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焕文:润物无声的“图书馆之城”

  我们还需要建很多的图书馆,还要买很多的书,还要提供更多的设备和服务,这个过程也会逐渐带来整个城市风气的转变,因为图书馆在极大程度上反映了一个城市的人文环境,乃至城市的性格。

作者:本刊记者 杨露 图 ∣本刊记者 郭嘉亮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6-07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对于图书馆最著名的形容来自作家博尔赫斯。图书馆在城市中具有某种特殊的地位,它不仅仅是用于藏书,更是承载着地区的历史与精神,成为城市文化的象征。
  如今,广州图书馆已经成为了这座繁华都市的温暖文化场,“图书馆之城”项目布局在城市里蔓延开来。广州市委宣传部、广州市社科联共同主办的“大学与城市(二)—广州地区社科名家访谈”活动中,《南风窗》记者专访了中山大学图书馆馆长、资讯管理学院教授程焕文。他用春雨的“润物无声”来形容广州公共文化的建设对城市发展水平的影响 。
 
  “广图现象”
  南风窗:近年来,“广图现象”备受关注。根据广州图书馆官网统计数据,2017年广州图书馆日均接待公众访问2.5万人次、注册读者994人次、外借文献3.6万册次、举办活动8场次,创造了我国公共图书馆的服务纪录,被称为“广图现象”。在您看来,广州图书馆如此受欢迎的原因是什么?
  程焕文:我认为广州图书馆人流量大的原因与其地理位置密不可分。除了地理位置好以外, 它还有设备方面的优势,广州图书馆的所有设施设备、服务和管理理念都是非常先进的。
  事实上,广州市民对公共图书馆空间资源和知识资源的潜在需求亟需被唤醒。我们现在的新图书馆,空间仍然不够,假设在另一个区的中心建设同样大的图书馆,它也一定座无虚席。广州图书馆读者持证人数的比例,占广州市的总人口数是很小的。
  为此,我们还需要建很多的图书馆,还要买很多的书,还要提供更多的设备和服务,才能逐渐满足广州市民的资源需求。这个过程也会逐渐带来整个城市风气的转变,因为图书馆在极大程度上反映了一个城市的人文环境,乃至城市的性格。
  值得关注的是,每年当当网都会公布全国地区购书的情况,多年榜单的数据都显示,广东省长期占据购书榜首位,广州在城市排名中也都位居前列。最近广州市也发布了阅读指数报告,大家看到广州民众的阅读力现在领先全国。这些数据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广州民众对阅读的钟爱程度。
  南风窗:从全国城市来看,地理位置佳的图书馆也有很多,您觉得广州图书馆能领先全国的最大优势在哪里?
  程焕文:亲和力极强,这是广州图书馆的巨大优势。多年来,广州市在公共图书馆的宣传上面,一直秉承平等开放、免费共享的观念,这种观念深入人心。
  最近几年,国家实行了三馆一站(文化馆、图书馆、博物馆、乡镇综合文化站)面向群众免费提供基本公共文化服务。其实在广东,尤其是在广州市,图书馆早已免费开放。用身份证办理借书证即可,零门槛,也不需要押金,自助借书、还书都非常方便,所有经过的人都能去感受一下。 
  图书馆的亲和力和竞争力涉及到文化传播,这种高效便捷亲民的文化效应就像蝴蝶效应一样很容易扩散开来, 进而增加整个社会读书人的数量。而它背后反映的则是整个公共图书馆的制度和理念以及其先进性建设的问题。
  公共图书馆为民众提供的资源主要有两个,分别是空间资源和知识资源,两个资源是同样重要的。图书馆除了为我们提供知识以外,它还设立了很大的公共空间,有足够多交流和举行活动的空间,书架是开放的,旁边可以休憩、展览、举办活动。
  甚至,我们的公共图书馆还要承担一个很重要的责任,就是 “优雅的文化休闲”场所。广州开放、包容的文化传统和城市气质为这种多样服务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支持。让所有人能有机会平等享受图书馆的权利和阅读机会,这就是广州这座城市具备的优势。
  广州将建成“图书馆之城”
  南风窗:近年来,广州大力发展公共图书馆事业,有规划显示,到2020年广州将建成“图书馆之城”,每8万人拥有一座图书馆。在广州,图书馆事业的发展与公共文化服务之间,是如何共生共长的?
  程焕文:我们今天谈公共文化,其实很多时候是在谈三馆。从城市文化来讲,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公共文化。
  公共文化的发展程度和它的发展水平,甚至它的质量,直接关系到城市实施和保障民众的公共文化权益的程度和水平。全世界人民都有一个共同的认知,即这三馆都是可以作为一个城市的文化地标的。所以在城市发展中,三馆也担负着一个城市,甚至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传承作用。
  一个城市的公共文化水平,直接关系到城市发展的总体的水平,也关系到这座城市所有民众的幸福指数和对这座城市的认同感,以及城市凝聚力。很多时候,我们不能功利地看待公共文化的建设,它不会在城市发展水平数据上有什么立即呈现的形式,但它给城市的影响就像春天的雨一样润物无声。
  南风窗:去年,广州图书馆发布了《广州市“图书馆之城”建设2016年度报告》。报告显示,2016年广州人平均到访图书馆1.15次,人均外借馆藏量合计为1.56册次。 这个数字在您看来是合格的吗?广州图书馆事业进一步发展提升的空间在哪些方面?
  程焕文:这个人均借阅数字在中国的城市当中来说算是多的,但如果从国际视角来看,对标欧美国家的发达城市,这个数字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像洛杉矶、纽约、伦敦等城市,能达到人均三册左右的借阅量。
 
