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不是花花草草

作者:陈莉莉 高级记者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5-23
  有一段时间,侯莹经常去看她过去的录像。
  就是她1994—2001年间于广东现代舞团跳舞时的录像。每次看的时候就会觉得很遗憾。因为她觉得这后来的20年间,中国年轻人没有机会再看到当年这批舞者在一起跳舞的样子了。那种艺术的纯粹性,如今很少再能觅到,这让她心生失落。甚至会认为现在很多事情没有必要再去做,因为永远达不到曾经的那种高度,尤其是从艺术的专业度来讲。
  但是话也要说回来,不能拿时代和时代来比的,也不能因为过去达到了那样一个巅峰,现在就成为不去做事的理由。因为很多事情还是要继续,而要继续,就会有差距。
那就换一种思路去思考,想着艺术是随着时代走的,是为人服务的。这样想的话,侯莹就显得很积极。
  美好、纯粹的呈现,并没有在国内有过很好的演出。现代舞漂洋过海从西而至,当初广东成立现代舞团的背后也是多番春秋,它存在的功能一时间好像也只是国际往来的柔顺剂。
  侯莹记得她在广东7年间,只在国内有过两次演出。这样的数字,直到现在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时她是不知道的。那时候,每年就是不停地演出,年年出国,到哪里都很开心,而每次演出又都会成为重要的亮点。这对于喜欢跳舞的年轻人来讲,好像就足够了。
  一次在西雅图演出结束后,中国参赞接待了她们,隆重宴请她们,以表达感激之情。参赞说,“我们一年的工作可能比不上你们的一场演出”。
  当时的侯莹理解不了这句话,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讲,她年轻,也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强的政治觉悟和社会性。后来她知道了,她以为她们是把一个艺术语言带出去,而西方人看到的是意识形态。换句话说,你跟他们讲中国改革开放有哪些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根本不相信的。他能想到的是,中国人还是梳着清朝的大辫子。因为他们没有来过中国,也根本不可能相信你有什么,但是当他看到了你有一台演出时,所有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因为跟很多西方人一样,他们明白艺术产生的条件。得多少层土壤才能产生这样的艺术,他们是清楚的,所以他们看到中国有这样的表演,他们就知道中国的改革开放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他们对中国的看法一下子就改变了。对侯莹来说,这就是艺术的功能性。
  把艺术当成花花草草,那是因为人们不了解艺术的功能性,它甚至可以代替你的报告。艺术不是花花草草,所以参赞们才会说她们的一台演出替代了他们一年的工作。
  但是一个问题就是,既然艺术有这样的功能性,那么为什么在国内演出不了?
  侯莹记得当年每次要演出时,最后总会被取消。她们其实很期待在国内演出,因为国内有自己的朋友和家人,她们是跳舞的,但是家人没有看见过她们的演出。
  后来她意识到她们所在的现代舞团体,对中国的土壤和社会来说,太过于陌生。普通大众不知道你是什么,机构演出方不知道怎么去承接你的演出,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去宣传、怎么去卖票以及受众是谁。
  20多年过去了,侯莹发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有艺术欣赏的意识和需求,她看到了变化,看到了现代舞在中国的可能性。在她看来,未来中国的文化会越来越多元,她的知音也会越来越多。
  她说再出国演出时,其他人能通过作品看到一个更立体的中国。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