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会和以色列建交吗?

  既然它的大多数阿拉伯盟友将承认以色列是中东的合法国家,为什么巴基斯坦不能发展与以色列的关系呢?

作者:肖建明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9-01-26
  “阿拉伯世界与以色列的关系,正在发生重大变化。”2018年11月25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向来访的乍得总统代比表示,他准备在近期访问更多的阿拉伯国家。与利比亚接壤的乍得1972年与以色列断交,但随着以色列向其提供反恐军备,两国关系逐渐恢复。
  内塔尼亚胡的出访名单上,并没有巴基斯坦。但10月25日一名以色列记者在推特上称,一架以色列飞机从特拉维夫飞往伊斯兰堡,10个小时后这架飞机返航。这条推特被迅速传播,一些人甚至暗示,是内塔尼亚胡本人在访问阿曼期间,秘密访问了伊斯兰堡。
  巴基斯坦政府断然否定了以色列飞机在伊斯兰堡降落的说法,其信息部长法瓦德·乔杜里声称巴方“不会与以色列或印度秘密谈判”,其总统阿里夫·阿尔维则排除了巴基斯坦与以色列建立任何关系的可能性。但此事引发了巴基斯坦媒体的公开辩论。人们纷纷猜想,在可预见的将来,巴以这两个核武器国家之间,会建立正式外交关系吗?
 
  曾经交手
  巴基斯坦和以色列都以宗教立国,但由于两大宗教之间的矛盾,巴基斯坦长期以来对以色列持敌视态度,禁止本国公民访问以色列。
  犹太人在巴基斯坦境内为数很少。如果说为了躲避波斯马什哈德王朝的迫害,一群犹太人曾于1839年移居到旁遮普的拉瓦尔品第,那么在1948年以色列建国、阿以战争爆发后,留在巴基斯坦的犹太人就寥寥可数了。根据巴基斯坦“国家数据库和登记局”的数据,在2017年大选中,大约有900名成年犹太人登记为巴基斯坦选民。
  巴基斯坦在1956年成立伊斯兰共和国,但在之后数年里,其外交政策集中于与西方特别是美国的关系。那时候,约旦、沙特阿拉伯和伊拉克等被视为“亲西方”的阿拉伯国家,倾向于站在巴基斯坦一边;而埃及和叙利亚等被视为“中立”的国家,则倾向于亲印度。
  可是,在1971年被印度羞辱性地“肢解”之后,巴基斯坦当局对西方感到失望,巴民众宗教情绪高涨,加上此后阿拉伯国家实力增强,导致巴基斯坦的外交政策转变,具有了更多的伊斯兰倾向。
  巴基斯坦没有错过任何机会,去显示其一贯的反以色列立场。这既是出于宗教认同,也是出于实际的政治考虑,而且这种政策越发极端。比如,它拒绝参加有以色列运动员到场的体育赛事(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除外),也拒绝以色列人参加在巴基斯坦举行的国际会议,甚至拒绝为数百名被迫离开阿富汗的犹太人签发过境通行证。
  在巴勒斯坦问题上,名称容易混淆的巴基斯坦,立场倒是一点不含糊。在1947-1949年以色列独立战争期间,巴基斯坦曾将一个战斗营派往巴勒斯坦,与以色列作战,并在捷克斯洛伐克为阿拉伯人购买了25万支来复枪,在意大利为埃及人购买了3架飞机。巴基斯坦前驻联合国大使扎夫鲁拉多次强调,以色列在中东是一个外来的楔子,不仅对周边阿拉伯国家构成威胁,也对整个伊斯兰世界构成威胁。
  值得一提的是,在1967年和1973年的阿以战争中,驾驶约旦和叙利亚飞机的巴基斯坦飞行员,在戈兰高地击落了一些以色列飞机—巴基斯坦是唯一曾在戈兰高地击落以色列战机的穆斯林国家。
  不幸的是,1971年印巴战争致使“东巴基斯坦”(今孟加拉国)从巴基斯坦分裂出去。在关键时刻,伊斯兰堡所期待的几个穆斯林国家缺乏为巴基斯坦“调解”的能力和意愿。在这种情况下,巴基斯坦决定重新审视它的外交政策,加强与前一年成立的“伊斯兰会议组织”的联系。而该组织强调巴勒斯坦事业是穆斯林的首要事业。
  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在这个关键时刻,巴基斯坦主持召开第二次伊斯兰会议组织峰会。会后,巴基斯坦和巴解组织发展了密切关系。战争结束后,巴基斯坦开始为巴解组织培训军官。在1982年以色列和巴解组织争夺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战斗中,50名在巴解组织中服务的巴基斯坦志愿人员被以色列俘虏。
  也正是在1974年于巴基斯坦拉合尔举行的伊斯兰首脑会议上,巴解组织首次被承认为巴勒斯坦人的唯一合法代表。大会主席、当时的巴基斯坦总理阿里·布托还热情洋溢地宣称:“真主保佑,我们将手挽手地挺进耶路撒冷。”大会通过的《拉合尔宣言》第三部分称:耶路撒冷是神圣的天启宗教和伊斯兰会议独特的标志。
  从此,巴基斯坦与“巴勒斯坦的事业”紧密联系在一起。巴基斯坦甚至声称,它和以色列的关系不会以巴基斯坦放弃支持“独立的巴勒斯坦国”为代价,这是巴基斯坦政策的基石。
 
