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谁将成为特朗普的劲敌?

  可能的挑战者中,桑德斯、拜登年龄过大,奥巴马青睐的哈里斯、奥罗克资历甚浅,希拉里发掘的布克、吉利布兰德领域不广,沃伦弄巧成拙,都不是完美之选。

作者:本刊记者 谢奕秋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9-04-23
  “谢谢,我同意。”3月19日在白宫,特朗普这样回应来访的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对于2020年美国总统将“全面连任”的预测。同一天,他还提名了美国航管局局长人选,该职位已空缺14个月,而代理局长对过去半年里波音737Max8机型两次“致命坠机”,负有监管责任。
  从特朗普力排众议“停飞”波音部分机型,以及不惜否决国会决议也要维系“默许挪用建墙款”的紧急状态令来看,他是一切以竞选连任为重。而且,随着民主党“国会内讧”和希拉里“邮件门”丑闻延烧到穆勒的“通俄门”调查团队,特朗普的自信心愈发高涨。这对于他与中国、欧盟和日本的贸易谈判,乃至对朝鲜、伊朗和委内瑞拉的政策,都会产生微妙影响。
  谁能打破在任总统的良好感觉?换句话说,2020,谁将成为特朗普的劲敌?
 
  党内党外,还看拜登
  目前,特朗普在共和党内支持率仍很高。潜在党内对手中,只有74岁的比尔·威尔德组建了班子试探竞选总统。威尔德曾主政“深蓝州”马萨诸塞,2006年竞选纽约州长失败,2016年曾作为加里·约翰逊副手,代表自由党冲刺白宫。他这次重新加入共和党,只不过是混个脸熟,根本毫无胜算。
  由于美国的两党制传统深厚,第三党候选人或独立总统参选人(如星巴克总裁霍华德·舒尔茨)都难成大器。最后的挑战者,只会出在民主党内。所以,上届总统竞选时曾一度宣示可能“独立参选”的资深参议员伯尼·桑德斯,日前重新加入了民主党。
  令人眼花缭乱的是,民主党有志于角逐2020的总统竞选人络绎不绝,起跑的时间也较往届有所提前。而希拉里、布隆伯格两位“纽约客”,3月上旬相继被传放弃参选,则凸显了这场党内初选长跑的激烈程度。
  数月来,给奥巴马当过8年副总统的约瑟夫·拜登,一直在几乎所有的民主党初选民调中领先,而他本人刻意保持暧昧,不急于宣布参选。虽然民调领跑者最终弃选的事也很常见,但据《纽约时报》消息,拜登几乎肯定会在4月中旬宣布参选。
  拜登是不是在等希拉里先表态?有可能。4年前,为了避免同台竞争对于共同基本盘的撕裂,拜登在奥巴马劝说下“礼让女性”。而今,希拉里虽未完全放弃参选的机会(其昔日知己披露,她至少要等到穆勒“通俄门”报告出台才会死心),但已不被主流民调纳入观察名单。所以,拜登只消再多等些时日,便能以党内建制派“众望所归”的角色登场。
  希拉里3月4日受访时之所以话没说死,也被传是在等前国务卿继任者约翰·克里的表态。希拉里自忖比特朗普小1岁,而克里比特朗普大3岁,同样在大选中辜负过民主党,凭什么克里可以再战而自己不能?
