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战”不休,特朗普剑指中选

  特朗普不断挑起事端,意在取悦那些受到全球化浪潮冲击的蓝领选民。目前他在共和党党内的支持率达到90%,媒体对他的攻击可能会起到为中选催票的效果。
 
作者:特约撰稿人 杜剑峰 发自美国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7-24
  “天呐,精英!他们凭什么被叫作‘精英’?”特朗普6月20日在明尼苏达州的选举集会上,大肆嘲笑支持希拉里的精英阶级称,“我住的房子比他们好,比他们有钱,比他们聪明,我还当上了总统!你们精英阶级那么厉害,怎么没当上总统啊?”
  每一位美国总统都有很多政治上的对手,但是像特朗普这样极端好斗的并不多见。在他的黑名单上,不仅有主持“通俄门”调查的特别检察官,有多位美国前总统,有国会的反对党议员,还有“橄榄球大联盟”里抗议国歌的球员,当然更少不了“炮制假新闻”的媒体……甚至连本党温和派议员起草的移民改革法案,也遭到了他的否定。
  总统生涯进入第二年,特朗普不仅在国内政治上四面出击,在国际上也四面树敌。尽管关税壁垒可能严重冲击美国经济,但白宫仍然战旗招展、杀声震天,因为特朗普的最终目的不是发展经济,而是取悦那些在全球化浪潮中受到冲击的蓝领选民—正是这些他口中念念不忘的“被遗忘的人”,帮助他在2016年战胜两个美国最强大的“政治王朝”的代表;而他同时发动对国会反对党、特别检察官和传统媒体的“内战”,其实都是着眼选票的竞选手段。
 
  “红潮”风暴?
  历史上美国总统当选后第一次中期选举,其所在党派往往都会丢掉大量席位,而特朗普上任后一系列引发争议的政策,更“动员”了大量平时参政热情不高的民主党选民。所以从去年开始,媒体就预测2018年中期选举会上演一波“蓝色风暴”(民主党代表色是蓝色,共和党代表色是红色),民主党不仅会以压倒性优势在众议院夺回控制权,甚至有在参议院翻盘的可能。
  如果“蓝色风暴”如期而至,那么不仅特朗普未来的立法努力都可能在民主党的狙击下无功而返,而且在南希·佩洛西“回锅”担任议长后,民主党极有可能把“弹劾总统”当作众议院未来两年的核心工作—纵然弹劾目标很难实现,但是至少可以保证特朗普在余下两年任期中成为跛鸭总统,疲于应付弹劾程序而无暇他顾。
  为了防止国会山改旗易帜,进入6月特朗普开始频繁“下基层”,到一些中选关键州为本党候选人站脚助威,最忙的时候甚至一周中安排5次竞选集会。同时他还在网络上不遗余力地攻击民主党在移民改革、联邦法官任命等一系列问题上只会阻挠不愿合作,将民主党的移民主张称为“开放边境”的政策,并与昔日老友、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反目相向,经常在推特上隔空叫骂。
  这期间,民主党也曾占据“有利地形”。去年特朗普试图彻底推翻“奥巴马医保”功败垂成,修补漏洞百出之医保的努力成为一座“政治烂尾楼”,于是民主党抓住共和党这个短处,一有机会便将医保问题作为打击特朗普的主攻点。今年6月,国土安全部将非法越境的家庭分开,将儿童单独羁押,以便先遣返偷渡的父母,再让孩子“回国和父母团聚”,该政策引发媒体、公众的广泛批评。最后特朗普罕见地做出妥协,颁发了不再拆散非法移民家庭的行政命令。
  尽管如此,特朗普在同国会民主党人的对战中,还是占着上风。一个标志是,6月中旬他的平均支持率回升到43%左右,接近奥巴马任职同期的民调水平。而在对11月中期选举的整体预测中,共和党从去年年末落后民主党13个百分点,到目前将距离缩小至不到6%。
  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目前美国整体经济发展十分强劲,5月份失业率为3.8%,降至18年以来的最低点,6月初美国甚至出现历史上首次公开招聘岗位数多于失业人数的情况。而特朗普将这些利好归功于自己的“英明领导”,尤其是去年自己携手国会共和党所出台的税改法案。
  目前民主党仍然希望举着“反特朗普”的大旗,在11月的中选中掀起一波“蓝色大潮”,但如果股市继续一路飙红就业数据喜人,民主党想要在国会翻盘,必然面临一场恶战。进入6月,特朗普在推特上开始嘲笑民主党的“蓝潮”梦想,鼓励本党成员努力工作众志成城,中选时说不定会出现一波“红潮风暴”。
 
