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外商:我想要一张中国绿卡

  随着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外商在中国,不仅促进了双边贸易,也是两边的文化桥梁。

作者:本刊记者 姜雯 发自浙江义乌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9-04-25
  这一天是3月24日,波斯新年的第三天。因为人在中国,没办法围着篝火唱歌跳舞隆重庆祝一周,这几位长期生活在义乌的阿富汗和伊朗外商,决定在新年的最后一天去附近烧烤,按照传统,这一天应该全家出游踏青以辟邪恶。
  去穆斯林肉店买一大袋牛肉,带上烧烤架、卷饼、可乐、巧克力、瓜子等各种零食,播上一曲欢快的阿富汗流行歌曲,一路驱车来到金华郊区的山间。在地上铺好充满波斯风情的地毯,大家席地而坐,把肉简单腌渍过,大块大块插在烤肉叉上拿去烤。
  在水边钓鱼的本地居民看到一群外国人在烧烤,便好奇凑过来看看。来自阿富汗的Sabor很热情,把烤肉包进卷饼递给几位钓鱼的大爷,虽然彼此语言不通,但美食是最好的文化桥梁。大爷尝了烤肉直夸好吃,还笑着说,“中国好吧,娶个中国老婆!”
  吃完烤肉,大爷回到座位上继续钓鱼,一个阿富汗小伙子跟着去看。没多久大爷就钓上来一条小鱼,大爷硬要把鱼送给那小伙子,小伙子听不懂中文,慌张跑回来拿了个纸杯,把鱼兜进去又扔回水里。大家都笑了起来。
  义乌作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世界第一大市场,在这里随处可见来自世界各地的外国人,中东、欧美、非洲、南美洲,而且一律都是商人。作为一座县级市,义乌相当国际化,这里大概有4000多家外贸公司,约3万个外商来此做生意,其中有2万人常驻义乌。
 
  想要中国绿卡
  坐在我旁边的伊朗外商说着非常流利的中文,还给自己起了个中文名字“陈发”,他说“发”这个字很好。
  2001年陈发就来中国做生意了,刚开始在广州,做服装生意。在广州待了10年,回去以后还是觉得中国好,适合做生意也适合生活,于是再次回到中国,并选择义乌。
  陈发的生意主要在伊朗和迪拜,他采购的货品种类从袜子、女性内衣、毛毯到吹风机、吸尘器。“什么都卖,他们要什么,我们就卖什么。”伊朗也有工厂,但中国的人工和原材料都更便宜,所以中国的货品有很大竞争力。
  从伊朗出国的人并不多,很多人想出国,但不懂英文也没有资讯。陈发高中学历,再上四年学他就是医生,但他没完成学业,因为家族就是做生意的,他说自己“非常非常喜欢做生意”,就跟着父亲一起做生意。
  对于来中国做生意的外商,中国对每个国家有不同政策,而且政策也在不断变动。陈发来中国的时间比较早,他说那时候对学历没要求,但来自阿富汗的Sabor说,他申请来中国时需要至少有高中学历。此外,他们的上一份工作必须是做生意的,没做生意经验的人不能申请来中国经商。如今在义乌的伊朗外贸公司大概有200间,阿富汗外贸公司有200间,有1000名阿富汗人常驻义乌。
  陈发很喜欢中国,他觉得中国什么都好,城市干净、安全,中国人友好,尤其是在义乌。陈发的妻子、孩子也都在中国,两个孩子一个在义乌,一个在吉林,他还很自豪地告诉我,小女儿还在横店和成龙一起拍过电影。
  除了不能吃猪肉,陈发喜欢中国食物,尤其是加了很多青菜和木耳的炒面、羊肉泡馍。他的朋友圈里几乎每天都会发上几张美食照片,大部分都是蔬菜炒面。
  我问他,“你在这里这么久,有中国绿卡吗?”
  陈发立刻问我,“我们怎么能拿到中国绿卡呢?我们没有,你有信息吗?我也想申请的。”
  移民来中国非常困难,陈发也没遇过有中国绿卡的外国人。
  中国绿卡号称“世界最难拿”,这是因为中国并非移民国家,中国在2004年8月才出台了《外国人在中国永久居留管理办法》,2018年4月中国国家移民管理局正式挂牌。对于无犯罪记录的外国人,有四种途径可以拿到中国绿卡:
  第一,在中国直接投资50万到200万美元以上(不同地区要求不同)、连续3年投资情况稳定且纳税记录良好的;
  第二,在中国担任副总经理、副厂长等职务以上或者具有副教授、副研究员等副高级职称以上以及享受同等待遇,已连续任职满4年、4年内在中国居留累计不少于3年且纳税记录良好的;
  第三,对中国有重大、突出贡献以及国家特别需要的;
  第四,亲人团聚。
  然而,高门槛加上严格控制,很多外国人对中国绿卡还是望尘莫及。2004年美国物理学家寒春(Joan Hinton)是第一个拿到中国绿卡的人,那时她已在中国居住56年。而2016年公安部批准1576名外国人在中国永久居住后,持有中国绿卡的外国人才破万。
  我把这些条件翻译给Sabor听,Sabor想了想说,“那我可以在中国投资,在中国读PHD,然后申请中国绿卡。”
  Sabor来自阿富汗的赫拉特,因为经商和做慈善,他们家族在当地很有名望,他的弟弟还因为学术研究和阿富汗总统共事过。2013年Sabor来到义乌经商,采购五金工具,还交了中国女友。Sabor喜欢中国,也想成为中国人,他说中国便利、安全、和平,中国人做生意靠的是大脑,他喜欢和中国人做生意。
  我在义乌国际商贸城里随机采访正在采购的外国商人,“你们知道中国绿卡吗?会想要吗?”得到答案都是肯定的:“我不知道中国政府是否发放绿卡,如果给的话,我会想要。”
 