  敢为天下先
  南风窗:早前,您全程参与了《广州市公共图书馆条例》的制定,这个条例具有什么样的广州特色和经验?
  程焕文:《广州市公共图书馆条例》的制定是广州“敢为天下先”的一个表现,会在较长一段时间内处于国内领先地位。条例还首次在地方图书馆立法中规定了公共图书馆的建筑面积、纸质信息资源总藏量和年新增纸质信息资源的人均指标。
  《广州市公共图书馆条例》是广州2007年地方性法规的立法预备项目,2015年通过实施,比国家的公共图书馆法要早两年时间。当时,我是这个条例的起草人并参与修订,直到最后颁布实施。可以说,《广州市公共图书馆条例》在理念等各方面比今天的《公共图书馆法》超前。我们在做《广州市公共图书馆条例》的时候,是以广州这个发达城市的标准来提的要求。 这也体现了广州市政府在公共图书馆的理解和认识上面是先行一步,走在全国前列的。
  :您觉得图书馆的功能在哪些方面有可能与技术能进行一个好的融合和渗透?广州在这些方面具备一个什么样的城市优势?
  程焕文:近二十年来,数字化技术和网络技术给图书馆带来了巨大变化。首先是资源结构的变化,变成了数字资源和纸质资源两块部分。大学图书馆的数字资源的比例变得非常的大,需要大量的外文数据库。对于公共图书馆而言,纸质资源仍然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面向大众。
  资源结构的变化也导致图书馆的服务手段在变化。过去主要是纸质资源,大家局限于图书馆的馆内服务。依靠网络我们的服务已经无边界,公共图书馆的馆藏布局和服务点的布局比过去更加均衡。
  实际上,广州市的公共图书馆是两张网在上面,一张是可以触碰到的物理的网,包括中心图书馆,区域的图书馆,街道图书馆,社区图书馆,还有24小时自助借还书机。另外一个网是通过互联网和移动通信所布局的虚拟网,这两个网是交叉的。要建立图书馆之城,或者说广州的四级公共图书馆的服务体系,实现城市乡村全覆盖,其实所有的技术条件都已经具备,只要政府加大投入力度。广州人有这个先进理念,正在不断推进中。
 
 
 
  程焕文
  现任资讯管理学院教授(二级),图书馆学专业博士生导师,(历史系)历史文献学专业博士生导师,中山大学图书馆馆长;兼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全国图书情报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教育部高等学校图书馆学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教育部高等学校图书情报工作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广东省高等学校图书情报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国际图书馆协会联合会(IFLA)管理委员会委员,中国图书馆学会副理事长,广东图书馆学会名誉理事长。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