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他的“总统经济学”

  虽然特朗普和核心财经官员们组成了“离异创业者俱乐部”,但他在充满制衡的架构中无法直接掌控货币—这种对支持者最低成本的支付方式,必须另寻他途。

作者:本刊记者 谭保罗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7-24
  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美国成了没有挑战者的全球第一强权。此后,在近30年时间内,这个国家先后经历了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以及现任的特朗普这五位总统。
  从严格意义上讲,这五位总统之中,特朗普是唯一的商人从政者。老、小布什生长于石油富豪之家,但父子二人在当选总统之前,早已弃商从政。而特朗普在当选总统之前,没有任何公职经历,他是特朗普集团董事长,一位地产开发商兼真人秀节目的制作人。
  商人出身的总统,可能更加“懂经济”,更加善于“搞经济”,但另一方面,美国政治上讲究分权架构,财经领域同样如此。因此,总统的财经谋略必然受到诸多来自市场的制衡。那么,“商人总统”在这个制衡网之中,到底是个什么角色?未来,他到底能做什么?
 
  “离异创业者俱乐部”
  从老布什算起,近30年的五位美国总统中,来自共和党的有三位,分别是老布什、小布什和特朗普,来自民主党的有两位,分别是克林顿和奥巴马。
  美国两大党之间,并不存在你死我活的斗争,但有意思的是,从这五位总统来看,两党“出产”的总统在个人背景上还是有着强烈反差。这种反差,折射出美国政治经济深处的某些秘密或者说潜规则。
  共和党的三位总统,都是清一色的“富二代”。布什家族一直是得克萨斯州的石油望族,特朗普的父亲同样是一位成功的地产商。
  民主党的两位总统,则来自于普通人家,即便不至于贫困,也最多算是中产。而且,克林顿和奥巴马都来自并不完整的家庭,家庭都曾遭遇过不幸。
  克林顿的生父是一名推销员,在他出生前3个月因车祸去世。克林顿由母亲和继父抚养,但继父是个酒鬼和赌徒,经常虐待克林顿和家人。奥巴马的父亲是一位来自非洲的留学生,之后和奥巴马的母亲离婚,父亲回国之后,又因车祸去世。奥巴马由继父、母亲和外祖父母抚养长大。
  另外还有学术背景的差异。共和党的小布什和特朗普,最终学位都是商业学位,前者是哈佛大学的MBA(工商管理硕士),后者是常春藤名校宾大沃顿商学院的商业学位本科。民主党的克林顿和奥巴马都是法律学位,分别是耶鲁大学和哈佛大学的JD(法律博士)。
  两党连续几位总统个人背景的明显差异,这既是偶然,也并非偶然。其中折射了美国不同阶层年轻人的学业、职业选择,也反映出两党“选拔”总统候选人的不同偏好。当然,其中或许还有更深层次的逻辑,但这只能留给外人猜想。
  在就任总统之后,特朗普的内阁一度被称为是“最富内阁”,从国务卿、财长到内阁部长主要都是企业家和金融家。不过,特朗普的财经官员们还有着更加“细分化”的特征—他们都是成功的创业者,而且都有多次婚姻。
  作为总统之外的头号财经官员,财长姆努钦曾是高盛公司的投资银行家,自己创立过私募基金公司,并投资过《阿凡达》《疯狂麦克斯》等多部好莱坞电影。商务部长罗斯则是破产重组大王,自己的投资公司WL Ross & Co. LLP曾一度是美国并购重组领域大型交易的常客。
  此外,和特朗普一样,姆努钦和罗斯都有过2到3次婚姻,这看似是个人问题,却透着某些隐秘的信号。和富于浪漫主义的西欧国家不同,美国的总统候选人离过婚,是竞选中极大的“败笔”,会严重削弱候选人的当选概率。
  里根是美国总统中少有的离过婚的总统,在他竞选总统时,对手就曾拿他离婚说事。不过,里根是在青年时代离婚,并不是在成功之后抛弃糟糠之妻。而且,他和第二任夫人南希非常恩爱,南希知性优雅,富有魅力,反而为里根的竞选加了分。
  但在这方面,特朗普以及他的财长、商务部长则有所不同,他们都在中年之后离过婚。婚姻问题,是个人极其隐私的问题,无关道德评判,也不必过度解读。但另一方面,作为政治人物或者有志于政治的人物,婚姻必然无小事。
  有观点说,特朗普和他的几位核心财经官员组成了一个“离异创业者俱乐部”,这是偶然,也绝非偶然。国民对总统、主要财经高官在婚姻问题上的“宽容”,无疑折射了美国社会的某些变化。此外,一个人过去的历程,至少折射出他的某些行事风格,这种风格和道德评判没有关系,但它必然通过权力,潜移默化地融入财经政策的制定与实施之中。
 
