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医药公司财务造假疑云

  研发投资薄弱,大额资金流向不明,甚至账上现金的虚实都存疑,一些医药公司的近期表现无疑是A股上市公司质量如何的最好佐证。但谁来“管”它们?

作者:本刊记者 杨露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9-06-18
  自去年来,医药行业可谓是“雷声” 不断,“黑天鹅”事件比比皆是。近日,康美药业“一夜蒸发300亿元”,涉嫌财务造假,又让很多价值投资者们对整个医药行业增添了更多担忧。
  投资者对资本市场的信心,归根结底是对投资标的的信心。中国企业的“高增长福利”已经是过去时,在这个时候,注重提升内在价值的企业将更加稀缺。
  可以说,上市公司质量的提升是所有投资者的愿望,同时上市公司质量也是资本市场可持续发展的基石。
 
  康美药业“出事了”
  近段时间,满仓康美药业的散户们夜不能寐,心如刀绞。
  去年年底,康美药业就收到了证监会《调查通知书》被立案调查,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进行了自查以及必要的核查。4月29日,康美药业披露了2018年年报,同时发布公告更正其2017年年报中出现的会计差错—高达近300亿元的“会计差错”。康美药业的“会计差错”有多严重呢?300亿元,这已经超过A股9成多上市公司的市值了。
  随后,康美药业股价一字跌停,昔日“白马”变成了“黑天鹅”。至今,康美药业“300亿元一夜蒸发”事件依旧在发酵,这次出事的审计机构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在康美药业的审计业务中涉嫌违反证券相关法律法规,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5月17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表示,经初步调查,康美药业2016到2018年财报存在重大虚假,存在通过伪造业务凭证进行收入造假,部分资金转入关联方账户买卖本公司股票等情况。
  在此前调整的“会计差错”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货币资金—2017年康美药业货币资金多计299.44亿元。货币资金,对于企业来说就是账面上的现金、银行存款等金额。理论上,这是财务报表中最不容易出错的基本科目,但对康美药业来说却成了一笔糊涂账。
  近300亿元资金可不是小数目,审计机构难辞其咎。在过往17年的审计工作中,正中珠江对康美药业的年度财报都出具了“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也许是因为这次的会计差错,今年4月30日披露的2018年年度报告中,正中珠江首次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此前,康美药业就因“大存大贷”问题遭到过质疑。数据显示,康美药业2015年到2017年账上分别有158亿元、273亿元、341亿元的货币现金,四个季度平均现金额为133亿元、229亿元、313亿元,然而其利息收入却只有1.65亿元、1.81亿元、2.69亿元,利息/季度平均现金比为1.24%、0.79%、0.86%。从这些数据看,康美药业账上躺着几百亿元存款却不理财,另一方面又不断举债。两者自相矛盾,令人费解。
  存货是康美药业金额第二大的资产科目,近几年一直维持在20%以上,远高于同行业的总资产占比。在调整之前,存货和营业成本配比数据已经高出合理范围,更正后超过340亿元的存货,显得更加离谱。
  5月12日,上交所在最新的年报问询函中提到,康美药业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公司存货342.10亿元,占总资产的46%,而本期营业成本仅135.42亿元,本期计提存货跌价准备仅5083万元。
  在存货中有一项叫消耗性生物资产,也就是康美种植的人参、林下参等,账面金额高达33亿元。康美药业曾披露过林下参的收购模式和盈利模式,林下参生长周期为10—20年,而康美此前从未做过减值计提。
  像人参这样的生物性资产很容易成为农业企业造假的资产科目,其特点就是盘点难、审计难。比如獐子岛“逃跑”的扇贝、蓝田万亩水面不知道装了多少的鱼、辉山乳业“边产奶边换钱”的奶牛等等。
  此外,康美药业的股权质押比例很高,控股股东持有的股权已经质押了92%,理论上说公司不缺钱,那这些股权质押的钱都用到哪里了?一种猜测是,康美药业的控股股东在上市公司体外有很多和金融相关的企业,控股股东及关联方的钱有可能拿去做资本运作了。
 
