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狂热消退

  一旦“无拘束的国家主权”与“融入全球经济”兼得的情景被证明是一个幻觉,那么最有可能的情况将是无穷无尽的一次又一次“暂时”过渡安排。
 
作者:安纳托尔·凯勒茨基(Anatole Kaletsky)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9-05-15
  欧盟取消了完成英国脱欧谈判的硬期限,从而避免了与其第二大贸易伙伴发生2008年那样的突然停止往来的灾难。这一决定,大大改善了英国和整个欧洲的经济和政治前景。
  对英国来说,情景突然间比2016年以来任何其他时候都大大清晰和变好了。首相梅可能很快就会被赶下台,这可能造成宪政危机的印象,但现实是,只要英国-欧盟关系谈判期在新的软期限4月12日的基础上再度延长到年底或更久,政治条件必然会稳定下来。
  到底会延长多久—不管是因为新首相上任,还是因为举行新大选或新公投,又或者是因为议会投票取消阻止梅谈判“挪威式的欧盟准成员身份”的所有“红线”—我们不可能预测。
  真正重要的是,取消英国脱欧的硬期限,消除了“无协议”与欧盟决裂的可能。而一旦“无拘束的国家主权”与“融入全球经济”兼得的情景被证明是一个幻觉,那么最有可能的情况将是无穷无尽的一次又一次“暂时”过渡安排。20世纪90年代初欧盟单一市场成立时,欧盟与挪威和瑞士的安排最初设想只保持一两年,但如今已接近40年。
  英国选民可能会意识到,这种准分离安排无法让英国无痛苦地“夺回控制权”,而会带来高昂的经济代价和国家主权被削弱。随着这种理解深入人心,脱欧派的狂热也将消散,寻求重新大选的政客将被迫重新将焦点放在国内经济、社会和地区政策问题(这些问题是2016年公投示威的主要动机),而英国会设法继续留在欧盟。
  对世界来说,比英国所发生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暂停或取消脱欧,如何影响欧盟其他部分的政治和经济条件。从经济开始,消除与欧洲第二大经济体的贸易崩溃的风险,应该大大提振所有欧盟国家的商业信心。
  但收益不会立即发生,因为理论上,欧盟4月12日的截止期创造了新的坠崖风险。到那时,英国必须决定新谈判策略,申请进一步延期,以及如果想要避免决裂就必须同意参加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
  我认为,再度发生无协议边缘政策的概率很低(金融市场也这么认为)。但以更长的时间框架经营的企业,自然会倾向于避免作出决定,直到他们看到这一新的外交障碍如何被克服,以及贸易安排的重大变化会不会在漫长的脱欧期限延长后带来新谈判。
  关于英国脱欧的持续不确定性,将给德国、法国和意大利带来尤其重大的损失。因为,出于不同原因,这些经济体的国内条件都十分不利。德国面临着汽车需求下降,不但欧洲和英国市场是如此,中国和美国市场也是如此。法国的商业和消费者信心,因为很可能比英国还要糟糕的政治危机而受到冲击。意大利则已经陷入了信贷动荡和欧元区财政规则所要求的紧缩而导致的衰退。
  英国脱欧的最后阶段,为各国政府“抵制”欧盟委员会解释欧盟规则,提供了新的理由。欧盟委员会最初的延长英国脱欧截止期的建议是有政治条件的,而这个条件英国不可能接受和满足。假设欧盟领导人在3月21日的峰会上接受了欧盟委员会的不知变通又不识时务的建议,那么现在他们已经迫使英国进入无协议脱欧,有可能面临堪与2008年相提并论的经济灾难。
  当4月12日下一个英国脱欧期限到期时,这一灾难在理论上仍然是可能的。但期限几乎肯定会有大幅延长,因为可能无止尽的谈判的原则现在已经成立。
 
  本文由Project Syndicate授权《南风窗》独家刊发中文版。安纳托尔·凯勒茨基是龙洲经讯首席经济学家、联职主席,著有《资本主义4.0》。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