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维新,狮子跑起来

  上任之际誓言“西安的地图就像一头狮子,前爪已经跃起,我们要让这头狮子奔跑起来”的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以一种自上而下、势大力沉的改革姿态,开启了城市的维新之路。

作者:本刊记者 胡万程 发自西安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10-13
  当飞机逐渐下降,盘旋在咸阳国际机场上空时,同座的日本游客不住地往舷窗外看,嘴里碎碎念着:“这是长安啊,这就是长安啊。”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兴奋。
跻身世界四大古都,于海内外,西安这座城市从来不缺知名度。
  作为北方汉人最早开发的地区之一,西安是十三个中原朝代的都城。时过境迁、朝代更迭,但“西北第一城”的地位未曾改变。
  计划经济期间,西安是苏联援助项目落户最多的城市,超过了中部六省的总和,国企军工单位数不胜数。国企主导的时代,西安人的日子安逸。
  可在改革开放之后,企业转型迟缓的西安,发展速度落后于东部沿海城市不说,逐渐也被中部与西南的省会城市甩在后面。
  2006-2016年,被认为是西安“失去的十年”:经济增长缓慢、连续两任市委书记落马、地铁三号线“窝式”腐败、空气污染严重。有人抱怨“城市管理混乱且无序”,有人无奈“西安水土让人变得懒惰”。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城市经济状况数据,2016年西安市的GDP总值为6480亿元,全国城市中排名第26位,甚至不如一些三线城市:泉州(6610亿元)、南通(6607亿元)、唐山(6474亿元),更是只有“西南第一城”成都(11721亿元)经济体量的一半。
  西安到底怎么了?对比他城,成都有长虹与鸿富锦,重庆有长安汽车和惠普电脑,郑州有富士康和宇通客车,武汉有东风和武钢。而长期以来,西安的本地企业难以做大做强,外来企业来者寥寥。 
  人口规模较小,市场腹地有限,劳动密集型制造业不愿布局西安。纵然高校资源丰富,但企业数量少规模小,城市产业集群效应弱,就业环境不佳,最后依托城市资源辛苦孕育的人才也都流失了。
  另一方面,“衙门作风”盛行的政府行政效率低下,涉商的对应体制陈旧,产业配套服务缺失。无论是内部孵化还是外部招商,这样的环境都不具有吸引力。高知名度带来的旅游资源,也因其粗放的经营管理,并未完全转化为带动城市发展的动力。
  然而就在2016年12月9日,以一桩人事调动为起点,西安发生了变化。
  上任之际誓言“西安的地图就像一头狮子,我们要让这头狮子奔跑起来”的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以一种自上而下、势大力沉的改革姿态,开启了城市的维新之路。
 
  从“无烟城市”开始
  城市的形象,并非表面功夫,它代表着一座城市的公共治理水平。
  西安的变化,也正始于城市形象的重塑—“烟头革命”。就任刚满两周,王永康在古城墙上捡的27个烟头成了2016年中国城市形象舆论场中的标志性事件。
  当时,这件事在网上引起“官员作秀”争议,但距离西安一千多公里外的浙江小城丽水的市民,大多会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2015年担任丽水市委书记的王永康,也曾身体力行地推行捡烟头,并把丽水带入国家卫生城市之列。
  “正是烟头革命的实施,推动了西安全国文明城市创建的巩固和提升。” 西安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文明办主任关相林告诉《南风窗》记者。全国文明城市是国内最具含金量的城市品牌,3个板块、12个子项、90项内容、188个城市综合硬指标对于一个长期以来管理较为“粗犷”的西北城市来说,困难较大,整座城市为此付出了很多心血。
  在多方努力下,西安于2017年11月蝉联了全国文明城市的荣誉称号。对此关相林坦言,争创容易守成更难,创建初期倾斜了较多行政资源,而守住荣誉则更加依赖于常态化的城市管理与市民整体素养的提升,这是一个持之以恒的过程。
   “洁化、美化、亮化、绿化、序化”的五化工程是西安城建的另一发力点。
  《南风窗》记者走访了西安市未央区城管局、高新区城管局,查看了各辖区管理的公厕、绿化带及照明情况。无论是每小时清扫项目达20多项的公厕,从南方树木改良而来、适应西北风土的绿化植被,还是聘请专业团队设计的咖啡街区灯光秀,都看得出来西安投入力度之大。
  “以前高新区绿化一年的拨款只有200万元,今年大概有2000万元。”西安市高新区城管局局长邵军峰介绍说。
  “投入这么大,值得么?”《南风窗》记者问。
  “相较于城市美化的投入,单是旅游收入的增长就已经回本了,更不用提营商环境的改善和本地居民幸福度的提高。” 
  邵军峰所言非虚。根据西安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发布的《2018年1-7月西安市旅游业接待情况》,2018年1-7月,西安市接待了1.44亿人次的海内外游客,同比增长43%,旅游业总收入达到1400亿元,同比增长58%。
  惊人的增长幅度背后,还有西安市旅发委与抖音短视频的合作。千年古都在爆款APP上摇身一变成为了“网红城市”,流传甚广的《西安人的歌》BGM中,年轻人们去永兴坊喝摔碗酒、跟兵马俑一起跳舞、穿汉服逛汉城湖。去西安的人气景点,拍段小视频打卡,成为了当下年轻人的旅游潮流之一。
  捡烟头、清厕所、搞绿化……王永康从城市建设中那些看似“表面”的环节下刀,试图重新打造城市品牌。显然,西安看到了自我形象塑造背后更加重要的东西。
 