  研发不如销售重要?
  就在上交所前一轮监管函下达7个多小时后,康美药业发表了董事长马兴田署名的道歉信。从内容上看,道歉信并没有直面财务差错的具体原因,只是将这300亿元的不翼而飞归结为内控不健全、信息披露不规范。当然,这封道歉信被公众认为缺乏诚意。在这之前,马兴田还表示,“财务差错和财务造假是两件事”。
  事实上,“会计差错”及更正早已成为上市公司的惯用伎俩。每年都会有很多A股上市公司披露类似公告,对前期财务数据进行追溯调整,这严重破坏了市场运行秩序。
  比如尔康制药。这家公司通过财务造假,粉饰业绩,为实控人家族的高位减持创造条件。2017年,公司实控人家族开始减持套现,金额高达12.5亿元。证监会调查发现,尔康制药2015年、2016年的年报都存在造假,合计虚增利润2.5亿元,比公司自查公布的情况还要严重。
  “会计差错”的背后,往往是财务造假,而财务造假背后又往往存在利益勾连。马兴田有过多次行贿“前科”,曾4次出现在落马官员的行贿名单中。查阅公开报道,他曾行贿过万庆良、原揭阳市委书记陈弘平、原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处长李量、原任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安全生产监管处处长蔡明。颇有意味的是,受贿官员均被追究刑事责任,但马兴田却每次都能“全身而退”。
  纵观发展近三十年的证券市场,医药板块作为一个刚需大消费板块,一直是A股市场上的明星,素以稳妥著称。不过自电影《我不是药神》去年偶然间掀起医药行业的潮水后,影视之外的资本市场也再没有平静过。
  白马股接连“爆雷”,医药板块接连遭遇重挫。有毫无底线的,疫苗风波的主角长生生物原本是国内民营疫苗明星企业,借壳上市未满三年就惊爆“黑天鹅”;也有快速扩张失足的,恒康医疗与千山药机两家公司走的路类似,快速扩张买出来短期的业绩繁荣,但经营管理并未跟上,显露出了实控人的“事业心”与“私利”。
  上海莱士则通过理财把市值做到了千亿,但股神只是暂时的,当潮水退去,裸泳者显现无疑。相比之下,此前康美药业账上躺着这么多钱却不理财,确实实在说不过去。有段子甚至调侃说,“东北觅长生(长春长生),上海寻来世(莱士)”,是医药股的最高境界。
  而最近因创始人家族卷入留学风波事件的步长制药,被质疑为什么2018年研发费用只有5个多亿,销售费用却高达80多亿元。但跟康美药业比起来,这也不算夸张,高速发展的康美药业在2013—2017五年间的研发支出只有4.9亿元,平均每年不到一个亿,占营收的比例不到1%。这让人不禁怀疑,这还是不是一家医药公司。
  一般而言,医药行业唯有通过不断地研发投入,用以支撑创新药,扩充产品线,才能提升公司实力。那么这几家公司所反映的研发占比较低现象是否为行业共性?
  数据显示,目前,293家A股生物医药企业,除*ST长生之外,已披露2018年年报的药企中,281家企业公布了研发投入数据,研发费用总计340亿元,但多数药企年研发投入规模不足亿元。
  具体来说,药企研发占比整体并不高。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A股药企有83家研发费用超亿元。其中,恒瑞医药、复星医药、迈瑞医疗、上海医药4家企业研发费用超过10亿元,分别为26.70亿元、14.80亿元、12.67亿元、10.61亿元。
  而研发占比超过10%的仅有30家,贝达药业、广生堂、普利制药的研发占比居前,均超过20%,分别为48.20%、28.32%、23.47%。相比之下,2018年A股药企销售费用占比(销售费用/营业收入)超过10%的有213家,其中34家占比超过50%。
 
  资本市场不需要财务游戏
  资本与产业之间互动与循环是以技术作为原动力的,通常来说涉及生物医药的企业,高质量发展体现在三个方面,战略聚焦,专注主业,以及持续的研发和创新。一些上市公司出现了资金链紧张,甚至大股东股票质押问题,这背后既有宏观政策带来的影响,但更多的是这些上市公司在发展中追求粗放型发展所带来的问题。
  从医药行业的这些事件来看,生产或财务环节造假,研发创新投入不足,市场过分高估,已经成为了部分中国药企现状。经历短期调整之后,未来医药行业或将出现分化,依靠营销手段、非连续性并购获取技术,抑或玩财务游戏的公司会失去市场支持。
  “就上市公司目前的状态来看,可能并不是得到的金融服务太少,而是得到的金融服务太多,上市公司可以以很低的成本获得大量资金的支持。”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资本市场与公司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张跃文通过研究发现,近年来上市公司总体质量逐年略有提高,但质量提高的速度很慢,且总体质量水平不高,特别是在价值创造能力方面。
  他认为,在资本市场上存在“懒人机制”,直接表现为上市后“业绩变脸”成为群体性现象。为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他提出要在发行上市的具体标准上结合市场分层的细化,对于上市公司在公司治理、内部控制、信息披露、投资者保护等方面提出一些具体要求,继续加快改革退市制度。
  5月11日,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中国上市公司协会2019年年会暨第二届理事会第七次会议上系统性地发声,大篇幅聚焦提升上市公司质量的重要性。
  易会满说,从长期看,决定市场成色和发展走势的,还是经济基本面和上市公司质量。资本市场是实体经济的“晴雨表”,这个功能主要是通过上市公司质量来体现的。资本市场是连接实体和资本、连接融资方和投资方的纽带,而上市公司质量是支撑这个市场的支柱和基石,是促进金融和实体经济良性循环的微观基础。没有好的上市公司,就不可能有好的资本市场。
  行情好的时候,企业可能成为“热钱羊群”,通过盲目的追逐风口或“非法手段”迅速获得市场的关注,但风波过后,最终只有治理优秀、研发能力较强、注重信用与品质的优质公司,尊重内在价值提升的企业,才能真正留在市场上。并且,资本只有流入具有价值的产业,实现价值升值,才能增强资本市场的韧性。
  正如易会满所说,“只有不断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增强价值创造和价值管理能力,企业才能在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并以令人尊重的方式,赢得长盛不衰的声誉,真正成为亿万企业主体中的‘优等生’。”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