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欧矛盾的B面

作者:雷墨 主笔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9-03-12
  “美欧的裂痕在继续扩大”,这是2月17日落下帷幕的德国慕尼黑安全会议,向外界传递的强烈信号。
  这次会议的主角,当属德国总理默克尔与美国副总统彭斯。这两位重量级参会者的发言,从贸易问题、伊朗核问题、叙利亚问题、气候问题到北约问题等,不仅是毫无共同语言,而且是公开地针锋相对。
  始于1963年的慕尼黑安全会议,长期以来是彰显美欧团结以及美国对欧洲安全承诺的“外交橱窗”。冷战结束以来,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美欧就某些议题虽然不乏龃龉,但从未像现在这样在如此广泛且重大的议题上针尖对麦芒。
  “担忧,非常担忧”,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在一篇题为“慕尼黑不安全会议”的分析文章的开篇这样写道。根据该文的分析,“不安全”的担忧,不仅是这次慕尼黑安全会议成了如今美欧关系的“现实写照”,而在于特朗普政府在一个日益不安全的时代威胁“瘫痪”跨大西洋安全同盟。
  那么问题是,特朗普为什么要这么干,他真的想摧毁美欧同盟吗?这就是问题的B面。
  2016年5月初,也就是上次美国总统选举如火如荼之时,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公布了一份关于美国国际角色的民调。在关于美欧同盟的话题中,77%的美国人认为北约总体上对美国有利。但至于美国与其他北约盟国谁从同盟关系中获利更多,仅有15%的受访者选择美国。
  众所周知,“盟国在占美国便宜”,正是特朗普对同盟关系现状的基本判断。他把这个“民意”带进了白宫。目前基本可以判断,特朗普的真实意图不是要摧毁跨大西洋关系,而是想朝着更有利于美国利益的方向改造。
  首当其冲的是北约内部军费分摊问题。特朗普入主白宫以后,在这个问题上对欧洲施加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连“表面和谐”的空间都不留。事实是特朗普的确取得了部分成功,把军费开支提高到GDP占比2%的欧洲国家已大幅增多。
  高强度施压,正是特朗普改造美欧关系的手法。更狠的还不在军费分摊问题上。特朗普政府退出伊朗核协议,可以说是对欧盟外交的一记重击。这份协议是后冷战时代欧盟独立外交的重大政绩工程,特朗普弃之如草芥可谓“直击核心”。
  这次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伊朗核协议问题是彭斯与默克尔的另一大分歧点。彭斯是在出席在波兰举行的中东问题部长级会议后直飞慕尼黑的,那次会议上他对欧盟的伊朗政策火力全开。彭斯的意图很明确,在伊朗问题上欧盟必须与美国保持一致。更深层的意图是,在重大外交问题上欧洲都必须与美国保持一致。
  如果说退出伊朗核协议在欧洲引发不满,那么特朗普宣布从叙利亚撤军,引发的则是恐慌。摊开地图就明白,中东局势的稳定与否,对欧洲还是美国的威胁更直接?如果再算上退出《中导条约》可能引发的美俄军备竞赛,特朗普给欧洲制造恐慌感的意图就更明显了。
  2月17日,慕尼黑安全会议刚落幕,美国商务部公布针对汽车进口的报告,认定汽车及其零部件的进口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特朗普将在90天内决定是否加征关税,这无疑指向的是未来的美欧贸易谈判。
  特朗普政府在外交、安全、经济等层面,都在给欧洲施加强大的压力,真实的意图是以压促变—让美欧关系更符合美国的意愿。
  2016年底,美国学者迈克尔·卡津在分析特朗普所代表的美国民粹主义崛起时指出,特朗普擅长于玩弄“恐惧感”,并认为这对于破除美国国内政治顽疾来说是一种“必要的恶”。目前的美欧矛盾,也符合这种“特朗普逻辑”。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