  行政提效,引企入市
  一个城市,如果说资源经营是其潜在竞争力,环境和管理是其综合竞争力,城市产业则是其核心竞争力了。
  2016年的西安,外资企业仅增加了72家,同比下降1.4%。年末上任的王永康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开始把招商引资当作成一场硬仗来打。
  王永康提出了“事不过夜马上办”,关于招商的事,不管多晚都可以去找他,每天工作时长将近16个小时。针对招商窗口“效率低,流程长,文件多”的问题,他又掀起了一场“行政效率革命”。
  记者初次拿到关相林名片的时候,发现右上角印了显眼的五个红字—“金牌店小二”。他说,西安市局级以上干部的个人名片几乎都加印了这五个字,“政府官员要提供高品质的服务,印上名片既是承诺,也是希望得到监督。”
  “以前企业要办一个文件,一会跑这一会跑那,部门之间有时还会来回踢皮球。而现在是政府职能部门主动上门提供服务。”20世纪90年代末下海经商的白浩强,与政府打交道中“事难办门难进”是家常便饭,如今西安政府的行政效率让他感动。
  白浩强经营的公司叫“四腾”,是一家专门做医疗环境净化的专业公司。最近公司要办一张证明“无工资拖欠”的诚信证明,员工去机构办理的时候遇到了问题,他试着在微信上联系了主管部门,结果很快有人回应,在24小时之内解决了问题。
  行政效率的提高,在招商引资的进展中起了效果。
  2017年伊始,海航来了,苏宁来了,华为来了,吉利也来了。
  互联网巨头,也是王永康极力邀请的对象,他深知这类企业对于青年人才的集聚力。
  2017年8月,首届西商大会邀请到了阿里巴巴。马云表示将在西安建西北总部,离声明不到半年,2018年1月,阿里巴巴丝路总部在西安高新区落地揭牌。金融西部中心、阿里云西部数据中心、新零售研发中心将逐步建立。
  2018年年初,西安请来了腾讯,王永康力推西安的“物价水平低,生活质量好”,马化腾带来160亿的双创小镇项目,一股脑地搬来了总部大楼、青腾大学、云计算中心、电子竞技馆、智慧购物街区、青年公寓等配套设施。
  京东的智慧物流产业基地、华为的云开放实验室、360的OS安卓系统研发中心、科大讯飞的人工智能创研中心等更多的科技企业搬来了西安。一直“烦恼于”空有优良教育资源,却留不住中高阶人才”的西安,随着一个又一个技术型人才需求量旺盛的科技巨头入驻,情况开始改变。
 
  经济后劲与民生
  公元637年,唐朝的长安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城市,人口一度超过150万,各色人种汇聚在这座国际大都市。
  然而1300多年后,西安却长期受困于“缺人”的问题。2016年的城市人口数量仅仅890万,只到成都(1600万人)的一半。
  人是城市建设的主体,没有人谈发展如同痴人说梦。如何增加城市人口数量成为了西安亟待解决的问题。
  2017年3月,西安祭出了“史上最宽松的落户政策”—大中院校学生集体户有住所即可迁移,35岁以下皆可申请。2018年年初继续简化手续,推出了“微信一键落户”。
  效果立竿见影,单是今年西安已新增落户人口60万,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攀升。
  人口增长趋势可喜。但短时间内的爆发性增长,城市的住房、交通、医疗、文体等配套设施建设尚未跟上步伐,本地居民感到了压力。
  “以前菜市场买菜,几十块刚刚好,现在随随便便一百块花掉了。”滴滴司机李斌语气透着无奈。小李是土生土长的西安娃,最近感觉“钱不够花了”,闲余时间开滴滴补贴家用。
  原本就拥堵不堪的西安交通,近两年也变得更堵了。每逢出行高峰,车辆就在西安的棋盘路上缓慢地蠕动。
  目前,西安仅有三条地铁。为了对应人口增多带来的交通压力,政府同时开工数条铁路线,新建过街天桥,疏通断头路,施工禁行加重了原有路段的通行压力。这,恐怕是城市发展必经的交通“阵痛”。
  房价上涨也是居民较为焦虑的话题。从2017年1月起,西安房价一路走高,从当初的均价8000元到现在的12000元,上涨了约50%,且上涨趋势仍在延续。
  房价为什么上涨?因为对西安“看好”。“史上最宽松落户政策”、西成高铁开通、陕西省自贸试验区建设等,这些消息都利好西安楼市,进而推高房价。
  客观来说,虽西安房价上涨速度较快,但幅度尚处合理状态。今年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西安成为了第9个国家中心城市,对比其他8个中心城市的房价,西安房市仍具潜力。
  2017年全年,西安市的生产总值为7469亿元,同比增长7.7%,全国26省会城市位列第八,增速排名第一,科技研发投入占GDP比重为省会城市第一。2018上半年GDP增速15.98%,继续领跑全国。
  今年7月,西安市委十三届五次全会提出了“到2020年,经济总量迈上万亿台阶,全面建设大西安都市圈”的计划。
  在全国普遍经济增长放缓的大背景下,西安能够交出这样的经济答卷,提出信心勃勃的发展计划,一方面是因为以前落后太多,上升潜力巨大,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城市治理抓对了方子。
  摆在政府面前的是在快速发展的路上,如何照顾好收入处于中下层群众的衣食住行。但随着城市财力的提升,有理由相信,未来西安政府将有更多财力空间去提升社会配套设施的数量与水平,解决城市发展中的民生问题。
  在西安的采访中,“一起建设大西安”是被各行各业的西安人常常提及的一句话。放在以往,“一起建设XX”会被当作是场面话。但现在却会被西安人当真。
  狮子加速奔跑的背后,是一群被鼓动的西安人。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