  “通俄门”阴云不散
  在同国会民主党的对战中虽然暂居上风,但是特朗普在另一条战线上却险象环生。上任伊始,白宫上空就笼罩着一团“通俄门”的阴云,500天过去,相关调查还在进行,特朗普仍然难见蓝天。
  只要“通俄门”调查仍在进行,特朗普当选的合法性就会受到质疑,白宫威信难立,每一天都会消耗大量政治资本。更严重的是,中期选举进入各州普选阶段后,“通俄门”会成为整个共和党团队的一个包袱。而如果穆勒的调查拖到2019甚至2020年,连特朗普竞选连任都会受到严重影响。
  所以,“通俄门”调查也成了特朗普最喜欢攻击的对象。在过去一年半时间里,特朗普在推特上提到“俄罗斯”多达182次。随着中选临近,特朗普通过推特指责穆勒团队搞“猎巫行动”(Witch Hunt)的频率从每月一两次,暴增为每月20多次。从特朗普的念念不忘,不难看出“通俄门”调查是他的心头大患,远比其他政斗更令他寝食难安。
  穆勒自2017年5月被司法部任命为独立检察官后,带领调查通俄门的“专案组”已经对包括前竞选组织主席在内的多名特朗普团队成员进行了正式的起诉。另外,纽约南区的联邦检察官还对特朗普的私人律师进行了起诉。
  穆勒团队的主要策略是,对被调查的嫌疑人以轻罪起诉,从而给这些人施加压力,希望他们供出特朗普的一些“猛料”,来换取自己的自由之身。同时穆勒还在争取直接询问特朗普的机会,过去数月一直在同特朗普的白宫律师团,就相关询问的具体方式和时间进行谈判。
  而支持特朗普的一些司法评论人士,一直警告特朗普不能轻易上钩,因为在接受特别检察官询问的时候,稍有不慎,很容易被定下一个“阻碍司法”的罪状。当年比尔·克林顿在同白宫实习生有染的丑闻被曝光后,并不是因为“生活问题”,而是因为接受大陪审团询问时“阻碍司法”而被众议院弹劾(但最终被参议院否决弹劾案),险些丢了总统宝座。
  面对穆勒团队的步步进逼,特朗普以往只能在网上言语抱怨,不过最近特朗普获得了一件趁手的反击武器。6月14日,特朗普过72大寿的当天,司法部监察长(Inspector General)发布了一份长达500多页的报告,历数联邦调查局相关官员在2016大选期间调查希拉里“邮件门”丑闻时,有大量失职甚至渎职的行为,包括时任局长的科米在做关键的调查决定时蔑视上级,违规操作。
  这份“监察报告”还披露,多名参与调查的高级官员,有极端反对特朗普的政治倾向,其中一人甚至发短信给自己的情人,称要不惜代价阻止特朗普成为总统。而一些报告中被点名的官员,又在希拉里“邮件门”调查结束后,加入了穆勒调查“通俄门”的团队。
  报告虽然在结论部分称,没有文件证据证明这些官员的偏见影响了“邮件门”调查的结果,但是这份报告中的一连串猛料,已经给特朗普提供了足够的“炮弹”。在报告公布后的一周时间里,特朗普不断通过推特提醒全美民众,这些参与通俄门调查的官员是多么一边倒地存在严重偏见,相关调查完全是针对他的“政治迫害”。
  5月份特朗普接连行使总统特权,特赦了多名曾被定罪的名人,并强调这些人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一些反对特朗普的媒体认为,特朗普的豁免决定和相关评论,实际上是给那些涉及“通俄门”的昔日部下发送信号,给这些人吃“定心丸”,防止他们在穆勒的压力下反水。
  一些特朗普的支持者,鼓吹应该立刻停止“通俄门”相关调查。在司法部监察报告发布后,朱利安尼等特朗普律师团队成员表示,通俄门调查是一些执法机构试图阻止特朗普成为总统的政治攻击,已经丧失了继续下去的基础。
  虽然这个调查一直令特朗普如鲠在喉,但是考虑到总统不能干预司法调查的原则,特朗普倒也不敢直接撤换司法部相关官员,更无法直接动手解散穆勒团队。
  而穆勒的团队也遇到了巨大挑战:经过一年多的调查,他们并没有找到特朗普本人在竞选中“通俄”的可靠证据;在司法部监察报告曝光后,似乎成功起诉特朗普的最佳机会,就是让特朗普同意在宣誓的情况下接受询问,并寄望于他在询问中“语多必失”,被抓住“阻碍司法”的把柄。
  所以在特朗普同穆勒的鏖战中,“面谈总统”很可能成为双方最后大决战的战场。目前,穆勒团队仍在同特朗普律师团紧张谈判。特朗普方面仍然寄望于通过书面回答的形式,避免面对面同穆勒交流;在面谈无法取消的情况下,会争取对时长和内容进行最大程度的限制。
 
