名。随后,小池开始竞选国会议员,因为赶上了一度令自民党下台的政党大分化大重组时期,小池成了择木而栖的“政治候鸟”。
  自1992年从政至今,小池换过的政党有五六个,总的政治倾向是越来越右。最初,她代表日本新党当选参议员,成为细川护熙首相的亲信,当了总务省政务次官。后来,小泽一郎组建新进党,她成了小泽的近卫军;小泽组建自由党,她又成了自由党的要员;自由党分裂时,她也与小泽分裂,参加了保守党。
  这之后,小池加入了重掌国政的自民党,以空降的“美女刺客”身份,击败反对小泉邮政改革的资深政客,并与大10岁的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传出了绯闻。而在小泉隐退10年后,她当选东京都首位女知事,任期4年。
  这次为了给“都民第一会”进军都议会辅选,小池临时担任了该会的党首,为此主动申请退出自民党;而在都议会选举结束后,她又让出党首一职,以示作为都知事不偏不倚,并且目前无意“国政”。7月4日,她以该会特别顾问的身份接受采访说:“我想认真履行都知事的职责,作为主体组织新党这种事,还是饶了我吧。”
  回过头来看,小池飘忽不定的仕途,源于她一开始就是“局外人”,并不受日本政坛条条框框的束缚。譬如,小池与“台独”大佬李登辉私交甚笃,曾为后者的金婚纪念派对献唱,也曾为其赴日就医的签证问题声援。李登辉去年透露,小池曾叫他“台湾的欧多桑”(台湾爸爸)。
  小池百合子的经历,可以与另一位女政客、一度被媒体猜测会竞选东京都知事的莲舫对比着看。
  莲舫比小池年轻15岁,是台湾移民二代,因相貌出众曾参演连续剧,后当上朝日电视台的新闻主播。与自由撰稿人村田信之结婚后,夫妇曾结伴到北大学习中文。在民主党的推荐下,37岁的莲舫于2004年首次当选东京区国会参议员,后于2010年、2016年两次以最高票连任,奠定了她在党内的地位。
  作为参议员,莲舫经常代表民主党质询首相。她在菅直人和野田佳彦内阁中均担任过“行政刷新特命担当大臣”,2015年获任命为民主党的副主席,次年9月接替党内新老世代间的“二传手”冈田克也,出任日本最大在野党民进党(由民主党和维新党合并而成,现有156个国会议席)的党首。
  莲舫声称“一个中国”原则,否认所谓她拥有“双重国籍”的说法。从年龄和政党靠山来看,莲舫当上首相的几率比小池要高一些;而从学业经历和外交倾向来看,莲舫当选首相也比小池当选更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难成安倍政权终结者
  安倍政权自2012年12月复归以来,先后赢得2013年7月参议院改选、2014年12月众议院大选和2016年7月参议院改选。如果明年9月安倍连任自民党总裁,理论上可以执政到2018年12月再启动大选。
  近期,安倍首相的亲信们频频出事,例如下村博文被曝接受过“加计学园”200万日元的政治献金,丰田真由子被曝辱骂和殴打男秘书;安倍自身也卷入多起引起公众疑惑的事件,尤其是安倍友人经营的“加计学园”被特批开设“兽医学部”并获赠大量土地一事,对安倍的公信力造成了杀伤。在《读卖新闻》7月上旬的民调中,安倍内阁的不支持率(52%)猛超支持率(36%)。

  由于自民党内出现躁动,安倍当下很可能暂缓推进修宪讨论(赞同修宪的小池势力在东京都接连取胜,说明安倍的 2020年正式修宪计划问题不大,但要在全民公投中一举过关,还须从长计议),而提前实施内阁改造和自民党人事更新,以挽回民心。
  也有分析认为,安倍就像其外公岸信介一样,宁愿为了政治夙愿的实现(岸信介是为了“安保改定”)而失去首相之位,所以他会不惜政治资本来推进修宪。比如,押注于再度提前举行大选—因为冬季投票率低,对自民党选情有利,安倍在考虑这个时间窗口。
  假如安倍因患病、党内改选或大选失利而下台,可能轮到小池百合子来继位吗?几乎不会,因为国政不同于地方政治,除非大批资深议员来投靠,小池派很难在大选中斩获足够的国会议席。如果自民党届时仍是众议院第一大党,那么该党的新总裁还会是首相的热门人选;如果自民党沦为第二大党,最可能的赢家就是届时民进党的党首。
  眼下觊觎首相之位的自民党实力派政客,包括77岁的副首相麻生太郎和60岁的外相岸田文雄。他们分别领导着党内第二大派系“志公会”和第四大派系“宏池会”,且两派若联合起来,国会议员人数(59+45)将超过安倍所属的“细田派”(96名国会议员)。
  小池麾下现有5名国会议员,与自民党的409名国会议员相比,差距太大。要知道,当初日本民主党在入主永田町的前4年,就已经在大选中拿到众院113个议席了。日本大选是众议院选举,要靠一个个候选人去打拼,不像法国可以在两轮总统选举中选出一匹黑马,再趁热打铁在国会下院洗牌。
  回顾小池的“仕途轨迹”—当选参议员、担任地方首长、组建新党、东京都议会选举大胜—与她的“政治领路人”细川护熙(日本1955年后第一位非自民党首相,近卫文麿之外孙,曾任熊本县知事)颇为近似。但细川护熙的政策路线左倾,能够趁自民党内讧,组成反自民党的八党联合政府,在大选后又成功组建非自民、非共产的七党联合内阁。
  而小池百合子的政策趋于两极,一是环保主义和女性平权,二是与安倍不相伯仲的新右翼思想。这两极间统合度不高,在不涉及国政意识形态的地方层面尚不碍事,一旦上升到全国层面,就会妨碍稳定的多党联盟构建。
  所以,不要说小池百合子赢得了首都选民的信任,就离赢得全国政权近在咫尺。像叶利钦这种“叛将”只有在体制大变革的时代才会成功;印尼的佐科如果不是借助前总统梅加瓦蒂的全国性政党的支持,也不会那么容易跃上总统的宝座。
  假以时日,安倍政权肯定会终结,但若此事发生在两三年内,终结者应当不是小池百合子,而另有其人。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转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