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金龙: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内在要求

融入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是马克思主义自身发展的内在要求。因为中国传统文化没有过时,能够解决许多西方文化解决不了的问题。

作者:本刊记者 郑嘉璐 图 ∣ 本刊记者 郭嘉亮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5-03
  党的十九大提出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又一重要理论成果,也为中国未来发展提供了理论指导。新时代,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发生了转化,长期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将面临哪些新的机遇和挑战?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将如何指导中国的发展?在新时代背景下,广州又该如何完成总书记“四个走在前列”的嘱托?在广州市委宣传部、广州市社科联共同主办的“大学与城市(二)—广州地区社科名家访谈”活动中,本刊记者就这些问题专访了华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陈金龙。
 
  新时代的新要求 
  南风窗: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是关系全局的历史性变化,这对党和国家工作提出了哪些新的要求? 
  陈金龙:的确,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改变不是概念的改变、表述的改变,而是一个重大的政治判断,这种变化对党和国家提出了许多新的要求。
  我们需要认真地思考,矛盾的焦点在什么地方。比如说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求,体现在哪些方面?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主要在什么领域?弄清楚矛盾的焦点,才能够开药方,对症下药解决这些矛盾。解决主要矛盾的落脚点还是要放在发展上,解决新的主要矛盾不是不要发展,而是要调整发展战略,特别是把发展的质量和效益放在首位。
  我们应该更加关注社会公平。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已经考验中国社会的稳定,如果放任不管,很可能会引发一些社会冲突。比如边疆地区发展的不平衡在很大程度上关系国家主权的安全,关系边疆的稳定。
  在分配结构中间,中国要向劳动力方面倾斜,现在劳动力在收入分配中所占的比例太小了,底层付出艰辛劳动的人没有得到应有的报酬。进城务工人员为中国的现代化做出了重要贡献,但他们积累的资产实际上并没有多少。
  我们要更加关注人的发展,以人为中心。社会发展的最终目的在于满足人的需要,不能舍本逐末,只追求经济而忽略了人。
  南风窗:十九大报告指出,全党要充分认识这场伟大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夺取伟大斗争的胜利,面临着哪些困难?
  陈金龙:我们现在一讲到斗争,很多人容易理解为阶级斗争。实际上我们所讲的伟大斗争,是要用一种斗争的精神、斗争的勇气来解决当下所面临的一些难题,例如反腐败斗争、反分裂的斗争、国际反霸权主义的斗争,甚至同自然灾害的斗争,等等,这些问题的解决都不轻松。
  我认为困难主要在三个方面。第一是面临的难题比较多,中国现在处于问题叠加、交织的时期,有些问题原来想解决、应该解决却还没有解决,积累的问题多,解决的难度也大。
  其次,中国的问题往往和国际问题交织在一起。比如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很多时候就来自于国际的渗透,来自西方颜色革命的战略意图。我们反恐怖、反分裂斗争,都与国际有关,这增加了我们解决问题的复杂性。
  第三是十八大以来,我们有些干部不敢担当、不敢作为,用习近平总书记的话来说就是“慵、懒、散”。既然进行伟大斗争非常艰巨,大家就要有撸起袖子加油干的精神,有些人缺乏这样一种精神,还在观望,这也增加了解决问题的难度。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再发展
  南风窗:为什么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一定要融入中国传统文化?
  陈金龙:马克思主义初创时期,主要吸取的是西方文化的精华,它的理论来源都是西方文化的精华。但它现在的使命是指导全世界、全人类。它要到东方来,指导东方国家,当然要把东方的文化融合进去。所以,融入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是马克思主义自身发展的内在要求。
  中国的传统文化确实有很多超越时空的魅力。东西方思考的很多问题是相通的,比如人与人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等,中国传统文化对这些问题的思考非常深入,而且没有过时,能够解决许多西方文化解决不了的问题。
  南风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对其他发展中国家有什么借鉴作用?
  陈金龙:中国这些年的发展,总结了许多宝贵经验,这为世界其他国家提供了许多借鉴。
  第一是从国情出发,选择自己的发展道路。发展中国家不能老跟着别人走,跟着西方走,不能当别人的学徒和跟班。二战结束后,有很多国家跟着西方国家走,结果这条路走不通,发展中出现了很多问题。中国的成功恰恰在于,根据国情选择了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
  第二是从国情出发,确立不同阶段的发展目标。在80年代,我们说80年代末的国民生产总值要翻一番,我们做到了;在90年代,我们说90年代末的国民生产总值要再翻一番,我们又做到了;到后来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再到现在提出的基本实现现代化、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我们是一步一个目标,每一个目标都非常清晰,以目标引领现代化的进程。
  第三是谋求国内的稳定。邓小平提出,要处理好改革、发展、稳定三者的关系。我认为稳定、没有大的动荡是我们持续发展的一个重要条件,西方很多国家发展不了,就是因为国内政局不稳定。
  第四是尽力协调大国关系,赢得适合发展的国际条件。尽管有一些摩擦、有一些博弈,但都没有影响中国发展的进程,尽管出现过西方国家对我们进行制裁,但我们还是通过各种途径把它化解了。
 
  新时代背景下的广州发展
  南风窗:习近平总书记对广东省的发展提出了“四个走在前列”的要求,习总书记的嘱托对广东省省会广州的发展有什么意义?广州未来的发展应该注意些什么?
  陈金龙:习近平总书记对广东提出“四个走在前列”的要求,体现了总书记对广东发展全局的系统思考。对广东而言,这既是一种使命,也是一种动力。
广州是广东省省会和国家重要中心城市,发展一定要结合自身实际,有所为有所不为。国家强调创新性发展,强调产业转型升级,广州因此确立了人工智能、生物医药、信息技术三大产业发展战略,这是广州的成功所在。
  我认为当前发展的真正动力在于创新。广州应该打造创新城市,让最优秀的人才愿意来、留得住、能干好事情。其次是制度的创新,比如对科研人员的激励、科研成果的保护与转化等。现在不少研发单位科研与企业结合不够紧密,研究出来的科研成果不能为企业所用。广州应该加强企业和研发单位的对接,提高科研成果的转化率。
  南风窗: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以更宽广的视野、更高的目标要求、更有力的举措推动全面开放。为什么开放如此重要,广州在对外开放方面还应做好哪些工作?
  陈金龙:对外开放是当代中国发展的动力之源,我们发展取得的成就,很大一部分得益于开放。
  广州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发祥地,历史上就有对外开放的传统。随着改革开放进程的推进,广州已经形成了非常开放的环境。作为一个开放的国际性大都市,广州应该把握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机会,借助“一带一路”倡议,积极参与到对外开放的进程当中。
  一方面,广州要积极构建更好的营商环境,吸引海外的优质产业、高端技术落户广州,这是我们对外开放的着力点之一。另一方面,广州的企业也要大胆走出去。如果对外开放只是引进来而没有走出去,那这个对外开放是不充分的。
 
 
  陈金龙
  华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教授
  陈金龙,1963年4月生,湖南益阳人。现为华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共党史、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中国近现代史的研究。入选国家高层次人才特殊支持计划(“万人计划”)第一批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中宣部“四个一批”人才培养计划、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建设工程首席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