  义乌是第二故乡
  人站在义乌国际商贸城里,就仿佛被淹没在巨大的物的海洋里。这里有你想得到的、想不到的任何商品,有人在这里挑价格,有人挑质量,有人挑款式。
  Aziz是义乌外商的代表,他的办公室里陈列着各种荣誉证书,是义乌第四届“商城友谊奖”的获得者,还在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上与阿富汗总统见面,聊起这些荣誉,Aziz是很自豪的。
  他的生意横跨各个国家,英国、荷兰、迪拜、乌克兰、阿富汗等,采购的产品种类大到太阳能板、光伏电、电风扇,小到五金工具、箱包、首饰,一年要运出200个货柜。他也将阿富汗的特色产品卖到中国,藏红花、手工地毯、青金石等。
  “三个礼拜已经有40个柜子在‘一带一路’(铁路)上,‘一带一路’对贸易很好的,速度很快。”阿富汗没有海,货物走海运,从伊朗转运需要45天,从巴基斯坦转运也要35天,但走“一带一路”的铁路运输,两个礼拜就到阿富汗了。
  Aziz在2003年来到中国,几乎是白手起家。怀着对中国的向往,就和几个朋友来到义乌。刚来的时候不会说中文,只能拿计算机和别人沟通,而那时的义乌也没现在这么国际化,很多义乌本地商人也不会讲英文。义乌国际商贸城的一区才刚正式营业,清真餐厅也还很少。
  Aziz和他的朋友一开始住在胡江路,第一天外出100米,怕迷路,马上回家。第二天外出200米,第三天外出300米,以每天100米的速度慢慢了解义乌这座城市,还找到了菜市场,就自己买菜煮饭吃。
  一个月后,Aziz的朋友离开,他决定留下,他爱上了这座城市,也在这里看到了无限商机。创业初期资金有限,Aziz从采购到发货都自己干,也请不起翻译,中文在市场上一句一句学来。累积了一些资本后,他在2005年成立了属于自己的外贸公司。
  “义乌给了我们很多好事情,我们从这里幸福起来的。我以前的梦想是自己有公司,有好多国家的生意,现在什么都有,我的梦想在这里实现了。”
  不止是Aziz,3万个外商,即便每人每个月只采购一个柜子,那也是3万个柜子。很多人在这里实现了梦想。
  从一开始只有一位客户,到现在生意遍布世界各地,Aziz还给自己揽了不少“私活儿”,他在2016年成为义乌市涉外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员。涉外贸易主要有两种纠纷,一种是因为沟通问题订错货或出错货,另一种是外商拖欠货款。有位外商欠了5万元货款一年都没支付,人又在国外,Aziz帮忙找到那位外商,沟通后帮本地商人追回了欠款。
  到过25个国家旅游或做生意,Aziz说最喜欢的还是中国。“中国很和平,人很好,有礼貌,哪方面都好,做生意,做朋友。我们喜欢生活在这里,中国是我们的第二故乡。”
  Aziz坦言,如果中国发绿卡,他会很珍惜,很多外商也会很开心。
 
