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冷战,美国受伤有多重?

  种种迹象表明,美国政府有意愿以暂时的经济损失换取长远的政治收益。然而,“科技冷战”可能抑制全球的经济增长,并引发通货膨胀和政治动荡。

作者:本刊记者 荣智慧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9-06-26
  一张“数字铁幕”正在太平洋两岸徐徐降下。虽然没有得到任何官方认可,但“科技冷战”这个词,正此起彼伏地出现在全球重要媒体上—就像70多年前“冷战”概念的提出一样。
  通过把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列入限制供货和知识产权交易的“黑名单”,特朗普政府展示出一种令人担心的倾向,即不再重视短期内的谈判结果,而希望彻底颠覆让中国获益巨大的经济全球化模式,令世界重回地缘政治主导的年代。
  “科技冷战”将在短期内重创中国和美国及其盟友,长期来看,“历史的终结”再次被打破,也许可以称其为“历史的开端”?
 
  零和博弈
  在全球化所谓“共赢”模式下,中国和美国度过了近20年的“蜜月期”。不过,在中国利用国外的教育、科研环境培养人才,迅速采用最新的美国技术来建立国内的相关产业之后,一些美国人觉得“双赢”游戏已经变成了“零和博弈”。
  尽管美国GDP仍是中国1.5倍以上,但双方的差距急剧缩小。根据IMF去年公布的数据,就占全球GDP的份额而言,中美差距在2023年将仅剩5个百分点,远低于2000年的27个百分点。
  量的变化之外,质的变化更让美国人忧心。一直被外媒称为“山寨大国”的中国,已经宣布将进军世界高端制造业,投资领域涵盖了电动汽车、飞机和机器人等行业。人工智能领域也是中美角力的关键战场,“旗鼓相当”的技术水平一度令华盛顿十分紧张。
  “使战争不可避免的,”修昔底德在《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写道,“是雅典力量的增长以及斯巴达的恐惧。”
  新的“中国威胁论”似乎一夜之间涌现。曾经,危言耸听者只是华盛顿政府里的极少数,但在近两年,他们的理念成了“新正统”,成了不少共和党人、民主党人、外交官和技术人员的“共识”。
  去年4月,美国发动对中兴通讯的贸易封锁,使这家中国电信设备巨头陷入瘫痪。随后,美国的矛头逐渐指向了华为。华为从深圳的小小代工作坊,发展为世界领先的通信设施和智能终端提供商,研发专家8万人,占员工总数将近一半。它的壮大即是全球化时代中国崛起的缩影。
  美国目前对华为及其全球供应链的攻击,声势浩大,伴随着不少反复。类似的“过招”,在20世纪60年代苏联“以石油换钢管”时期也发生过。
  当时,苏联利用“友谊”输油管道向东欧输送石油,管线一线通往德国,一线通往捷克和匈牙利。西德成为苏联最大的钢管供应商,其出口额达到了苏联大口径钢管进口总额的2/3;意大利、瑞典和日本则拿到了剩余的钢管订单。美国为防止东欧国家和己方阵营对苏联能源产生依赖,极力阻止围绕输油管的交易。
  “输油管对抗”的一个结论是,限制技术被出口到竞争对手手里,非常困难。即使在古巴导弹危机显示的美苏面临“从冷战走向核热战”抉择的生死时刻,华盛顿也无法说服其北约盟友放弃和苏联的交易。欧洲各国的普遍观点是,华盛顿的真正目标,不过是想阻止苏联在西方市场倾销石油,以免自己的利润被侵蚀。
 