  跟希拉里一样,拜登也曾两度竞选总统,如今年龄还大了4岁。问题是,希拉里团队2016年雇用调查公司买到英国前特工“编造”的特朗普黑材料,诱使奥巴马当局找法院“开后门”监听特朗普团队成员。结果,与“通俄门”调查平行的“FISA门”反调查,不仅揪出联邦调查局内部结党营私,还揭发出奥巴马任内司法部对希拉里“邮件门”的包庇。
  希拉里沦为了民主党的“包袱”,那么拜登的“可选性”又如何呢?应该说很高。拜登年龄虽大,但比本届最年迈的候选人桑德斯小1岁。拜登除了被打趣喜欢搂搂抱抱和裸泳,以及在主持1991年大法官候选人“涉嫌性侵”听证会时,对女性控告者不公平之外,没有明显的丑闻。其家庭成员的变故(发妻、女儿车祸去世;长子病故),则为他挣得了同情分。
  拜登从政的一大败笔是,他在担任参议院外委会主席时,曾投票支持授权小布什政府出兵伊拉克(后来拜登又把长子送上伊拉克前线)。有评论认为,在曾支持伊战的希拉里先后败给“反对伊战”的奥巴马和特朗普之后,拜登也可能因为曾支持伊拉克战争而止步于白宫门前。
 
  桑德斯Vs沃伦
  在伊拉克战争问题上,左翼反建制派刚好可以“炮轰”拜登。扛着社会主义大旗的白发犹太老头伯尼·桑德斯,就曾投票反对伊战。不妙的是,这次他再战2020,撞上了反建制色彩同样浓厚的伊丽莎白·沃伦。
  前哈佛法学教授沃伦最大的政治资本是,帮助民主党人夺回了在大佬爱德华·肯尼迪去世后,失去两年的马萨诸塞州联邦参议员席位,并在2018年高票连任。在竞选参议员之前,沃伦作为破产法专家,曾帮助奥巴马在金融危机后组建消费者金融保护局,但因遭共和党人反对而未能当上局长。
  沃伦和桑德斯类似,是少有的符合左翼大学生政治洁癖的候选人。她主张公司董事会应当有1/3雇员代表,反对TPP类型的跨国协议,把对富豪家庭征收财富税作为竞选纲领之一。2016年大选中,不少人希望沃伦能出来竞选总统,但她最后选择支持希拉里,并与特朗普有过连番骂战。
  特朗普给沃伦贴的标签是:“笨蛋沃伦”和“宝嘉康蒂”(动画电影中的印第安公主)—在早年的美国法学院教师资料中,沃伦把自己列为少数民族,涉嫌弄虚作假。2018年10月,沃伦公布DNA检测结果,证明自己身上确有微量印第安人血统,但特朗普对这一结果嗤之以鼻。
  沃伦现年70岁却驻颜有术、身手敏捷。但在2016年桑德斯横空出世时,她没有为桑德斯背书,后来竟为希拉里站台,被猜测是为了副总统之位而变节。最后,希拉里也没有冒险打“女女牌”选她。沃伦目前的人气不及桑德斯,可见之前投机取巧不成,给前路平添障碍。
  桑德斯的争议点是,他反对奥巴马对大银行注资纾困,并且本人受过“全国步枪协会”支持,显示与民主党主流若即若离。2019年,他为其竞选团队对待女性的方式两次公开道歉。
  好在,78岁的桑德斯有涵盖50个州的地方桩脚,其吸引的小额捐款人数,在民主党候选人里遥遥领先。他演讲时的大嗓门和两手抓讲台的招式,连同他批评现行体制的直言不讳,都深具鼓动力。其追随者包括2018年当选为美国史上最年轻国会众议员的拉丁裔美女寇蒂兹。
  另一位曾在2016年替桑德斯助选的美女议员,是现年38岁的印度裔退伍军人图尔西·加伯德。仅做过几届夏威夷州国会众议员、且早已辞任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副主席的她,以“战争与和平”议题角逐2020,有可能在初选中分流桑德斯的选票。
  不过,民主党反建制派当前需要的正是“打破论资排辈”的勇气。在2016年初选中,正是由于绝大多数“超级代表”事先背书希拉里,才导致桑德斯的选情难以翻盘。饱受诟病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在2018年夏天做出改革,几乎实质取消了超级代表制度。
