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开生面的社会微观史

作者:邓涵之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9-06-26
《袍哥:1940年代川西乡村的暴力与秩序》
王笛 著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8年10月
 
  长期以来的中国历史叙事往往侧重王侯将相与文人士绅,而缺乏对大众社会文化生活的关注。20世纪70年代以来,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并试图利用微观研究来弥补这一空白。反映民间生活的历史资料奇缺,但《袍哥》依然在近代社会文化史领域开拓了一片野趣横生的天地。
  “袍哥”是清初延续至民国的四川秘密社会组织,有清一代,袍哥始终与政府处于紧张对峙状态;然而,由于清政府长期奉行“政不下县”的小规模组织方式,基层治理极度依靠乡绅势力。因此,袍哥的触角伸入川西平原的地方社会生活,与保甲、团练、征税等诸多基本社会功能关系密切。辛亥革命后四川时局动荡,在国家权力的真空地带,袍哥以其日渐稳固的内部组织,一跃成为地方治理的主角,甚至俘获了军队与基层政府。袍哥的形象是多面的,既有浓烈的忠义精神与江湖色彩,是保守文化的代言人、正邪是非的仲裁者,同时又与武装冲突、茶烟贸易、土地租佃等事务纠葛不清,在和政府或其他军商力量的博弈中不断重塑着自身。
  作为一部好的微观史作品,《袍哥》体现了对近代国家社会嬗变问题的探索意识。以袍哥为切口,它撕开了四川近代社会生活的血脉肌理,其所关注的基层治理和“国家—社会”关系问题,是中国政权现代化的过程中最为重大与艰深的议题之一。30年前,史学家杜赞奇在他的《文化、权力与国家》中生动描述了近代华北农村的政府代理人是如何鱼肉基层并由此自肥的(即“政权内卷化”),而今的《袍哥》则用西南地区的生动案例,对内卷化理论做出了一个补充。
  值得一提的是,《袍哥》采用的文本材料主要是抗战期间燕京大学社会学系沈同学的田野调查,由此我们得以窥见当时那位新左翼女青年是如何融入成都郊县农村生活并获得观察当地一位袍哥日常生活的机会的。《袍哥》颇有“画中画”的意味:沈同学本是去调查袍哥的,而她怀着对田野生活的向往和苦难农民的同情,师从中国社会学筚路蓝缕的先驱们,在烽火狼烟的岁月里投身于中国农村现代化运动的浪潮之中,本身又是一幅引人入胜的图景。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