  “人民公敌”
  通俄门虽是特朗普的心头大患,但在普通人的印象里,最激烈的交锋不是发生在总统和政敌之间,而是体现为特朗普同媒体的较量。
  早在竞选期间,特朗普就同美国媒体形成一种“相生相克”的古怪关系。特朗普一边享受高曝光带来的免费宣传,一边不停痛斥媒体“制造假新闻”;媒体一边向选民宣传特朗普的政策对美国不利,一边24小时把摄像机对准这位由真人秀明星转行的黑马政客。
  特朗普在聚光灯下走入白宫成为总统后,与主流媒体表面上更加势同水火。他不停地宣传支持自己的福克斯新闻台,而将其余主流媒体(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及各大电视网,以及CNN、MSNBC两个有线台在内)均称作“假新闻”媒体。这样当媒体出现对共和党不利的新闻时,他的支持者就可以选择性地拒绝相信。
  过去500多天里,特朗普共发了240多条痛斥“假新闻”的推特,“主流媒体”成为特朗普言论中排名第一的“人民公敌”。
  几乎每次出席群众集会,特朗普都会指着正在直播的媒体摄像机,对台下的观众称:那些都是假新闻媒体(“Fake News”)。在七国峰会的记者招待会上,当一名记者问出比较有挑战性的问题时,特朗普问“你是那家媒体的?”当对方说“来自CNN”时,特朗普在对着全世界直播的镜头前回应:“难怪,CNN是假新闻,最差的。”
  真人秀明星出身的特朗普,入主白宫后仍然喜欢信口开河,同时他在移民、气候变暖等一系列问题上的决策也极具争议,另外他拒绝公布个人税表,自己家族的生意全球开花,更是引发许多关于利益冲突的疑问……这样一名政治人物坐在椭圆形办公室里,对于试图攻击他的媒体来讲,本来是一枚“终极标靶”,有太多料可挖,太多深度文章可做,是充分展示媒体监督功能的绝佳机会。
  然而,美国的主流媒体却非常不争气。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大量有着上百年新闻传统的美国主流媒体不断犯下低级错误,《纽约时报》《时代》周刊、美联社这样的世界级媒体,不停刊载令人汗颜的“勘误”。而当这些媒体拿“海量工作,失误难免”来为自己辩白时,特朗普的支持者诘问:“为什么那些出现严重失误的,都是对特朗普不利的新闻?”
  在最近围绕“羁押儿童”的报道风潮中,先是大量媒体人将2014年奥巴马政府时期羁押越境儿童的照片当作特朗普政府的作为大肆批判,后被迫更正,引来为什么奥巴马时期媒体没有为这些儿童发声的质疑。
  在特朗普签署行政令试图缓解危机后,《时代》刊发了一名哭泣儿童站在特朗普面前的封面。结果照片和相关报道上线后,迅速被指出哭泣的女孩并没有被从母亲身边带离,而身在洪都拉斯的女孩父亲也吐露孩子母亲并非需要政治庇护才冒险越境,一定程度上支持了特朗普在移民政策上的一些立场。
  6月22日《时代》刊出“更正”,纠正了相关报道中的一些细节,但却拒绝撤换被广为传播的“女童与特朗普”的封面。在当下的美国,部分主流媒体认为,因为特朗普政府属于邪恶政权,所以如果在攻击他时犯下错误,也完全可以被原谅、完全不需要感到羞愧。
  在这样的逻辑下,硬伤被指出后媒体还会更正,更多的时候一些断章取义的报道只要没有巨大事实错误,即使倾向性明显,主流媒体也照发无误。
  比如在白宫的移民政策讨论会上,特朗普在被一名与会者问及非法越境的黑帮团伙成员时,称这些人为“禽兽”,结果美国几大电视网在播放讨论会视频时,刻意剪掉提问者关于黑帮的内容,只留下特朗普“禽兽”言论的视频,造成特朗普将所有移民都称为禽兽的假象。这样低级的断章取义,在新媒体时代很快就被识破,但是这些媒体完全不以为意。CBS甚至在被戳穿之后,继续播放被刻意剪辑的视频。
  在同特朗普的缠斗中,美国主要媒体面对一个充满弱点、满身命门的对手,反而在意识形态偏见的蒙蔽下,失误不断,不停透支信用。所以,当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缓慢提高时,公众对媒体的信任度却连创新低。
  《纽约时报》6月23日刊载的一篇文章指出,在全美范围内,许多共和党选民虽然不完全认同特朗普的政策和言论,却因为媒体对他带着偏见的攻击而觉得要挺身而出维护特朗普。文章作者称,目前特朗普在共和党党内的支持率已经达到90%,媒体对他的攻击在共和党选民中所引发的反弹,可能会起到为中选催票的效果。
  入夏后,随着国会换届选举的投票日逐渐临近,同时有意在2020年大选中挑战特朗普的民主党人跃跃欲试、羌鼓隐约可闻之际,特朗普一定会在内政外交多条战线不断加大火力,“内战”战况只会更加惨烈。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