  目前看来,民主党内的反建制派群情汹汹,对于议长佩洛西这样的建制派都是愤愤不平。所以,一旦在党内初选阶段“造反”成功,他们很难容得下建制派控权,而这对于在大选阶段“迎战”在任总统是不利的。换句话说,即便桑德斯初选出线,他面临的困难几乎跟希拉里4年前一样多。
 
  “少壮派三杰”
  试想2025年美国下届总统卸任时,桑德斯84岁,拜登83岁,沃伦也已76岁……一个特朗普已经够了(他比奥巴马大15岁),美国人还需要更多高龄的总统吗?所以,民主党“少壮派”完全有底气说,该我们上了。
  20世纪60年代出生的卡玛拉·哈里斯(汉式译名为贺锦丽)、科里·布克、基尔斯滕·吉利布兰德(汉式译名为陆天娜),进入国会参议院的时长分别是2年、5年半和10年。而在近期民调上,三人中反而是进入参议院时间最短的卡玛拉·哈里斯领先。
  这得益于哈里斯作为“女版奥巴马”的识别度(她在黑人、拉美裔/亚裔群体中得票高),以及效仿桑德斯竞选风格的“激进自由派”路线。奥巴马曾夸她是“我的好朋友,许多年来一直支持我”。就连特朗普也称,他目前在民主党内最“看好”哈里斯,而认为桑德斯“错过了自己的时机”。
  黑人科里·布克雄辩滔滔,虽然像是“单身版奥巴马”,但他与奥巴马的关系却不如与克林顿一家的关系密切。布克与比尔·克林顿一样,先拿罗兹奖学金留学牛津,后从耶鲁法学院博士毕业。而且,就像布克在2004年民主党提名大会上捧红了当时只是州议员的奥巴马一样,希拉里2016年的提名大会也让布克崭露头角。
  吉利布兰德更是被打上“希拉里色彩”。她曾协助希拉里竞选参议员,在2009年接替转任国务卿的希拉里担任纽约州联邦参议员,后又两次高票连任。她的长相、气质出众,但话题偏向在性丑闻方面讨伐特朗普。由于曾在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办公室见习,她在持枪、堕胎等议题上不够自由化。
  从履历上看,“少壮派三杰”都是法律博士,都支持“全民医保”立法议程。其中两位女参议员的身世,各具欧洲裔和亚非裔特征,又不乏全球化色彩。吉利布兰德曾在北京(北师大)、台湾留学,会讲流利中文。哈里斯的父亲是牙买加黑人移民、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母亲是印度裔,曾在加拿大麦吉尔大学任教。这种多元化的背景,帮助哈里斯以“保护移民”为招牌,当选加州联邦参议员。而在移民问题甚嚣尘上的当下,哈里斯的出镜率也颇高。
  这三位“60后”虽然给全美政坛带来新鲜感,但相比政坛老人,又显得冲击力不够—哈里斯和布克进入参议院较晚,吉利布兰德竞争力不够,都没能在国会独当一面,并且可能有之前未被全国性媒体发现的重大破绽。
  哈里斯宣布参选总统后,被曝光曾借助恋情上位,对象是前加州议会议长威利·布朗。1993年,年仅29岁的哈里斯开始同已经60岁的有妇之夫布朗约会。拍拖之后,布朗先后提名哈里斯担任两个高薪的政府职位,还给她买了一辆宝马。布朗当选旧金山市长后两人分手,不过布朗继续在政治上支持哈里斯,帮助她竞选地方检察官时筹款。
  就目前而言,指望这些名头不小、却缺乏丰富对抗经验的“少壮派”干翻特朗普,恐怕是不现实的。奥巴马在首个联邦参议员任期的第四年竞选总统成功,是很难复制的特例。“女版奥巴马”哈里斯为了避免在2020年成为“炮灰”,刻意避免与特朗普过多地正面交锋。倒是看似恬静的吉利布兰德,却言辞激烈地要求特朗普为性丑闻辞职,显得急于求成。
