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与美国萎缩的总统权力

  从长期来看,美国国会很有可能选择立法限制总统的权力,特朗普的任期很可能象征着美国总统权力的一个转折点。

作者: 黄亚生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9-03-12
  《疯狂的乔治王》是我很喜欢的电影,讲的是一段真实的历史。英国国王乔治三世在位期间精神失常,造成了一场政治大危机,最后皇室通过采取摄政和极端疗法才扭转危机。美国也正在面临一场“疯狂乔治式”的危机。特朗普的上任打破了美国政治一个基本前提:疯子不能当总统。对于美国总统来说,低能和缺乏道德也许不是问题,因为低能和低德都不排斥理智。但是美国的政治制度无法解决精神失常的问题。精神失常是和理智直接对立的,精神失常的总统是不可能理智的。
  宪法体制无法实行摄政,似乎也无法将特朗普进行精神和政治上的“双规”。这会带来一个结果就是将来的国会修正美国法律,以限制总统的权力。特朗普执政最大的效应将是大大削弱未来总统的权力。美国必须进行政治改革,这个改革不光是要防范腐败和总统专制,而还要考虑如何限制一个疯子总统掌握太多的权力。但我们事先无法区分谁是理智的、谁是疯子,我们因此只能限制总统的权力。
  目前美国正经历着历史最长的联邦政府停摆。如果特朗普真的滥用总统紧急权力来解决政府停摆的局面,将来的国会一定会对总统紧急权力进行立法限制。我认为这将不利于美国政治制度的正常运行。美国的三权分立一方面是一个制约体制,另一个面是一个分工体制,也就是说宪法在总统的权力范围内给予总统相当多的权力。过度限制总统的权力将会破坏这个政治分工。这将是特朗普留给美国政治的一个长期负资产。
  2016年1月,美国心理学家约翰·嘉特纳发表了一封请愿书,声称特朗普“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使他在心理上无法胜任履行美国总统的职责”。截至2017年2月为止,已有超26000名心理学专业人士签署了这份请愿书。然而,美国现有的政治制度却无法限制这样一位精神不稳定的总统。更可怕的是,特朗普还在不断试图扩大自己的权力。这在两党内都引起了广泛的担忧。不同于任何往届总统,特朗普上任后,他不仅仅希望扩张自己在国家政策上的决定权,更希望通过扩张总统权力来保护自己的经济利益和减少法律约束。通过公开讨论自我赦免,特朗普正在变得越来越危险。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在2017年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美国人对给予总统更多直接处理国家问题的权力持怀疑态度。这是一个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意见几乎一致的问题。在受访的1503人中,77%的民众表示“给予美国总统更大权力来直接处理许多国家问题的风险很大”。可以说,美国社会越来越对总统权力的扩张而担忧,而这种情绪随着特朗普的上任还在不断加深。
  美国国会已经开始行动起来限制总统的权力了。在2017年6月中旬,美国参议院以98比2的票数通过了一项法案,将对俄罗斯实施更严厉的制裁,并要求总统在解除制裁前获得国会批准,这直接限制了特朗普取消奥巴马时代对俄罗斯制裁的权力。在2017年11月的一场参议院的听证会上,美国两党多名参议员都表示了对特朗普掌握发动核武器权力的忧虑,并考虑通过立法限制美国总统使用核武器的权力。
  特朗普的当选进一步加大了美国民众和国会对于总统的不信任。从长期来看,美国国会很有可能选择立法限制总统的权力,特朗普的任期很可能象征着美国总统权力的一个转折点。但是这方面的改革肯定是一个双刃剑:它既限制类似特朗普这类的疯子,也会限制类似林肯、罗斯福和奥巴马这样有作为的总统。这是美国将为特朗普时代付出的代价。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