  外商签证严
  “中国绿卡很难拿到的,中国签证也很难的。”
  Aziz说,他在义乌认识的外国人,没人有绿卡。别说中国绿卡,外商想拿到中国的长期签证都很难。在义乌常驻的外商中,只有两三个人拿到5年签证,其他普遍都是拿1年或2年的签证,签证到期前再去续签,Aziz在中国经商16年了,每次也只能拿到2年的签证。
  来义乌的外商,除了要准备旅行文件、无犯罪记录等相关文件外,还需要市政府邀请函、外交部邀请函和外侨办邀请函,否则的话无法拿到签证。非常驻的外商,会拿到短期商务签。如果是在义乌常驻的外商,需要注册一间至少2人的合伙公司、申请营业执照、有固定办公室、办理“外国人工作许可证”等手续,然后才能拿到至少1年的长期签证。
  采访期间,有个阿富汗外商愁云满面地来到Aziz办公室,因为不会中文,他希望Aziz陪他去移民管理局。他已经拿到了“外国人工作许可证”,护照上的一个月签证隔天就过期了,却仍迟迟未等到长期签证。签证出了问题,就意味着生意跟着出问题,不论生意大小,都必须回去。好在后来圆满解决。
  除了护照上的签证,在义乌常驻外商还持有三张重要证件:保险卡、外国人工作许可证、外籍商友卡。外籍商友卡相当于“义乌身份证”,由义乌政府在2016年7月发放,持卡者可以不用再带护照出门,在义乌当地享受市民待遇,外籍商友卡可用于消费、出行等各个领域。而经常出入中国的非常驻外商,也可以凭条件申请此卡。
  然而,还是有外商向我吐露了证件的不便利。无论是“义乌身份证”还是“外国人工作许可证”,出了义乌以后,这些证件在中国其他地区的辨识度不高,所以身份证明文件还是需要用护照。但如果外商去上海或北京办理去其他国家的签证,当把护照交给领事馆后,他们就丧失了身份证明文件,甚至连酒店房间也开不了。
  外商纷纷表示,就算没有绿卡,也想要一张像“第二代居民身份证”那样便利的身份证明文件。
  此外,有些国家的签证发放更难,而且无法在中国的银行开户,更无法通过网络转账,这些是外商在中国会面临的一些不便利。有些外商也会因为这些不便利,而选择去其他国家投资,诸如土耳其、乌克兰等地。
  随着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外商在中国,不仅促进了双边贸易,也是两边的文化桥梁。外商不仅在这里学习中国文化,也把异国文化带来中国,波斯新年时,Aziz邀请了很多中国朋友一起参加他们的聚会,让大家尝尝不同的美食、听听不一样的音乐。
  3月24日烧烤结束后,大家回到车上,外商们开始播起阿富汗和伊朗音乐。天空下起小雨来,不知谁提议来跳舞吧,大家就着小雨跳起舞来。一曲又一曲,有时候大家围成一圈,有时候又各自摆动身体,钓鱼的居民虽不知为何,但也跟着乐呵起来了。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