  其实,上述“少壮派三杰”也可以等到2024年再参选总统。那时他们都不超过60岁,也有了足够历练,创造历史的机会更大。
 
  更多外围觊觎者
  美国以往有很多州长当选总统,比如卡特、里根、克林顿、小布什。但是由于民主党近年来在州长层面相对于共和党处于下风,加上“年轻参议员”奥巴马的示范效应,所以参议员们竞选总统的热情大涨。
  民主党47名现任联邦参议员里,已有7人(含4名女性)宣布竞选总统,除了桑德斯、沃伦、哈里斯、布克、吉利布兰德这五位,还有明尼苏达州的“温和派女将”埃米·克洛布彻(她的民调还不低),以及俄亥俄州的谢罗德·布朗(他刚刚开启第三个联邦参议员任期)。
  大选显然不是参议员的独角戏,每届大选都有各路人马汇聚,这届的竞选人名单也有望拉长到20人左右。外围的觊觎者,就有科罗拉多州前州长约翰·希肯洛珀、弗吉尼亚州前州长特里·麦考利夫、纽约市长白思豪、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80后”市长皮特·布第杰、住房和城市发展部前“70后”部长朱利安·卡斯特罗、马里兰州前国会众议员约翰·德莱尼、中国台湾移民后代杨安泽(主张“全民基本收入”、创造蓝领工作机会)等等。
  如果不是政治研究者,一般不会听说上述名字。但奥巴马作为曾经的政坛黑马,仍然相信奇迹可能蕴藏在地方。他在华盛顿会见得克萨斯州的贝托·奥罗克(前国会众议员)和佛罗里达州的安德鲁·吉勒姆(塔拉哈西市的黑人市长,差点当选州长),在夏威夷发表呼吁“新鲜血液”的言论,皆是语重心长。
  被誉为“下一个奥巴马”的贝托·奥罗克,崛起于“深红州”得州的边城埃尔帕索,能说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语,浑身散发着摇滚明星般的魅力。其主要选民结构与拜登的支持者类似,但相比同为白人天主教徒的拜登,年轻俊朗、一度经商的奥罗克,更像是代表了民主党的未来。
  考虑到4年前特朗普宣布竞选总统之初,民调支持率只有3%,但一个月后就攀升到近25%,奥罗克3月14日加入选战,也许会创造奇迹。可惜的是,他在2018年中期选举时,挑战联邦参议员克鲁兹“功败垂成”,显示他可能被外界高估了。奥罗克只是哥伦比亚大学文学学士,还两次因犯事被捕,之所以能进入国会,也许得益于其岳父是大地产商、其母是肯尼迪时期海军部长的继女。
  当然,年仅47岁、有着“朋克议员”之称的贝托·奥罗克,如果成为拜登的副手,实现“拜登-贝托组合”,倒是能让选民眼前一亮。因为这是一老一少、一北一南、小州配大州、“铁锈地带”配“阳光地带”的互补搭配,即便最后不敌特朗普-彭斯组合,也会给民主党2024年东山再起带来想象空间。
  回首2008年,奥巴马与拜登的“少老配”,使得8年后民主党的接班梯队“青黄不接”,让所谓“进步主义者”的激进派得以乘虚而入。而共和党在过去4年把控国会参议院,封堵了民主党籍参议员担任各委员会主席的机会;2018年,共和党扩大了在国会参议院的议席优势,间接巩固了特朗普的总统宝座。
  选举政治犹如一轮轮的投注。在这个政治轮盘上,桑德斯、拜登年龄过大,奥巴马青睐的哈里斯、奥罗克资历甚浅,希拉里发掘的布克、吉利布兰德领域不广,与桑德斯同路的沃伦弄巧成拙,都不是完美之选。主流民调和博彩网站的预测结果不一致,也说明关于民主党最终出线者的变数犹多。路遥知马力,民主党大概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证明谁才是特朗普的真正劲敌。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