  总统的金融权力
  如果说特朗普的财经内阁有点“异类”,那么特朗普提名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担任美联储主席,则同样不寻常。鲍威尔是近几十年来唯一没有经济学学位的美联储主席。他学的是法律,有人担心他“不懂经济”。
  懂经济与否,这和有没有经济学学位之间并没有必然关系。鲍威尔可能不懂经济学理论和模型,但他至少懂得金融的实操。他有乔治敦大学的法律博士学位,曾是知名私募基金凯雷集团的合伙人。后来,他又自己创立了私募基金,事业颇为成功。
  美国总统可以提名美联储主席,但必须通过参议院的批准。特朗普的这一提名,改变了近40年来美联储主席由职业经济学家(保罗·沃尔克、格林斯潘、伯南克、耶伦)担任的惯例。这意味着什么呢?
  要知道,美联储和欧元区建立前的德意志联邦银行(该行也是盟军按照美联储模式帮助联邦德国建立的),是西方国家独立性最高的两家央行。这种独立性,也是美元和德国马克能够被全球投资者信赖,并成为全球性储备货币的重要原因。
  美联储的独立性,主要体现在“央地分权”,即联邦和地方的分权。央行最大的“权力”是货币政策的实施,在美联储主要靠公开市场操作来实现。美联储设有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它实行一人一票的投票制,有12名成员。
  12名成员的构成,充分体现了联邦和地方的分权。7名成员来自于联邦储备体系理事会,这个理事会位于华盛顿,委员都由总统任命,可以说“代表联邦”。另外5名委员则来自于地方的联邦储备银行,代表地方民众和企业的利益。
  看起来,代表联邦的7名委员占据了多数,但这7名委员除了由总统任命之外,还必须通过参议院的批准。而参议院是美国地方利益的最有力代表,因为各州无论大小、贫富和人口多少,都有两名参议员。
  实际上,美联储体系中的“央地制衡”架构还有很多,比如由独立的经济学家担任联储主席等等。这种精密而复杂的架构,最大限度地减少了联邦政府对货币政策的操控。
  在西方国家中,美国是最晚建立中央银行的大国,直到1913年国会通过《联邦储备法案》,美联储才正式宣告成立。彼时,距离欧洲资本主义国家的央行建立已百年有余。美联储的“难产”,在于联邦和地方的“扯皮”,地方民众担心联邦政府和东北部金融家利用央行和货币发行权,剥夺中西部和普通民众的财富。
  因此,美国的联邦政府并没有能力通过发钞来弥补财政亏空或者刺激经济,而是只能发行国债来筹资。特朗普在竞选时,曾承诺要大搞基建,可惜他没有“金融权力”,无法通过货币政策来实现。  
  现在,特朗普打破常规,提名前金融家担任美联储主席,似乎是某种信号。至少,他希望一定程度扩大总统的“金融权力”。
 
  对利益同盟的支付
  扩张总统的金融权力,短期目标是打造强势美元。对任何经济体来说,打造坚挺本币必须有一个基础,即充足的外汇储备,这可以让央行自由地在外汇市场干预汇率。但美国是发钞国,它不需要外储,需要的是货币政策。
  但美国总统无法直接掌控货币政策,所以特朗普除了尽量扩张金融权力之外,还可以通过贸易政策来作用于货币政策。贸易政策的基本手段之一是,通过贸易保护主义的“实招”与“虚招”,打击世界上其他经济体的投资信心,促进资本回流美国。
  资本的持续回流,最终将营造一种美元持续升值的预期,在这种预期之下,资本更会回流,从而形成一个资本回流的强化循环。
  那么,资本回流的好处是什么?至少有两点,一是营造一种宽松的国内货币环境,而且,并不以牺牲美元的坚挺为代价。在以往,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多发美元,意味着相对弱势的美元,但美元回流这一手段可以实现宽松货币环境和强势美元的得兼。这种理想的货币环境,有利于经济的进一步复苏。事实上,美股近期的表现已经说明了问题。
  二是美元的走强和经济的复苏,是对政府信用(政府信用以税收为担保,而税收以实体经济的好坏为基础)的进一步提升。于是,联邦政府发行国债的成本必然会降低,这对特朗普承诺过要启动国内基建,必然是好事。
  不过,在国际金融的传统理论中,本币走强也有坏处。它会对出口部门造成伤害,本币升值将提升出口部门的成本,等于让本国的出口产品被动涨价,这将有失去国际市场的可能性。但是,这个国际金融学的基本原理,必须以出口产品的可替代性强(需求弹性大)为前提。
  如果这个国家的产品在国际市场上需求弹性很小,换句话说,产品无可替代,那么本币走强,产品“被动涨价”,并不会太多地影响本国出口。比方说,即使美国人的芯片因为汇率变动,而出现小幅涨价,那么国际IT产业链下游的国家依然会继续进口“美国货”。
  实际上,要给特朗普画一个“财经脸谱”是很难的,但有一点很明晰,即他的财经团队不同于以往的美国总统的财经团队,他们不是学院派的经济学家或者职业官员,而是浸润市场数十年的老兵,富于进攻性,而且每个人都深谙“交易的艺术”。
  某种意义上讲,如果我们简化一个国家的权力运作逻辑,那么它的运作非常简单:领导人权力的稳固和扩张,必须以确保对自己利益同盟的支付为前提。支付是门大学问,他必须寻找一种最低成本的支付方式。这种方式不是税收和财政,在法定货币的时代,是货币的“定向”发行和创造。
  但是,在充满制衡的国家财政和金融架构中,特朗普无法直接掌控货币—这种对支持者最低成本的支付方式,所以必须另寻他途。全球性的强势美元和国内充裕的流动性,便是一种有效的对支持者的支付。从宏观上来说,美元走强将抬高美元资产的价格,持有美国国内资产的人财富会升值。另外,在充裕的流动性之下,金融业必然受惠良多。华尔街的每一轮盛宴,都发生在这个时候。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