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中国

“酒不醉人人自醉”,中国人骨子里都是天生的诗人,好酒方能醉中国。
 
 
作者:策划|南风窗编辑部 统筹| 李少威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2-26
  当人们说到“美酒”的时候,其实已经表明方向—这是和懂得饮酒的人之间的交流。
  在中医五行学说中,味道分为“酸苦甘辛咸”,五味之中,辛与苦,是最为难以接受的,这便是“辛苦”这个词的意义。
  中国白酒的共同点之一是,它们永远不会脱离辛与苦这两个味道。艺术一点说,好酒的标准其实就是看酒里还有一些什么东西,能和这两种味道结合,一起跳舞,尽力去跳得曼妙,让辛苦都变得可爱,这其实就是生活。
  这些东西可以笼统地称之为香味物质。它们在酒里所占的比例很小,但却是其中最复杂和最难以捉摸,也最令人向往的部分。对于酱香型白酒而言更是如此,其飘忽不定的性质和对条件要求的严苛程度,纵使在科学昌明的今天,许多细节依旧无法解释,依然带着神秘主义意味。
  赤水河畔的酿酒流程中,有许多基于经验主义的操作,事实上完全托付给造化。获得了高质量的原酒之后,它的继续老熟、醇化,则除了交给时光之外,别无他途。且不说现代科技不能把新酒变成老酒,目前甚至连把酱香酒长达一年的酿造周期略微简化都无法做到。
  因此人们相信,且不说酒对人的精神情感的放大作用,单纯从生产的角度说,就有一个与酒相关的神祇存在,能否产出好酒,除了仰赖匠作之力,还要看人神契约的履行水准。后者不取决于人,但人并非无所作为,最重要的就是对酒必须有一种虔诚的信念。
  所以,考察一个以酿酒为事业的团队,也就必须特别留意这些人的言行举止中流露出的信念痕迹。大自然对郎酒“仁至义尽”,夹皮沟赋予它最佳的微生物环境,郎泉水赐予它最纯净的血统,天宝洞、地宝洞的鬼斧神工似为美酒而生,它在1984年就被评为中国名酒,其盛名传播则已逾百年。但我们依然相信,今天的酿酒者们面对事业的态度和行为更为重要,酒神不在外围,而在心中。
  正如一个将军,能力不是思考出来的,而是专心致志打出来的。
  这个比喻让人想起一个秦代开始设置的武官职位—中郎将,我们熟悉的有诸葛亮、周瑜。用“中郎将”比喻郎酒显然贴切,“中国—郎酒—酱香”,这就是它的格局。
  生活也是一种实战,经历越多,就越能懂得青花郎、红花郎的况味—那是高级的造化之功,对高级生命的温情抚慰。
  “酒不醉人人自醉”,中国人骨子里都是天生的诗人,好酒方能醉中国。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