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的传统?怎样的现代?

作者:苏鹏辉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9-05-16
《立国思想家与治体代兴》
任锋 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9年4月
 
  五四蕴育个体觉醒与国族整合的启蒙双调,是近代中国史上的华丽篇章。但是其对传统的激进批判,在激发豪迈的革命精神的同时,也造成传统断裂与虚无主义的心灵困境。从此,传统与现代宛若鸿沟,前者为衰朽为暗夜,后者为新生为黎明。在时代一往无前的疾速飞驰中,有着历史的至高终结与最末救赎。
  这种高调而激昂的现代心智,不断在古今转型之间,上演理想与幻影交织、热望与落寞转替的讽刺话剧。大时代的困顿与迷惘,即由此而生。相较而言,任锋教授的新著—《立国思想家与治体代兴》,则展现了另一种辩证而审慎的政治心智。
  切思于立国问题的治体论,以鲜明的实践意识为取向,推究于文明-政治体演进的源流、根柢与制度。倚凭立国的秩序原理,衡平三代与汉唐,由此延续性的历史视角,汲汲于推明一代之治体。这是作者对南宋事功学的精辟诠解。古典儒学的审慎保守性格,注重规则生成与法度演进的政教致思,在其中淋漓豁显。强调人法兼备,以德性与制度相维,而于时势中求治平,这正是先哲所秉之心智传统。
  固然士绅阶层在中国近现代剧变中渐次消歇。但作为两千年帝制中国的关键行动者,士绅观念与行为所指向的历史中国之深层结构,是否在现代中国已彻底沦为陈迹呢?而历代先哲的思想创发与文明守护,当国人面临价值抉择与情感安顿之时,又真能做到全然之出离旧章吗?这恐怕是很难于断然回答,而我们由此却易于体认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多重与复杂。在某种意义上,智识层面“传统的缺席”与历史感的贫乏,恰是我们时代困局的重要根由。而现代中国的稳健立国之道,则应奠基于文明传统,重估古典政治体构造中对于道德-精神根柢的反复推陈,以富有实践意识的现实感而致力于“内生性的公共秩序聚合”。这是《立国思想家与治体代兴》书中所深切措意。
  任锋教授之新著洋溢着浸润古典义理的写作风格。先哲忧思,古人对公共世界的萦怀与发覆,得到了更为凸显而鲜活的展现。作为一部学术作品,《立国思想家与治体代兴》虽然没有像时髦的社会史“猎奇”那样五光十色,亦不及正统的政治史研究之考证精详,但却无疑是极富深度的致敬先哲之作,是一次相当冒险而又满载而归的思想寻踪。思想的华彩与古典的文雅,于字里行间不时迸出。这在越来越强调科目分化与谨守规范的学术作品中,颇显鲜明个性。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