  经济受损
  白宫里的鹰派人士认为,将中国的科技产业与世界“隔离”,将有效减缓中国的发展步伐;同时,“隔离”也是一种谈判策略,短期内,中国的损失将比美国的大。而且,美国的另外一只“手”还没动用—金融隔离,一般会通过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下的电子信息交换系统,剥夺相关国家、企业的交易权利。
  然而事实却是,金融市场和美国的盟友,以及美国企业和消费者,都迅速感受到了“科技冷战”的残酷影响。
  早前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表示,华为被列入美国贸易黑名单,5月17日生效。一天之内,大部分美系半导体—高通、博通、英特尔、Nvidia、美光、Ti、Onsemi、HP、戴尔,都停止了向华为供货。其中,Lumentum、科沃、Skyworks、高通、赛灵思和NeoPhotonic这6家美国供应商,5月16日股价暴跌,最高跌幅逾两成。
  2018年,华为计划花费700亿美元采购零部件,实际从美国企业处采购约110亿美元的相关部件。去年11月底,华为首次公布92家核心供应商名单,33家美国厂商入列,占比达35.9%,比在中国国内的供应商(25家)还要多。
  所以,贸易黑名单连带打击的就是美国本土科技供货商。而美方如果不能有效将华为终端产品今后的销量压到最低,那么庞大的消费需求必然会通过华为“另择供应商”而令美国供应商的利益损失长期化。
  更严重的是,中国商务部5月底宣布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随后国家发改委宣布研究建立“国家技术安全管理清单制度”。这意味着那些针对中国实体实施封锁、断供的美国企业,甚至是仅仅被中方判断为“对国家安全构成潜在威胁”的美国企业,在中国的市场地位都将受到冲击。
  要知道,高通去年约2/3的收入来自中国,美光超过1/2,英特尔也接近1/4,苹果接近1/5,中国市场对它们来说绝非可有可无。
  市场的不确定性,迫使投资者抛售股票,转而购买美国公债避险。目前,10年期公债收益率已经降至2017年9月来最低的2.21%。据瑞银全球财富管理首席信息官Mark Haefele预计,更多的报复性关税可能导致美股下跌10%~15%。
  而且,和钢铁、大豆不一样,科技行业高度集成,供应链十分复杂。全球各地的技术硬件公司,很多都依赖于中国的供应商。大如苹果公司,股价一路颠簸;数百家摇摇欲坠的小公司,可能只有等待破产。
  供应链上的“连环”效应,也将损害美国的亚洲盟友。它们都在中国设立了公司和工厂。2017年,智能手机零部件占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出口份额的16%,占中国台湾地区出口份额的33%。两大台湾科技巨头—制造芯片的台积电、装配设备的富士康,均是中国大陆和美国的大客户。韩国三星亦是如此。它们的“忠诚度”正在面临“利益”的考验。
  按照特朗普的说法,受到点小影响不可避免,美国“巨大的经济成果”部分是因为他对中国输美商品的惩罚,代价主要由中方承担。不过,有研究者与特朗普的说法不同:美国的关税完全由国内进口商和消费者埋单。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普林斯顿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没有证据表明外国出口商降低了价格。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在2018年年底,美国实际收入遭受的损失达到了每月14亿美元,去年前11个月总计损失为69亿美元。
  2019年1月,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芝加哥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的经济学家进行了一项调查,发现2018年,关税令美国商业投资降低了1.2%,即325亿美元。
  一份有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佩妮洛皮·戈德堡参与撰稿的报告分析,如果把中国的反制措施考虑在内,那些在2016年大选中支持特朗普的“铁锈带”的农民和蓝领工人,是“科技冷战”下最大的受害者。
  虽然美国大豆出口没有显著下降,但很明显,相当一部分利润被转口贸易赚走了,美国大豆种植者赚少了。
 
  长远收益?
  随着中国公布关税的报复措施,5月13日美股早盘大幅走低:道琼斯和标普500指数一度下跌2.5%以上,纳斯达克下跌超过3%。对中国市场依赖大的美国公司股票更是大幅下挫,苹果公司股价下跌4%,波音公司下跌超过3%。
  德意志银行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托尔斯滕·斯洛克,发布了一份图表,显示路易斯安那州受关税影响最大。路易斯安那是美国最大的大豆生产州,也是最大的大豆出口州。其次是阿拉斯加和南卡罗来纳州。在受关税影响最严重的十个州中,除了华盛顿和俄勒冈,其他都在上次大选中投票支持特朗普。
  看起来,特朗普正在“孤注一掷”,不惜做出“自我牺牲”。其实,令美国人重新发现“敌人”,对他的2020年竞选有一定好处,甚至得到了一些民主党人的支持。像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玛丽安·威廉姆森公开表示,她支持特朗普的最新关税制裁。“他采取了强硬立场,他是对的。”越来越多的议员也正在公开表达类似的观点。
  有支持者表示:“毫无疑问,如果额外的关税生效,美国人将受到伤害,包括我家乡艾奥瓦州的农民、企业和消费者。美国人明白需要让中国承担责任。”
  毕竟,前任总统奥巴马试图建立一个庞大的国际贸易集团—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来实施类似的计划。TPP通过较高的加入标准,排除了中国在不做结构性改革情况下加入的可能,希望重新平衡东亚的贸易关系,并进一步干预南海的石油开发。然而,奥巴马的计划收效甚微。
  从长远看,科技冷战是特朗普“令美国再次伟大”计划的一个重要部分。上任以来,他退出了一系列“历史悠久”的贸易协定,即使会议桌前坐满了面面相觑的盟友;他旗帜鲜明地采取“保护主义”经济政策,即使“逆全球化”也在所不惜。但是,他愿意当下就付出可观的成本,以规避远期可能的巨大损失吗?
  对美国来说,经济损失包括GDP和股市。牛津经济研究公司在5月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如果美国和中国对其交易的所有商品征收高关税,那么2020年的美国经济增长率,预计比不加征关税的情况下低0.5个百分点。这一数据按美国媒体的话说“没什么大不了”,因为22年前那场席卷东南亚的金融危机,曾使美国的经济增长率下降了1个百分点。
  而且,美国科技巨头的股价波动,更多是取决于其国内因素。由于美国政府计划对本国四家科技巨头进行反垄断监管,6月3日,Facebook、苹果、亚马逊、奈飞和谷歌母公司股价集体大跌,市值一夜蒸发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
  股市的波动确实将影响投资和信心,但是,市场对于美联储在今年9月降息已经给出了95.5%的预期,美国股市有望迎来全线上扬。
  种种迹象表明,美国政府有意愿以暂时的经济损失换取长远的政治收益,并认为政治收益最终也将弥补经济上的短期损失。
  然而,“科技冷战”可能抑制全球的经济增长,并引发通货膨胀和政治动荡。1930年的《斯穆特-霍利法案》,本来希望借大幅度提高关税,支持饱受沙尘暴困扰的美国农民,结果迫使其他国家实施报复性关税,引发食品价格急剧上涨,全球贸易下降了65%,并使经济陷入衰退泥潭,最终导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文章得分:
评分: