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黑名单,曾互道晚安

  在网络时代下的消费社会,人与人的联结到底该如何实现,深层次的情感交流又究竟何以可能。

作者:张熙 旅美学者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9-03-13
  时下,勾搭文化已成为青年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各式各样的约会软件也使得年轻人的交往模式和情感表达发生了深刻而微妙的变化。人与人的相识在移动通讯和社交媒体的帮助下相当方便快捷,人们的交往范围因突破了时间空间及社会网络的限制而更加自由广泛,个性化的交友需求也得到了极大程度地满足。然而,“心悦君兮君不知”的无奈或许已然一去不复返,但“相与之情谓之厚”的臻美却似乎未能总是如愿。
  毕竟,约会软件能带来缘分,却未必能留得下真情;能带得来相遇,却未必能守得住陪伴。网络空间的瞬息万变,虚拟世界的扑朔迷离,更是为约会软件的使用和体验增添了诸多不确定因素。用户资料是否真实,人际联结是否稳定,情感基础是否牢靠等问题,也让人们在使用约会软件呼朋唤友、寻情觅爱的同时,感到些许焦虑、无力甚至是恐慌。我们不禁困惑,约会软件上为何往往挚爱难寻?
  首先,用户匹配的随机联结往往使得社交关系脆弱而易逝。或许他们之间有着共同的兴趣或类似的经历,但这些所谓的对应和匹配,当失去了生活、学习或工作这些经验性的共同基础时,难免飘飘然。尽管约会软件大大缩短了人们交往的时间和经济成本,但殊不知这些成本之间也蕴藏着日积月累的情谊与磕绊磨合的默契。“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这份似水流年的追忆在转瞬即逝的社交平台上荡然无存;“从前的日色变得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这种与子偕臧的守候在左拉右划的约会软件上亦不敢奢求。到头来,真是初遇时只怕相见恨晚,转身时唯恐避之不及—曾几何时,多少黑名单,曾互道晚安。
  其次,线上远程的交流方式难免带来一种自我投射的幻觉。人们难免会想,眼前的你,到底是真正的你,还是我心中的人?然而,无论你我,现实的接触不应被远程的通讯所遮蔽,切身的相处也无法被凭空的想象所取代。否则,人们难免会把自己对于良人佳婿的主观想象投射在这含情脉脉的电波之间,不由得会把自己眼前的邻家女孩置换成那梦中的天外飞仙,更有甚者就在此在与他者之间,就在实在与虚幻之间,两个人的你来我往慢慢蜕化成一个人的日思夜想,彼此间的你侬我侬逐渐蜷缩成自顾自的黄粱一梦—就只怕,哪怕遇到对的人,最后却爱上自己。
  此外,消费时代的技术媒介容易让彼此因自我物化而牺牲。感情的价值和意义之一,体现在能使彼此成为更好的自己;那些自我期许带来的砥砺与进步,本来可以让彼此通过各自努力和互相促进而共同进步。然而,在约会软件和社交平台上,不管是修图软件,还是套路戏码,这些“正能量”会在无形中变质为一种自我伪装和互相欺骗。一方面,人们生怕对方有丝毫不满,进而用各种手段让自己看起来近乎完美,但不知不觉中失去了一份对待自我应有的本分和坦诚。另一方面,这种过犹不及的自我造作,也会转嫁成对对方不切合实际的期待。无法接受不完美的自己,更对他人拣四挑三。到头来,欲求湮没了真情,妄想磨平了痴心。
  诚然,约伴好找,挚爱难寻。这不仅是约会软件的后遗症或勾搭文化的副产品,更迫使我们进一步思考,在网络时代下的消费社会,人与人的联结到底该如何实现,深层次的情感交流又究竟何以可能。一百年前,当社会学大师齐美尔提出“社会何以可能”的追问时,他所面对的是一个逐渐分化,呈现异质并不再熟悉的现代社会。一百年后,当我们谈论约会软件上的那点事时,我们所面对的则是一个虚拟、复杂乃至奇幻的网络空间。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