  建交尝试
  当1949年阿以停火协议签署后,以色列外交部的一些人认为,在当时的巴基斯坦首都卡拉奇建立使馆是可能的,或者至少可以公开开展贸易。
  1950年初,巴基斯坦驻伦敦大使(高级专员)与以色列和犹太组织的代表进行了初步接触。1953年在纽约,巴基斯坦外长扎夫鲁拉和以色列驻美大使会面,表示当阿拉伯人愿意与以色列会面以解决问题时,巴基斯坦可扮演角色让阿拉伯人达成协议。
  多年后,当阿以冲突告一段落时,土耳其就试图促成巴基斯坦和以色列和解。2005年8月,以色列撤出了加沙的所有定居点。随后,穆沙拉夫政府时期的巴基斯坦外长卡苏里与以色列外长沙洛姆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行了历史性会谈,这是两国首次高层会晤。
  2005年9月18日,在联合国大会第60届年度会议上,穆沙拉夫总统和以色列总理沙龙举行了历史性的会谈。穆沙拉夫成了第一位公开会见以色列领导人的巴基斯坦领导人。他称“巴以两国之间没有天生的敌意”。
  穆沙拉夫公开抛出“建立正式关系”的说法:“巴基斯坦与以色列没有直接冲突,我们对以色列的安全没有威胁,以色列对巴基斯坦的国家安全不构成威胁。作为对以色列总理沙龙从加沙撤军这个勇敢决定的回应,巴基斯坦决定与以色列建立正式关系。”
  这次会谈是“历史性的”。当时,只有三个阿拉伯国家—毛里塔尼亚、埃及和约旦—以及包括土耳其在内的少数穆斯林国家,与以色列建立了全面外交关系。而穆沙拉夫迈出的这一步,有可能提醒其他穆斯林国家寻求与以色列的外交关系。
  2007年1月,在中东访问的穆沙拉夫呼吁穆斯林国家及其民众“承认”以色列,以解决巴勒斯坦问题。他也反复“敦促”本国政府“考虑”承认以色列,因为这样做可以让巴基斯坦得到很多好处。
  2008年1月23日,以色列国防部长巴拉克和穆沙拉夫在巴黎豪华酒店拉斐尔酒店的大厅内“不期而遇”。巴拉克表示:“我们支持你们的人民,支持你们,因为你们打击恐怖分子的斗争,对确保世界和平具有重要意义。”穆沙拉夫把手放在巴拉克的肩上,回答说:“非常感谢。如果一切顺利,我希望你们在和平进程中取得进展。”
  但因穆沙拉夫总统中途黯然下台,巴基斯坦与以色列建交之事不了了之。整整10年后,牛津大学毕业、且同样得到军方支持的伊姆兰·汗,自2018年8月起在巴基斯坦上台执政。国际社会不禁要问:伊姆兰·汗会完成穆沙拉夫心愿,拍板与以色列建交吗?
 
  何去何从?
  几十年来,巴基斯坦之所以没有与以色列建交,主要原因是它几乎盲从地坚持亲阿拉伯、亲巴勒斯坦的议程。但如今,穆斯林世界对以色列的态度发生了变化。自诩为穆斯林世界领袖的沙特阿拉伯已经与以色列接触,两国建立工作关系是公开的秘密。
  就在推特谣传以色列总理访问伊斯兰堡的同一天,内塔尼亚胡公开访问了与巴基斯坦隔海相望的阿曼苏丹国。此前几天,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刚刚访问了这个海湾国家。两位领导人都会见了阿曼的苏丹卡布斯。
  在内塔尼亚胡这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访问之后,阿曼外长公开表示,承认以色列的时候到了。而巴林外交大臣哈立德·本·艾哈迈德对阿曼在试图确保巴以和平中所扮演的角色表示支持;沙特外交大臣阿德尔·朱拜尔也表示,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关键是和平进程。
  同期,以色列高级官员访问了阿联酋,这是另一个过去反对犹太国家的穆斯林国家,如今是阿拉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是巴基斯坦重要的投资来源国。如果认为所有这些发展—尤其是特拉维夫和海湾阿拉伯人之间日益友好的关系—只是巧合,那就太天真了。
  在共同对付伊朗的战略需要下,沙特和其他海合会国家已经与以色列建立了工作关系。几乎每一个穆斯林国家,特别是那些与巴基斯坦有密切关系的国家,都已经同世界上唯一的犹太国家建立了正式或非正式的关系。既然埃及、约旦和巴解组织都承认以色列是中东的合法国家,为什么巴基斯坦不能发展与以色列的关系呢?
  伊姆兰·汗总理上任以来的第一个外访国家就是沙特,而有迹象表明,沙特可能正考虑与以色列建立正式关系。随着巴基斯坦在许多全球问题上遵循沙特的路线,尤其是考虑到该国对利雅得的经济依赖日益加深,巴基斯坦是否会效仿沙特呢?
  一些巴基斯坦人痴迷于在克什米尔问题上动员穆斯林世界的支持,但事实证明,印度在克什米尔问题上聘请了很多犹太人游说美国,效果更明显。尽管在过去4次印巴战争中,巴基斯坦曾两次接近占领整个克什米尔,但由于在全球范围内缺乏政治支持,巴基斯坦未能把克什米尔问题列入联合国的联合声明。
  巴基斯坦也总是一厢情愿地将克什米尔和巴勒斯坦问题连接起来,并希望巴勒斯坦在克什米尔问题上有所回报。但多年来,巴勒斯坦当局没有为克什米尔问题采取任何行动;巴勒斯坦人在克什米尔问题上不支持巴基斯坦,他们与印度的关系甚至比与巴基斯坦的要好。2018年早些时候,巴勒斯坦应印度的要求,撤回了其驻巴基斯坦大使—此前,他被拍到与一名在印度被通缉的巴基斯坦宗教领袖在一起。巴勒斯坦人却无视巴基斯坦要求保留大使的请求。
  尽管巴勒斯坦问题在当今世界政治中仍然非常重要,但如今的阿拉伯年轻人对巴勒斯坦事业既不太关心也不怎么同情。如果巴基斯坦继续出于国内和道义上的压力,承诺在建立一个适当的巴勒斯坦国之前,不去与以色列建立全面的外交关系,就显得过于迂腐了。
  但在目前阶段,巴基斯坦受几十年的传统外交思维束缚,还没有准备好承认以色列。它只有在其他大多数穆斯林国家与以色列建立联系的情况下,才会下决心考虑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